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评论:喀布尔机场乱象—— 20 年阿富汗战争的缩影

(德国之声中文网)喀布尔机场呈现戏剧性场景。美国士兵对着不断移进的阿富汗人大声喊叫,要求他们后退,一士兵把人群推开,另一士兵把枪对着人群。若干阿富汗人拿着护照——欧洲人也在其中。士兵们对此不以为然。视频显示,美军向人群开枪,并使用催泪瓦斯试图控制局面。女人们发出尖叫,寻求帮助;有些人晕倒在地;显然吓坏了的孩子们满面惊恐,大睁着眼睛看着父母。

数天来,这样的画面无所不在——犹如出现在电视和智能手机屏幕上的一次次警示:看看吧,那些不想归属于石器时代伊斯兰教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德国和欧洲,人们无言以对。怎么会导致出现这样的戏剧性场面?有人自己无法过关,把婴儿从带刺的铁丝网上递过去,这该是处于一种何等绝望的境地?

### **难民营内无区别**

第一批美国空运飞机起飞数小时后,喀布尔机场陡然成了一个无组织的难民营。在这里,谁持有哪种护照或哪种签证,无论是在德国还是在阿富汗出生,都不再重要。在这里,在强者为大之地,你只是阿富汗人,因而只是二等人,并受到相应对待。社会地位、教育水平、良好的人脉、财富或有保障的居留身份——统统都不再有意义。只要足够努力便可摆脱战争和创伤、以一等人的身份在北美或欧洲生活的幻想,一朝泯灭。

这里发生的事情象征着阿富汗人 20 年来——不,40 多年来——遭受的命运:无助、绝望的人民须由在道德上高人一等的国际社会出手拯救。这些天,他们身处囹圄之中:一边是对其开枪的美国士兵,另一边是威胁给予严惩的塔利班。阿富汗人完全依赖于此:人家承认你的人权,然后引申出得到保护和安全的权利。

### **新殖民主义视角**

甚至在二等人之间也有区别:美国士兵救下的不带恐怖主义和伊斯兰主义嫌疑的无辜婴儿属于最受欢迎的一类。这样的孩子在西方易于塑造和融入。每天都有新的军队宣传画面出现:军人们怀抱几个月大的婴儿。

实在荒唐:就在几分钟前,这些孩子的父母刚受到粗暴对待。人们以为,只有在与其父母分开后,才能向这些孩童提供一个值得为之奋斗的未来。这乃是曾在美国和加拿大用于对付原住民的一种旧有的殖民战略。

与“纯洁”的孩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未开化的阿富汗成年人:这些人似乎只会在无休止的血腥仇杀中砍对方的脑袋。在西方,人们尤其对阿富汗男人了无同情心。人们一再发问,来到这里的何以几乎只是男性难民,为什么他们不反抗塔利班,不战而降?

### **一场全球表演**

阿富汗军队并非不战而退,而是被美国和北约以及自己的政府抛弃。对此,人们却视而不见。至于逃离者多为男性,乃是因为阿富汗女性几乎不敢单独离开住家。对于女性来说,经由陆路越境出逃有多危险、对体力的要求该有多大,对此,人们毫不考虑。取而代之的是,一再重复使用带东方色彩的和新殖民主义的扭曲图像。正如文学研究家斯皮瓦克( 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 ) 1988 年的研究结果所示,这是一场“男性白人从棕色男人手中拯救棕色女人”的全球表演。

我们记得:20 年前,除反恐外,阿富汗使命也以此获得合法性:西方要把阿富汗从塔利班手中解放出来,拯救阿富汗妇女。而现在,正是这些女性再度被抛弃。只有那些登上了往西飞行的飞机的人才有机会以符合西方理想的方式作为女性生活。 所有其他人——尤其是阿富汗男人,全被抛弃。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aslat Hasrat-Nazimi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