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评论 | 胡平:小议“抓辫子”

不出所料,8月23日,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发布对张文宏博士论文的调查结果称,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符合当年博士学位论文的要求,附录综述部分存在写作不规范,不影响其博士学位论文的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不构成学术不端或学术不当行为。

我此前曾分析说,张文宏在抗疫问题上发表了党不喜欢的观点,于是有赵盛烨挖出20年前张文宏博士论文,指控其抄袭。党对张说:如果你改口,再不说什么“与病毒共存”,我们可以不追究你论文抄袭的问题;否则,我们就要根据海内外广大群众的要求,查处你论文抄袭的问题。然后,张就改口了,再也不说“与病毒共存”了。

张文宏并没有认错,他在8月18日微博上说的是“我们国家采取的抗疫策略是目前最适合我们自己的策略”——注意其中有“目前”二字,说明他并没有认错,但毕竟是不再说“与病毒共存”了,是改口了。张文宏既然改口了,不再说“与病毒共存”了,于是党也就不追究他的论文抄袭问题,出面为他的论文打保票了。

眼前发生的这场戏,对我们文革的过来人实在是太熟悉了。这种做法叫“抓辫子”。所谓抓辫子,就是抓住某人的缺点作为把柄,抓住某人的过错、弱点或隐私,强迫某人就范。在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不是圣人,他们大都有不少小辫子,有过错有缺陷,有不愿为人知的隐私。如果你发表了和领导不一样的观点,就会有人把和你的观点本身无关的这个问题、那个问题抖落出来(其中还常有捏造和夸大),重则让你受惩罚,轻则让你难堪丢脸,那么就不敢发表了。

中共领导深明此理。所以每当他们表示要广开言路,虚心听取群众意见时,都承诺“三不”(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虽然实际上并不照办,但口头上总还是要这么说的,可见他们很知道,抓辫子就是钳制言论自由。它一方面是对异议者的打击报复,另一方面则是制造寒蝉效应,让大家不敢说话。

辫子,通常是指这一类事:这些事,没事不是事,有事就是事。在有些地方、有些行业、有些群体,有些事很普遍,可以说是共业,很多人都多多少少有一些的。平常没事的时候,人们都不认为是问题,不是个事;可是一旦上头有人想整你了,这些事就会被当成问题抓出来,这些事就是事了。

“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微博大V薛蛮子因嫖娼被抓,上电视认罪;许章润曾以嫖娼罪在成都被抓。贵阳人打麻将赌博的风气很盛,维权律师夏霖也有此好,以往一向不是问题。可是当夏霖宣布要给郭玉闪做辩护律师,当局就以赌博罪把夏霖抓起来,后来以赌博加欺诈的罪名重判夏霖12年。

有个事实必须强调,这次带头打假张文宏论文抄袭的是赵盛烨,在那样的时刻,不是对张文宏的观点本身进行论辩,而是大力发扬“查三代、揭老底”精神,从浩如烟海的学位论文库中,找出20年前张文宏的一段抄袭来发动攻击——这种事,只有赵盛烨这种人才做得出来。

在国内,有朱继东、何新、周小平这些人积极支持赵盛烨的举报,要求从严惩处。但是我没见到国内有任何一个我熟悉的、尊敬的人支持附和。

在眼下,我们既无力在中国公正地进行论文打假,又无力阻止当局借打假以打压异议造成寒蝉效应,那么我们至少可以做到,当发生这种借打假、打嫖娼、打赌博、打欺诈的名义,其实是打压异议制造恐惧之事时,不要再去踏上一只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