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大埔区议员孖宝涉非法集结 一无罪一判囚 冀社区种子发芽

2019年11月,民主派区议员历史性大胜,他们被寄予厚望,期盼能令议会变天,然而今时今日他们却身陷失去自由,甚至要坐监等风险。反送中至今,至少有19名现任或前区议员有案件再身,当中包括大埔区的连桷璋、姚钧豪,他们被控非法集结罪。周二(31日)姚钧豪罪名成立,被判囚3个月,连桷璋则无罪释放。宣判前,他们畅谈了当初对社区的构想。他们坚信,即使没有自己,社区的种子也能发芽。

在大埔土生土长的连桷璋及姚钧豪,所住的地方只有一河之隔,因一场区议会选举把这两名年轻素人连系在一起。连桷璋以“文宣达人”闻名,当初选择辞去广告助理创作总监一职而参选,除了因为“反送中运动”的推使,他更希望用区议员这身份带来一些改变。例如他留意到宝湖街市空置率高,曾思索能否租其档口和朋友玩音乐,他说“香港空间好宝贵,是否有其他用途可放在街市呢?”

姚钧豪则本身对政治感兴趣,并就读相关学科,毕业后从事地区工作,加上社会运动令他更确立参选的念头。

**至少19名前或现任区议员有案件在身 连、姚被控非法集结**

本台统计,反送中运动至今,已有265名民主派区议员辞职或被DQ,至少19名现任或前区议员有案件在身,当中包括连、姚二人。事缘在去年3月8日晚上,市民于大埔悼念科大生周梓乐,期间便衣警员尹宝祺,因被指曾经导致一名学生受伤,而遭聚集人士尾随及辱骂,姚钧豪及连桷璋同被控与其他身份不详人士参与非法集结。

即使有案件在身,他们选择以平常心面对,一个如常处理区务、一个则已经请辞区议员一职,重投广告行业工作。

姚钧豪及连桷璋说:嗨!

街坊:你们拍照吗?

连桷璋说:对啊!

他们叹息“已经重重复复几次,道别的说话也说了3次。”姚钧豪说,有心理准备罪成,所以也有进行交接工作,并预计一旦被判3个月以上便失去议员资格,因此要清空议办。环视姚钧豪的办公室,看似一切如常,其实他已把部分东西例如后备电脑、曾贴满街坊心声的松木板带回家。他上周五(27日)在区议会青少年工作小组更说,如无意外是最后一次以该组主席身份主持会议。面对判刑,他没有怠慢工作,例如继续跟进位于海滨公园建大埔极限运动场的小型工程建议等。

**一留一走 不代表连系就此中断**

然而经历过这两年的风雨飘摇,他们难免有失望。连桷璋直言,在议会内也有不少纷争,“当一些不同的看法终演变成意气之争”,这让他感到浪费时间。宣誓风波下,他们一个离开、一个留下。他们曾就此商讨,也有过不少挣扎,但他们也有共识,便是“无论甚么决定也会支持对方。”

连桷璋说:宣誓这件事是导火线和契机,现在的政治环境,这个代议政制不是我们想像中那种出路。即使所谓大埔是“全黄”的区议会 ,大家对一些价值和追求也有所不同,最糟糕不是参与制度的本身,而是制度本身不太可行,那不如离开。

但对于姚钧豪而言,区议员背负著选民的意识,即使他认为现在的制度已没有正常之事,但至少自己仍难得可存在于制度内,也代表一份希望。面对或要宣誓,他直言自己其实没有想过真的能继续做下去,他选择安然以对,“如果要不停避,不如找新方法去处理,如果他想针对你,你怎样也避不开。”

姚钧豪说:我不希望议会只剩下一班仍然不想由下而上收集意见的议员。无论辞职与否,为何会选择继续留,是因为我觉得总需要有人去留到最后一刻,去坚持一些我觉得对的事。但我不是好天真认为我可以继续做好长时间,因为我本身也有案件在身 ,我仍能否留下来好难说,因为始终条红线,甚么时候杀到来我也不知道。至少我开了头,街坊可以顺著去继续营运整个社区。

