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吓死中国民间企业和地方官的“共同富裕” 到底是怎么来的?

近几个月以来,中国民间大企业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小米、美团…,几乎想得到的、具备大资本和垄断力的中企,都蜂拥捐输,金额甚至逼近兆元人民币!原来,这些钜款,都是在习近平一次次的“共同富裕”呼吁声中被催促出来的。

所以,甚么是“共同富裕”,为什么这四个字既如此值钱又令人惊骇?

简单来说,“共同富裕”的推展逻辑,就是政府先给予各种优惠,先让一部份人富起来,而这一部份先富起来的人,又能够捐输回馈,再行分配财富,达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目标。

**中共经济建设愿景是从赤贫到共同富裕**

如果从时间轴来观察,即是从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经济建设三步走的战略部署开始;2020年底,不管脱贫是脱真脱假,习近平已经宣布农村脱贫成功,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的目标,那么接下来,就是走到习近平依据“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愿景目标”所确立的“共同富裕”主轴了。

可是,从赤贫到共同富裕这漫长的近半世纪,中共政府的经济规划与论述,难道都依照规划完美没有走偏?这可以从官方拟定改善经济分配的三次分配论来观察。


中国民间大企业腾讯、阿里巴巴、小米、美团、字节跳动近日蜂拥捐款。(网路图片)

第一次的分配,就是1980年代初期。这个阶段政府鼓励愿意投入企业者,政府给予技术、劳动力和报酬上的优惠,目标是先让一部份人富起来,也就是说,这个阶段的分配,是政府施给企业、个体户的分配。

第二次的分配,是已经有部分的人和企业富起来了,政府借由较充盈的收入,再透过薄征减赋,把所得施给各行各业以及普及社会福利,弥补社会差距。如果说第一阶段的分配,是政府施给企业的分配,那么这个阶段的再分配,也就是政府施给人民的分配。

到了第三次分配,也就是现在正在做的,是要求企业与有钱人基于社会责任的捐赠,不仅缩小社会财富差距,也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并确保在国家发展中也能同步保障和改善民生。分配的主体是企业,就是由企业分配给人民的意思,这也就是“共同富裕”的论述基础。

**一旦走上两极分化就代表改革失败**

根据国防安全研究院梁书瑗博士的研究,“共同富裕”源自于1980年代邓小平替改革开放所奠定的方向,藉以避免中国走向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的“两极分化”社会。她特别强调,在中共语境里,“两极分化”具有特殊政治意涵,也是非常负面的禁忌。一旦中国出现这种现象,那就表示中共推动的改革开放失败,扬弃了社会主义的信念,走上了资本主义的邪路了,这个时候,中共就很可能出手调控。

因此,我们可以从中共的角度来分析:他们为什么选在此刻出手调控,推动共同富裕?

首先,过去几十年,中共为了富起来,逐渐放出去的自由度似乎过度到难以掌控了,譬如原先规划以公营作为主角的企业,如今都渐渐变成民企远远大过国企了。

此外,国防院的梁书媛博士提到,中共当年为了发达经济,推动“城乡二元户口制”,让经济重点发展区域的地区和人民享有不同待遇,没想到这个制度却也是形成如今贫富差距拉大,社会不公扩大以及农村持续落后的元凶之一。因此,所得若没有尽速重分配到落后地方,人口素质无法提升,那么中共冀望的经济大跃昇根本没有支撑条件。

梁书媛还认为,在民营企业的发展过程中,中央虽提供发展空间与调整意识型态,但事实上民营企业长期与地方政府的关系盘根错节,彼此牵连挂勾太深,弊端由此而生,对中央治理也是警讯。

**习近平以共同富裕修理民企与地方官**

先让一部份人富起来,再带动中国共同富裕的跨世纪愿景,目前实施的结果却是:民企大过国企、城市乡村两极发展、民企与地方官过度勾连…等等弊端丛生的现状。

因此,从这些弊端所在,就可以很清楚看出,目前中共对于政策的修补调整的方向。譬如,为了避免民营企业进一步出现垄断化、资本过度集中以及掌握生产技术,甚至掌握消费者数据,造成扭曲市场公平竞争能力的环境,因此,必须强化对这类型民企的监管。

此外,要从根遏止启民企的不正常巨大影响力,光从改善收入分配机制整顿民营企业已经不够,还必须剪除支持民营企业路线不正确的官僚系统,就好像中共最近整肃阿里巴巴企业基地杭州的是委书记周仁勇那样。


习近平提及“共同富裕”的次数更加频繁。图:取材自维基百科

**共同富裕不是分蛋糕 而是习吃掉所有蛋糕**

“共同富裕”确实已成为习近平施政的主轴,根据《彭博》报导,习近平在今年讲“共同富裕”已经65次,这是去年的两倍,提及的次数如此频繁,政策导向可见一斑。

此外,许多外电评论都聚焦这是习近平透过打击民企与地方官僚势力,藉以进一步深化并巩固自身权力的手段。确实,一方面“共同富裕”既具备建构国家愿景的长远正当性,实质上又可以达成政治上的集权效果,何乐而不为?也难怪如《华尔街日报》就认为,习近平不像是“分蛋糕”,而是将“蛋糕”收归己有,再吃掉所有“蛋糕”。

剩下的问题是,未来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以及与国家的关系恐陷入剧烈变动期。这个近年来以快速经济成长支撑,摇身一变为霸权的国家,又要怎么在斩断、羞辱经济支柱的状况下维持霸权和政权呢?

延伸阅读

→ 习近平瞄准富豪 加强统治合法性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