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只能变城市流浪者!打压秋雨教会 警察、邻居轮番骚扰到屋主连给借住都不敢

近期共产党对成都秋雨教会的打击进一步升级,官方惯用的手法就是逼人搬家。2020年底,在成都屡受骚扰的李英强长老一家被迫搬离成都,他们先去到离成都不远的乐山小城,乐山正是我的家乡,当时担心他们在乐山租房被警方施压、被房东赶逐,所以我妈妈把空置在老家的房子给他们住。

搬家当天,是成都的国保亲自开车送他们一家到乐山,亲自检查过租房合同,原本以为这样就能安稳一阵子。不曾想,住了几天以后,乐山的警察上门要求登记他们一家的信息,登记第二天,警察说因为不能电话联系房东,要求李英强提供房东一家的网络联系方式。李英强拒绝警察的要求,此前我们通过网络在租房合同上签约,合同具有法律效应,警察联系我们不外乎就是想让我们赶走这家人,于是我们并不理会警察。

联系不上我们一家的警察,转而联系我们住在乐山的家人,称我妈妈之前把房门钥匙寄放在家人手里,意味这家人成了房子的暂时管理人,要求家人出面赶走李英强一家。警察不仅如此叨扰我外公,并且连夜通知大姨,要大姨隔天就去收回房子和钥匙,如果李英强一家不配合,大姨可以报警处理。家人在听到警察对李英强和秋雨教会的刻意抹黑之后,因为担心我们一家受到非法宗教的蛊惑,所以愿意配合警察,对李英强一家施压,要求他们立刻搬走。

**连有法律保障的合约都可以不认**

理论上,租房合同是收到法律保护的,就算是房主也不能轻易单方面解约,但官方无视我们的意愿,强行要求我家人成为房子的管理人,并且通过哄骗的手段,要求他们违背租房合同,赶走李英强一家。因为警察本身没有权力阻止李英强一家的行动,也没有任何证据给他们定罪,只能滥用私刑,用下流的手段,借房东的手让他们一家饱尝流离失所之苦。对于我的家人,原本与这件事毫无干系,却被警察当做滥用私刑的工具,警察躲在我家人后面发号施令,让我家人充当违约的恶人。


理论上,租房合同受法律保护,不能轻易单方面解约,然而警察躲在房主后面发号施令,房东和房客都是受害者。图/Tierra Mallorca

在拒绝搬家后,房子里被断网、断电、断气、断水,一切生活需要的基本管道都被人为切断。李英强找了一个修水管的师傅来维修,结果刚修好,物业和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出现,威胁师傅不准修,师傅只能将其恢复破损的样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李英强一家只能靠矿泉水和应急照明灯生活。最后他们只能遗憾离开乐山,寻找下一个可以安居的城市。

而这段时间,秋雨的会友继续遭到类似打压。住在成都武侯小区的几户会友,不约而同遭到邻居的骚扰,邻居代表全体小区住户,声称“不欢迎你们住在这里,希望你们搬家”。他们公然带人拦在大门口,不允许舒姐妹的车辆开进小区,这明显是恶意扰乱公共秩序,但警察对这样的恶性毫不作为。一句“不欢迎你们”,就能把人赶走吗?显然是不合理法。首先,仅是三五个邻居,凭什么代表全体住户。其次,每个家庭在租房之前,都签订了合同,在不违背租房合同的情况下,租客在合约期间就是房子的主人,他们的居住权受到保护,就算是房东要求毁约,也需要付出法律代价,且租客可以拒绝房东单方面毁约,要求继续履行合同内容。

**拒搬家会遭断水断电 “邻居”也来莫名斥责**

前来骚扰的邻居年龄在60岁上下,以长者身份自居,一边苦口劝告秋雨会友放弃信仰、跟党走,一边厉声斥责他们“非法聚会”。这些邻居显然是受到警察的挑拨,为警察奔走。警察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胁迫房东,要求房客结束租房协议,所以挑拨一群毫无关联的邻居上门骚扰、叫嚣。这群邻居大妈们,自以为在配合警察和政府的工作,实际上是协助滥用私刑、再现文革歪风。

自从2018年的冬天,秋雨圣约教会被打击以来,有多少人居无定所,在警察和房东的赶逐下,在城市里流浪。从前我总是不理解那些房东为什么被警察找上门就要服从。直到我们自己也成为了房东,才知道各种艰辛。不是房东愿意配合警察助纣为虐,房东和房客都是受害者,是政府在滥用私刑、株连九族。决定借房给李英强一家住的时候,我们就想过,我们家应该是最不怕被威胁的房东,成都和乐山的警察从头到尾都没有正面和我们对话,但是三番五次找我家人,甚至有家人在成都租的房子也会房东退租,不了解详情的家人被吓得不轻。

两年前逼迫刚来的时候,警察的骚扰是从半夜敲门开始,门一打开,一群人直接冲进家门,没有任何手续,以抄家的姿态把会友的家里翻底朝天,我们家亦是如此。两年后的现在,被官方监视了两年时间,警察拿出一副“随时都可以传唤你”的姿态,再也不用半夜来敲门,逼迫变成了断电、断水、断网,变成了外出时贴身跟踪的不明身份者,变成了房东一次又一次的违约退租,会友在实践中把租房合同修订得越来越完善,面对警察的非法骚扰能够指出更多不合理的地方,可惜的是,中国从来不是讲法律的地方。我们不知道这个寒冬会延续多久,只能祈求上帝让春天早日来到。

**延伸阅读**

→ 警察反成迫害者!秋雨孩子小小年纪已然体会监控与羞辱是什么
→ 当保护人民的警察成了共党政权刽子手 受迫害者:不意外但十分可耻

作者》**任瑞婷** 秋雨圣约教会基督徒,受中国宗教迫害,先暂时在台停留后赴美。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