再者,没有区议员这个身份,也不影响他们继续合作处理或连结社区。连桷璋透露他们仍有一起筹备活动,但到底是甚么呢?他语带神秘地说,“不知道呢,哈哈,暂时不告诉你。”

**为社区带来新景象 属于大埔街坊的美好回忆**

当选区议员接近两年,时间非长也非短,但他们的确已带来改变。地方空置是他们较关注的议题之一。前年两人“拍住上”在原本接近荒废的广福邨木球场,举办“木球森林圣诞夜”。当局主动租出场地前除草,改善卫生环境。他们曾于政纲提出改建木球场,虽然目前没有后续,但至少一班街坊在这里拥有过一段美好回忆,亦尝试商讨对土地利用的看法。他们也在屋邨天井挂绚丽的灯饰,凝聚家家户户,更有网民笑言“本年度最佳圣诞灯饰是大埔”,羡煞旁人。

姚钧豪说:以前大家会隐藏自己、现在愿意走出来。弄灯饰时我们在家驳电出来,有些位置想再驳上去,但我们的线不够(长),有些(街坊)看到我们弄得那么美,主动说借电拖板给我们驳电。

**他们心目中的理想社区**

他们对理想社区也有一份构想。连桷璋认为,开心看似简单,但“做人本来已经很难,加上现今环境”,所以能够保持快乐很重要。其次再参与社区,成就归属感,“这个参与、我觉得无论你是否透过一个制度去表达也可以,甚至不在制度里执行可能更有趣。”姚钧豪认为,改变社区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每个人有权去诉说并决定一些社区事情。

连桷璋说:我觉得我们比起2019年前是更强。在参与社区上,因为你对社区的归属感强了,亦自然表达多了,所以也做到他所说的。所以我觉得你突然问一问,好像原来我们是可以的。

他们提到,就大埔墟四里筹备居民会,让不同持份者互相知道对方的难处,继而讨论解决问题的方法,姚钧豪说“我觉得这是第一步,至少比起以前单纯在网上或投诉,已经多了一步。”

**即使没有我们 都坚信种子会在社区发芽**

他们期盼,希望的种子可以发芽“不要吝啬去影响任何一个人,因为你不知道那个人某一日会做到甚么。”

连桷璋说:仍然相信的是,社区能否自己运行得到,这是最重要。我自己的观察,其实街坊本身自己在这段时间已经建立了一些关系,并非单纯因为我们1、2个人可能不在,甚么原因也好,他们的关系并会失去,并不是这样。因为他们已经是朋友,所以我相信这(社区)可再运作下去。

**姚被判罪成囚3个月、连脱罪**

面对裁决,他们仍安然以对。周二(31日)判刑当天,他们穿上没有鞋带的波鞋,依旧穿上那件浅蓝色及浅啡色外套,配上近乎一样的白色上衣(他们先前与记者强调,衣服质地不一,他们并无相约穿上),到粉岭裁判法院应讯。

姚钧豪终被判非法集结罪成、 判囚3个月。根据《区议会条例》,若区议员当选后被判监禁3个月或以下刑期,并不会因此丧失其议席。因此未知他会否丧失议员资格,仍待民政事务署公布。姚钧豪另被判无牌管有无线电通讯器具,罚款1500元。连桷璋则无罪释放 。

听毕,姚钧豪表现平静,双手合实面对裁决,其母亲则痛哭落泪,由连桷璋上前安抚,然而他神情也流露一丝凝重,并指担心好友姚钧豪在狱中无法适应。

此前,姚钧豪寄语:要坚守岗位并重拾希望,没有希望好容易放弃,但好多事情不应该轻易放弃。

连桷璋则希望街坊平安、开心。认为即使是否处于现今环境,开心也很困难。

记者:文海欣 责编:罗燕云 网编:林咏华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