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分析:澳洲经济“严重”低迷 封城恐引发新一波衰退

去年,新冠疫情的大流行诱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最终导致了经济衰退。

我们现在身处一种不同类型的经济不景气之中:痛感不那么尖锐,痛症更拖沓,而且伴随着根深蒂固的焦虑感。

“我的感觉是,去年是短暂而尖锐的痛,然后政府就来支持,”Equity Economics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安吉拉·杰克逊(Angela Jackson)说。

“这次的时间要长得多,且我认为复苏可能会因此而愈发困难。”

澳大利亚统计局将在下周发布国民账户,其中包括六月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如果是负数,那将几乎确认澳大利亚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这需要连续两个季度的经济负增长,而本季度的GDP可以确信会出现大幅负增长)。

无论怎样,澳大利亚经济再次陷入了相当的困境。

封锁对购物中心和百货公司来说是个坏消息。

大悉尼地区的封锁在六月份只实施了几天,却足以令该月的零售销售数据呈现负值(-1.8%)。

本周晚些时候,七月份的零售销售数据将被公布。经济学家预计销售将暴跌3.3%。

“消费”,或家庭支出,大约占经济活动的三分之二,所以这将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但是,至少根据澳大利亚国民银行的预测,这种打击将在六月份季度之后出现,业界认为消费将为下周公布的GDP增长数字增加0.8个百分点。

GDP的另一个重要贡献者是商业投资。

虽然很明显,小企业在几个州和领地的封锁中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中型企业和大公司的情况要好得多,尤其是在今年年中之前的一段时间。

你只需看看目前企业报告季的结果就知道了。

根据在线股票经纪公司CommSec的数据,ASX200公司的总净利润比一年前增长了56%。

几乎75%的公司提高了利润,红利增长了60%。

CommSec表示,JB Hi-Fi、Tabcorp、Ingenia和Domain都位列盈利表现最好的公司。

最根本的是,今年早些时候,腰缠万贯的那些大公司赚了数十亿的利润,他们把这些额外的现金用于回报投资者和投资项目。

但这并不完全是公司规模的问题。许多大公司仍然受到疫情的直接影响。

像企业旅行公司(Corporate Travel)、悉尼机场和星娱乐公司 (Star Entertainment)则“继续受到封锁和边境关闭的冲击”。

综上所述,澳大利亚国民银行认为商业投资将为六月季度的GDP贡献3.7个百分点。

但是,这还是在大悉尼地区封锁、墨尔本第六次封锁和澳大利亚首都地区封锁呈现全部影响之前,这些封锁预计将在本季度削弱这些投资计划,澳大利亚国民银行预计九月季度的数字将是“持平至负值”。

联邦政府和澳大利亚的出口部门也对经济产出做出了巨大贡献。

如果你认为出口会增加上一季度的GDP,这可以谅解。只不过事实上,情况恰恰相反。是的,铁矿石的价格在不断上涨,但我们在这里衡量的是“产出”或数量,而不是收入。

运出澳大利亚的铁、煤和天然气的数量已经减少,并将继续减少。

净出口预计将拉低六月季度的GDP,拉低幅度大约为1.1%。

六月季度的政府支出将由公务员工资和公共基础设施组成。

联邦政府经济扶助支出的影响将对本季度的GDP产生影响。

我得到的可靠消息称,联邦政府的贡献根本难以准确预测。

我只想说,如果没有政府的贡献,目前的经济萎缩会更加严重。

经济预测最近已经成为业界最难的事情之一。

事实上,从街角小店到大公司,不确定性已经成为他们沉重的负担。

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认为:“澳大利亚的企业,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无法继续应对‘如果…怎么样’和‘可能…会怎样’这样的问题了,根本没法规划经济重新开放。”

“这种持续的不确定状态意味着企业没有能力进行计划,无论是进行一个重大项目,还是为不间断的旅游季增加员工,或者为当地咖啡馆购买库存。

“我们现在需要确定性,我们支持总理的号召,坚持以数字为参考,并制定详细的计划来实现目标。”

莫里森总理最近公布了一项全国计划,即一旦70%至80%的人口接种了疫苗,则将逐步取消新冠疫情限制措施并开放经济。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只有刚刚超过一半的有资格打疫苗的人口接种了第一针,而且根本无法保证我们有朝一日能达到80%的目标。

经济学家们预计六月份季度的经济增长为0.5%,但有可能是一个负数(特别是考虑到出口行业贡献的负面增长)。

对九月份季度的预估从约4%到高达5%的萎缩不等。

而12月份季度则没人清楚会怎样,主要取决于疫苗接种率。

我们现在完全有可能处于技术性经济衰退中,国际投资公司AMP Capital认为这个概率为40%(几乎五五开)。

现实情况是,许多澳大利亚人感觉到他们正处于经济衰退之中。数十亿澳元的收入支援和救灾津贴已经进入全国各地民众的银行账户就证明了这一点(新南威尔士州服务局上周仍有积压的申请)。

较高的疫苗接种率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希望,即封锁将很快成为过去,也许这也是为什么目前的经济危机没有去年一样的恐慌和突然升高的压力。当时,疫苗还处于早期开发阶段,无人能确保疫苗会成功。

然而,澳大利亚经济中相当大的一部分现在正在受到损伤,而且没有保证会有出路。

经济学家安吉拉·杰克逊认为,这一次的负面影响仍然是实实在在的。

她说:“也许它没有那么深刻,但它更严重。”

当经济之光突然黯淡熄灭时,感受是相当震惊的,但也有一种对重返黑暗的焦虑感,让人深感忐忑。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