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三个月内确诊从数百降至个位数 台湾如何做到?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今年5月起爆发一波新的本土疫情,短短3个月内,新冠确诊数从1千多人增至1.5万人,死亡从1百多人增至800人,是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台湾面临最严峻的疫情考验。

这段时间,台湾防疫警戒提升至三级,实施类似软性封城的措施,像是居家上班上课丶餐厅禁止内用丶娱乐产业关闭等,台湾的社会气氛也因确诊数和死亡数居高不下而低迷,直至8月初疫情才逐渐缓和。

公卫学者分析,台湾能控制住这波疫情,除了基本的防疫措施如戴口罩丶社交距离及匡列确诊者进行隔离等,大量筛检以及台湾地方基层丶民众合作,功不可没。但学者同时也提醒,台湾接下来的防疫挑战是Delta变种病毒,并直言“Delta变种病毒一定会传至台湾,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 扩大筛检丶软封城

前院长台大公卫学院前院长詹长权向德国之声表示,台湾面对的病毒株是以英国病毒(Alfa)为主,传染力不及Dela病毒,但传播力仍高,广筛阻挡疫情传播的重要关键。

他说:“台湾透过广筛方式找出无症状感染者,提早发现才能阻断传染链。”这还需要台湾精准且快速的的疫调,像是匡列确诊者,公布足迹,筛检接触者等。

事实上,台湾5月爆发这波疫情前,仅针对有症状者检测,因应这波疫情才将筛检对象扩大至有接触史的人,不过起初也遇到筛检量能不足的困境,几周后才逐渐补足。

美国史丹佛大学公卫政策教授王智弘(C. Jason Wang)也表示,除了软性封城,台湾疫情能缓和还可归功于大量筛检。台湾从5月中开始实施“三级防疫警戒”,严格规定室内5人丶室外10人之聚会人数上限,以及强制关闭娱乐场所丶要求餐厅停止开放内用等防疫措施。

### 民众合作及基层卫生体系

台湾人的公卫观念及警觉力也成了抗疫助力,詹长权说:“台湾人的卫生意识高,会提高警觉,做的防疫措施比政府规定的还要多,因此社会流动性很快就降低,减少人与人的接触。”

他也向德国之声指出,地方政府匡列感染者及接触史也很重要。他并举例,彰化疫情调查非常快速,精准的疫调,找出感染者扩大匡列并隔离,“很快找到从台北万华回到彰化的人,阻断社区感染”。

基层了解乡镇居民样态,像是民众常聚集的地区,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决定筛检对象,截断病毒传播链。詹长权举例,屏东地形狭长,但人们的生活圈有很清楚的模式,因此能直接针对地点来扩大筛检。

王智弘也指出,台湾民众的配合度是防疫关键,他向德国之声说:“民众自律,互相监督,若有确诊者到处跑,就会通报”,并补充,“文化上,台湾人自我保护(Self-Preservation)及生存的意识高,与西方人的冒险精神不同,所以面对疫情台湾人更谨慎小心,也是能控制疫情的原因。

### 挑战仍在

不过,这波疫情也为台湾带来惨痛代价,不到三个月就失去800多条宝贵人命,经济也受到重创,6月的失业率4.8%,失业人数达57万人,创下10年来新高纪录。

台湾的新冠患者的死亡率偏高是严重问题,彭博社曾报导,从去年初以来,台湾的新冠肺炎死亡率高达5%,比香港的1.8%及新加坡的0.1%高出许多。詹长权向德国之声分析原因称,除了因台湾未普筛,无法掌握所有确诊人数,导致分母较多而使死亡率增加,另一个原因是医疗量能不足。

台湾5月疫情爆发后,出现医疗量能不足的情况,6月更将疫情严峻的北部医院的确诊病患,移送至南部以舒缓医疗量能,直到住院率下降后,医院量能才逐渐缓和。

王智弘提醒,医院病房的增加速度远不及病毒传播速,这一波疫情对台湾而言是个警讯,因为病毒在转变,台湾战斗力要加强,“这是个教训”。

詹长权则表示,台湾的医疗量能是很大问题,建立“方舱医院”作为中继站有其必要。他说:“台北之前曾改装旅馆作为类似方舱医院安置确诊病患,但仅有硬体还不够,强烈建议现在就必须建立方舱医院,以防范接下来变种病毒可能带来的新一波疫情。”

### 疫苗覆盖率低

根据台湾卫福部统计,台湾疫苗接种人口涵盖率已达40%,但完整施打两剂疫苗的人口仅不3%,学者认为“仍太低”。

目前医界大部分认为,Delta病毒是台湾即将面对的最大挑战。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库克(Alex Cook)表示,虽然疫苗接种仍是摆脱疫情的关键,但像是两剂疫苗覆盖率已达近八成的新加坡,Delta变种病毒仍能在其社会中传播。

王智弘向德国之声解释,已接种疫苗的人仍会染上Delta,通常症状轻微或无症状,但其病毒量仍高,会传染给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他直言:“台湾的挑战很大,因疫苗接种率太低,就算完整接种两剂,Delta有很多‘突破性感染’,传播速度快,很危险。”

詹长权肯定地说:“Delta变种一定会传入台湾社区,只是时间早晚问题。”他强调,筛检非常重要,并指出,台湾目前的筛检量每日约一万至两万件,他认为这样的量能仍不足,至少要每日筛检五到十万件,同时定期找出确诊个案的病毒株类型。

### “清零”是目标吗?

另外,随着新加坡等国的防疫政策逐渐朝向“与病毒共处”,“清零”与否也成为台湾社会讨论的议题。

王智弘认为,除非全民普筛,否则“清零”几乎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并解释:“有很多人是无症状感染者,若没有筛检也不会找到,因此‘清零’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他强调,应持续鼓励民众接种疫苗,当疫苗接种率达到人口数的七到八成时,病毒就比较无法传播。王智弘向德国之声说:“其实也没有必要每个都筛检,虽然有接种疫苗后仍会有‘突破性感染’和无症状感染,但若不致死也不需住院,新冠病毒对我们的影响就会像感冒一样”。

由于台湾仍实施严格的边境管理措施,王智弘建议,在持续管控边境下,可以透过疫苗接种与否来安排隔离措施,至于在防止Delta病毒上,则以筛检方式找出入境Delta病毒感染者。他说:“毕竟一直封锁边境,也不是很好,若要大家在家里面不出门,一个社会很难永远这样下去。”

詹长权也认为,“清零”目前只在中国实施,需要有公权力介入,付出很大代价,在民主国家比较难实施。因此,不应该以“零确诊”为目标,而是要降低死亡率,将台湾的死亡率降低到进步国家的标准。

库克也表示类似看法,他认为“清零”不切实际,而是应通过疫苗覆盖率降低死亡率。他透过电邮向德国之声表示:“人们要嘛就是得无限期保持如战争状态或与世界隔绝,不然就得接受新冠肺炎会持续在社区传播,但通过疫苗抑制死亡数。”

但库克也说,就台湾而言,在疫苗接种率仍然相当低的情况下,放弃“零确诊”政策可能还为时过早。

台湾疫情指挥中心24日表示,“清零”不是台湾目标,但要把所有却这病人找出来治疗,避免在社区传播。指挥官陈时中说:“目前台湾经济并未因边境管控而受影响,靠这样的措施,让内需市场复苏。边境严管,社区良好的疫调跟疫情控制,让国民恢复正常生活。”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李宗宪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