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家教摇身变为家政服务 教育“双减”英语还学吗?

据中国媒体报道,在国家教育部宣布全面禁止有偿课外学科教育后,在南方一些城市,人们对提供“沉浸式英文环境”的“住家教师”的需求正在增加,甚至被公司包装为“家政”。

一则“家政”职位的相关招聘网络广告上写着,“英语专业,有国外留学经验,口语好,会乐器优先”。

今年七月,中国宣布为减轻中小学学生学习负担出台“双减”政策引发教育行业震荡,其中英语学科在新政下受到的限制似乎格外抢眼。

英语学科教育起家的新东方教育开始在北京、杭州等地开始探索“智体运动训练”,“父母智慧”等针对体育和父母培训的非学科类课程,规避“双减”后的禁区。

八月,另一家中国知名英语培训机构华尔街英语据报即将宣布破产,多家线下门店已经关闭,员工称已经遭欠薪数月。

这份名为《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明确要求,“聘请在境内的外籍人员要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此外还要求教学机构“严禁提供境外教育课程”。

本周,中国发改委再次发出通知,各省将对被列为“非盈利机构”的课外辅导行业定价,机构上浮不得超过10%。

不少教育行业人士认为这轮新政的核心问题是遏制课外辅导行业广告内容失控、恶性竞争盛行以及外国资本控制等问题。

与此同时,上海市教育局要求小学阶段不能进行英语期中考试、三四五年级不能进行英语学科期末考试,学校也不得组织学生购买未经国家或上海市审查通过的书本资料。

这一新规,以及“双减”对包括英语在内的学科课外辅导的冲击再次触发人们对“学英语”这一话题的热议,既有人欢呼支持减负,也有不少人表示担忧,尤其对于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家长以及英语教育专业学生而言,情况似乎格外棘手。

一位知乎网友感叹:“不让考试,不让学英语,还关掉培训机构,那就剩出去玩一条路了呗,问题是高考英语还得考啊,你不学人家请一对一私教咋整呢?”

其实早在今年三月中国的“两会”期间,就有代表提出取消义务教育阶段英语的主科地位,甚至不应再将英语(外语)设为高考必考科目。

在成都一所小学教英语科目十几年的陈肯老师对于上海小学取消英语考试,她感觉似乎符合她所看到的趋势。据她所见,成都已经取消小升初英语考试一段时间了。

就在本周,陈老师所在的成都严格执行了“双减”政策的要求,该市实验外国语学校30名老师因为在假期涉嫌违规补课受到处罚,一些老师被撤销职务、受到警告处分。

陈老师介绍说,小升初考试在当地已经取消,只有调考,是在四五年级进行的。在她任教的区县只有语文和数学两科,调考成绩重点中学在录取的时候可能会进行参考。

“现在我们学校体育比英语课时多。一年级一周两节体育一节足球一节跆拳道,而英语只有两节,”陈老师说。

陈老师的感觉是英语在小学阶段是一个不受重视的学科,但到中考时又变得对升学率关键。“我以前还会着急学生成绩,现在已经认清形势了。初中老师更难,现在中考升普通高中升学率只有百分之五十多,压力很大。”

在陈老师看来,英语学习的问题主要是上课时间只有40分钟,回家家长也辅导不了。虽然她从来不鼓励学生找一对一的老师补课,也不会组织自己的学生补课,但如果有家长问到,她会推荐学生去找英语学习机构。

“补课不见得学到新的知识,但是对学生养成学习习惯有帮助。补课的学生回到课堂会更有信心和学习兴趣,跟不上的话就更不想学了。”

然而,新政策对英语教育的影响不仅仅局限在义务教育阶段,大学英语专业的学生也面临着直接的冲击,不少英语师范专业的学生因此感到迷茫。

就在中国“双减”政策公布后,多个在线英语学习平台受到影响。腾讯旗下广告词为“纯北美外教”的VIPKID,以及在美股上市的51Talk等涉及在线海外外教课程的平台,在新政策严谨聘请境外外籍人员的要求下纷纷应声下架相关课程。

一名英语专业的毕业生告诉ABC中文,原本读取两年的师范专业是为了在近期毕业后去教育机构工作,但不幸的是,双减政策不仅颠覆了这个行业,而且迫使她改变了自己的职业规划——从课外补习机构转向在学校代课,或是幼儿教育行业。

而另一名英语师范专业的在读学生则向记者感叹说,因为考取中小学教师的编制很难,她对毕业后的未来发展感到不知所措。出于对隐私和安全的担忧,这两名师范专业的学生请求ABC中文不要使用他们的姓名。

在广州,迈克尔·安(Michael An)的网络英语课还在继续。安老师是一位体制外的英语老师,他说线下英语培训机构目前确实受到了很大冲击,但还没有对他个人产生太大影响。

“据我所知,老家江西的培训机构因为新冠疫情,不得进行聚众的线下课。广州的小伙伴[被]要求整改,公寓楼里面的英语培训工作室都要求停业了,”安老师说。

安老师目前通过网络视频的形式给几个孩子上课,还没有受到新出台的双减政策太多影响。

“我的网课是1-4人小班,通过微信视频或者QQ视频的形式,没有ppt课件,就是视频通话语音而已,教课外阅读,科普类比较多,哈利波特、分钟物理、21世纪报这些。”

安老师认为,这样形式的网课不是教授课本内容,不属于“双减”的范围,同时他也不认为目前的“双减”能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

“如果带孩子读课外书都被禁,我会对政府无语,”安老师说。

“‘双减’其实是蒙蔽双眼。小升初择校一直都在的。一些学生家长告诉我,民校掐尖招生,只收语数英总分295以上的孩子。”

“双减没用,因为中考不变,就业环境不变,家长都还是希望孩子能够入读好学校,所以培优的需求永远在。”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