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新兴国家——从推动者到被推动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无论是经由工业、贸易还是旅游业,一国与全球经济的联系越紧密,新冠疫情带来的潜在损害便越大。德国和其它富裕国家正试图经由巨额救助和景气刺激计划减少相关损害。

多数新兴国家则无法做到这一点。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 (IfW) 的国际经济专家格恩 (Klaus Jürgen Gern) 指出, "这些国家缺乏相关资源。以整体经济生产衡量,国家收入通常较低,无法像工业发达国家那样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借贷。"

### 忧虑重返

然而,2020年春季大流行开始时人们担心的那种大灾难并未出现。当时,投资者以创纪录的速度从新兴市场撤走资金,使这些国家濒临资金流失危机。但在经历了第一次休克后,情况又恢复了正常。

这得感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是它们提供了巨量资金。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格恩指出,由此,这两家机构消除了资本市场对危机可能导致国家破产的恐惧,此外,工业国家的收益率极低,使短期受惊的投资者几乎别无选择。

不过,此间,恐惧重返。由于美国通胀上升,美联储可能会在可预见的未来提高利率。 就此,慕尼黑 Ifo 研究所所长福斯特 (Clemens Fuest) 对德国之声表示,"就新兴国家而言,资本成本和资金逃逸有急剧上升的风险,"

### 利息恐惧

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数年,这种情况曾多次出现,例如, 2012/13 或 2015/16 年。当资本从新兴市场撤出时,相关国家货币便难以为继,无钱用于投资。

然而,福斯特认为,今天,类似风险总体低于过去,这也是因为新兴国家在处理相关问题上已有更多经验。

不过,基尔IfW世界经济研究所专家格恩提醒注意,10年来,新兴国家"大幅增加"了债务, "2008年金融危机前,新兴国家的国债平均占经济产出的30%左右,现在接近65%。" 他指出,一旦利率上升,收入中将有更大部分不得不用于偿债。

在一些新兴国家中已经出现这一情况。例如,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已下跌约三分之一,通胀率约达 50%。

### “金砖国家”几无共同之处

在印度、墨西哥、南非等新兴大国,2020 年新冠疫情期间,经济萎缩了 7% 至 8%。与以往不同,大多数新兴国家现已无法不受全球趋势影响,不能成为增长引擎。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测算,若不将中国计算在内,新兴国家经济下滑幅度甚至大于工业化国家。

这场危机也清楚表明,曾经著名的"金砖国家"(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之间几无共同之处。去年,只有中国经济增长,俄罗斯降幅3.0%,尚算有限。而巴西,除经济下滑4%,还有染疫和死亡人数高企,再加上一位使国家民主机构受压的民粹主义总统博尔索纳罗 (Jair Bolsonaro)。

### 魅力消逝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来年,巴西经济增长率低于 2%。对于一个曾处于工业化国家门槛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毁灭性数字。

德国经济研究所 (IW) 所长胡特尔 (Michael Hüther)认为,缺乏政治稳定、通常也缺乏法律确定性,这是巴西这个金砖国家之星陨落的原因之一。他在德国《商报》上撰文指出,"曾经你只消喊一声金砖国家,投资者们便欢呼雀跃",那样的时代已成往事。

对 2011年以来一直参加金砖四国会议的南非的预测与此类似。 德国经济界非洲委员会总经理坎嫩基瑟尔 (Christoph Kannengießer) 指出,众多因素在此交织:南非参与世界各地的价值链,因此,与欧洲经济体一样脆弱;几次严厉"停摆"、前总统祖马(Jacob Zuma )时代日益严重的腐败、以及他被捕后的政治动荡。

不过,坎嫩基瑟尔告诉德国之声,对在该国经营的大约 600 家德国公司而言,尚无理由退出。他表示, "在那里投入了大量资金的德国工业不改变视南非为重要基地的观点,并总体持乐观态度。"

### 疫苗分配

情况下一步如何发展也取决于疫情能否得到控制。由于缺乏疫苗,迄今为止,非洲大陆的疫苗接种率极低,而德国和其它工业发达国家则已在讨论施打加强针问题。

不过,坎嫩基瑟尔认为,有关这是否"公平"的讨论于事无补。相反,重要的是,要让非洲大陆获得能更独立于他人帮助的能力。他说: "必须让非洲有能力生产它自己需要的疫苗。这不是专利问题,而是生产能力问题。"

然而,这不可能一蹴而就。另外,德国不仅应考虑经由国际公平分配疫苗动议机制 Covax 捐赠剩余疫苗,还应考虑双边捐赠。根据德国经济界非洲委员会的经验,在快速供应那些急需疫苗的国家这一问题上, Covax 困难重重。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Andreas Becker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