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911恐攻20年后 盖达组织更无所不在

2001年的911恐怖攻击事件开启西方的反恐怖主义安全政策,美国在恐攻后入侵阿富汗,要捉拿恐攻首脑、盖达组织(al-Qaeda)领袖宾拉登(Osama bin Laden);不过,在20年的反恐任务后,盖达势力尽管被削弱,却也在全球开枝散叶,更加无所不在,未来还可能进一步茁壮。

**不败的盖达 势力被削弱却更无所不在**

美国911恐怖攻击事件即将届满20周年,当年在两架客机撞进纽约世贸大楼,导致北塔和南塔先后崩塌,接著国防部所在的五角大厦被一架客机撞击,造成部分建筑严重毁损后,美国才意识到,此前对911恐攻主谋盖达组织的威胁太过低估。

这场恐攻改变了世界,自此开启西方的反恐怖主义安全政策。美国在911恐攻后随即入侵阿富汗,要捉拿恐攻首脑、受塔利班政权庇护的盖达组织领袖宾拉登,也随之开启了美国“最长的战争”。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导指出,如今美国已完成自阿富汗全面撤军,但盖达组织在过去20年的反恐任务中仍没有被完全消灭,尽管该组织势力已被大为削弱,却在全球开枝散叶,从非洲、中东到亚洲地区都有效忠盖达组织的分支团体。

**911恐攻一战成名 吸引全球极端组织加盟**

盖达组织是宾拉登在1980年代末成立,这个组织事实上是苏联阿富汗战争下的产物,组织目标从一开始抵抗苏联入侵,走向后来的反美,吸引许多不满美国在中东地区支持独裁者的激进份子加入。当塔利班于1996年首次在阿富汗掌权时,它为盖达组织提供庇护,让该组织可以在阿富汗境内进行训练与策划多起攻击,其中就包括911恐攻事件。

美国哈弗福德学院(Haverford College)政治学教授曼德森(Barak Mendelsohn)表示,911事件“带给盖达组织太大的成功了。”他补充说,“这超越了他们的期待,在这之后,他们无法再发动与911(恐攻)同样规模的事件。”

美国后来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华盛顿邮报指出,事后证明,这场战事对盖达组织来说是一大福音,促成在伊拉克推动一个新的、更强大的盖达分支组织出现;这个分支脱离盖达组织,成为更令人丧胆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

接下来几年,全球各地出现许多盖达组织分支,从索马利亚、叶门到孟加拉的极端组织都相继加强它们与盖达组织的连结,而这也改变了盖达组织本身,从一个曾高度集中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紧密组织,转变成一个足迹遍及非洲、亚洲和中东地区的庞大加盟网络。

然而,虽然盖达的全球网络广布,但在意识形态和组织上已经变得去中心化,各自为政,也代表盖达组织领袖的权力减弱,实际上无法掌控各个分支。

政治专家曼德森指出,“现在我们有一个较弱的盖达组织,但是却也有更大的存在。”

**盖达组织“转型” 融入各地本土政治运动**

到了2011年,躲藏在巴基斯坦的宾拉登被美军击毙,对盖达组织造成重大打击。

然而,也是在这一年,北非和中东地区燃起炙热的民主运动之火“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为盖达组织的重新扩张提供了新机会。当年的革命浪潮吹至叙利亚和利比亚后,演变成长年内战冲突,许多在冲突中扮演某种角色的极端伊斯兰团体,纷纷向声望不坠的盖达组织宣誓效忠。

盖达组织伊拉克分支后来脱离盖达组织,成立“伊斯兰国”。伊斯兰国比盖达组织更加激进,2013年成立后宣称已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建立奉行严厉伊斯兰律法的“哈里发”国(caliphate),未来的使命是要把这个极端伊斯兰“政权”扩展到全世界。

在伊斯兰国势力崛起时,盖达组织仍受到许多分支的效忠。专家分析,盖达组织在多年后仍能够生存下来,最关键的是它愿意融入各地的本土运动。

不过,盖达组织转向关注地方问题产生了一项悖论:尽管它因为911事件大幅扩大了国际影响力,但它的分支团体现在更关心的是国内冲突,而不是对美国发动战争。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 盖达组织恐再茁壮**

现在,世界关注的焦点转向塔利班重新掌权的阿富汗,这个阿富汗的新统治者仍然持续和盖达组织维持关系。据纽约客(New Yorker)报导,塔利班之所以能够在阿富汗攻城掠地,快速重新掌控全境,部分原因是受到盖达组织协助。

追踪极端主义的赛德情报集团(SITE Intelligence Group)主任卡兹(Rita Katz)说,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是自911事件以来,对盖达组织的最大福音,不仅如此,更对全球的圣战组织更带来广泛影响。

卡兹补充说,盖达组织可以把阿富汗“重新变为”恐怖主义安全港的想法,已逐渐成为某种“全球公认”。从2019年伊斯兰国势力溃散以来,圣战主义者第一次有了新的落脚地。她补充说,“这预示了一个新未来,而悲伤的是,在20年的战争后,这和我们原先希望达成的相去甚远。”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