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杜特尔特角逐2022菲国副总统 遭批“普京第二”

(德国之声中文网)菲律宾执政党民主人民力量党(PDP-Laban Party)周三(9月8日)正式提名党主席,也是现任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为下届副总统候选人,杜特尔特表示,接受党内提名。

杜特尔特感谢党的信任丶支持和提名。他说,希望执政党和政治盟友的支持能让他继续为菲律宾人民服务,帮助菲律宾取得更大进步,并说,他竞选副总统是出于“对国家的爱”,希望本届政府任期内的政策和措施得以延续。

杜特尔特的长期助手丶参议员克里斯托弗·吴(Christopher Bong Go)则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不过,他已经表态拒绝,表示自己将继续支持民主人民力量党,并请该党优先考虑其他对总统职位“感兴趣”的人选。有分析称,这代表杜特尔特的女儿萨拉(Sara Duterte)可能会参选总统。

另外,菲律宾前警察局长丶现任参议员辘逊(Panfilo Lacson)与同龄的索托(Vicente Sotto III)8日也宣布将组合参选菲律宾正副总统,副总统参选人索托是4届议员,过去曾是演员,也是一名音乐家。

### 杜特尔特参选争议

杜特尔特上任以来,因反毒行动的法外处决及对媒体施压而饱受批评,不过执政5年多来,他仍拥有大批民意的支持。上周,他宣布明年5月大选中将竞选副总统,此举引发学者及反对派担忧,杜特尔特恐将延续其政治势力,违背宪法精神。

菲律宾宪法规定,总统任期6年,不得连任。菲律宾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安天浩(Enrico V. Gloria)向德国之声指出,这是为了避免单一行政权力持续执政,杜特尔特参选副总统虽并未违宪,但违背了宪法精神,宛如“玩弄制度”,对民主而言是个坏消息,史前无例。

菲律宾学者安天浩直言,杜特尔特参选副总统“简直荒谬”,并称这样的行为是“绕过正规体制而延续自身权利,很像普京的作为”。

俄罗斯2020年举行修宪公投,允许普京可以连任总统一直到2036年。菲律宾宪法规定,正副总统分开投票,两人可能各自不同政党,宪法虽规定总统不得连任,但并未明确规定总统不能参选下任副总统,或隔一任期后再参选。

安天浩向德国之声说:“因为不能参选总统,就选副总统,让人质疑未来的总统若和杜特尔特同一阵线,会不会只是个跟随杜特尔特政策走的魁儡。”

目前可能出任总统的人选除了已经拒绝提名的克里斯多福.吴,杜特尔特的女儿萨拉,以及小马可仕(Bongbong Marcos)等人也有可能参选。

多份民调显示,杜特尔特的女儿萨拉的支持度最高,其次为小马可仕,另外,高人气政治明星丶马尼拉市长莫雷诺(Isko Moreno)和曾为世界拳王的帕奎奥(Manny Pacquiao)紧追在后,克里斯多福.吴的支持度较为落后。

另一名学者丶菲律宾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吴安平(Jan Robert R. Go)则认为,杜特尔特参选副总统是希望引发注目,但同时也在“玩弄民主”,“很像儿戏”。他向德国之声指出,副总统虽然没有实权,但若总统死亡丶免职或辞职,副总统将继任总统职位,这也给了杜特尔特可能再次执政的机会。

吴安平说:“这对民主是个伤害,因为这个策略也为其他政客开了先例,他们可能会有样学样。”他解释,类似的手法在地方选举很常见,现在则被用在国家选举上。

### 仍有变数

当地报导称,菲律宾执政党内的敌对派别的争执持续升高,现任参议员、拳王帕奎奥领导的派别将提名自身支持的主席,以解除杜特尔特的主席职务。

同属民主人民力量党的杜特尔特和帕奎奥6月时在南海领土争议上立场分歧,双方闹翻。帕奎奥曾表示,9月将对外公布是否角逐菲律宾总统大选。

另外,安天浩和吴安平都表示,历年来,菲律宾选民倾向选择不同党派的人来分别担任总统和副总统,让行政团队可以更多元,他们强调,现在距离选举仍有数个月,因此变数仍多。

不过,无论总统是否与杜特尔特同党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杨昊指出,杜特尔特若当选副总统,就能延续其政治强人的气氛,“像是威权时期,重点是‘强人’本身,主要是影响力,因此重要性大于位置”。

### 菲中关系

杜特尔特2016年上任后,一改前总统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亲美反华”的立场,转而向中国靠拢,脱美亲中的态度从他上任后至今都非常一致。倘若杜特尔特成功当选副总统,对中国态度是否延续?

学者认为,因为副总统没有实权,无法决定外交政策,因此仍得看下任总统是谁,才能判定其外交政策及对中态度。若下任总统是亲杜特尔特的人,那就可能延续杜特尔特的外交政策。

安天浩向德国之声指出,杜特尔特决定参选副总统一事,对中国而言肯定是好消息,因为至少能确保杜特尔特有机会保有政治势力,在外交政策上有其影响力,“友中路线”会存在。

不过,安天浩也提醒,菲律宾民间仍有很强的反中情绪,因此对中国而言,无论谁执政,都应该更努力说服菲律宾人民,菲中两国是伙伴关系。

杨昊则认为,杜特尔特并非亲中,作为民粹主义者,他相当务实,会依照看民意方向决定对中国的态度,像是在南海主权上就会较为强硬。他说:“杜特尔特仍会去看中国愿意给多少利益,而决定与中国的关系。”

他向德国之声分析,相较于前任总统,中国认为杜特尔特可以沟通的对象,但不见得可以掌控,中国若要持续掌控杜特尔特的轨迹,必须投入更大的资源,“也就是必须给更多,让杜特尔特看得到。”

研究东南亚政治的东海大学教授翁俊桔也提出类似看法,他说:“随着美国把中国视为敌对,杜特尔特会看风向,虽不会与中国为敌,但立场会随着国际情势而摆动,终究仍得看中国愿意给菲律宾多少好处。”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李宗宪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