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洛杉矶数万游民寄生街头  市府清除帐棚面临反弹

拥有好莱坞明星光环、得天独厚的加州阳光,洛杉矶却也是全美游民问题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帐棚大军盘据人行道和公园而居,市政府祭出禁令但又面临抗议声浪。

洛杉矶市议会8月初以13票比2票通过一项行政命令,全面禁止游民街友在学校、公园、图书馆附近搭设帐棚,打算动用公权力讨回遭游民占据的公共空间,配套安置方案和社工辅导措施。

游民问题长年笼罩洛杉矶,难以根治,这是市政府最新一波的处理方案。根据联邦政府统计,加州无家可归人数占全美四分之一,而洛杉矶又是全美次于纽约,无家可归人口最多的城市。

疫情之前主管机关统计,人口约400万的洛杉矶市,无家可归者达4万人,扣除安置于收容所或临时住处者,2.9万人生活在街头或住车上。今年3月社福团体估计,疫情下游民人数又增加2万人。

除了驱离占据公共空间的游民,洛杉矶市议会8月也通过一项计画,目标2025年前建2.5万户公共住宅,安置这些盘据在人行道、公园、高速公路边的游民。


美国西岸大城洛杉矶市中心游民问题严重,市政府前的街道可见游民的帐棚聚集。 (图:中央社)

但政府兴建公宅的速度,赶不上游民增加的速度。

高房价加上高物价,要在洛杉矶拥有栖身之处大不易,一房的公寓平均月租金将近新台币6万元。南加州天气宜人,生活困顿的无家可归者宁可逍遥自在,寄居在城市的各种公共空间,诸如公园绿地、图书馆、人行道、海滩、高速公路下的涵洞等。

游民问题不只是贫富差距、都市中的贫穷人口问题,更涉及精神疾病、药物滥用,使得问题变得更加复杂,游民可能为了逃避治疗或勒戒而拒绝安置到收容所。

棕榈树围绕,拥有大片水景的知名地标回音公园(Echo Park)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有200多个游民的帐棚驻扎,直到今年3月遭到警方强制驱离,原本是开放的绿地,如今四周用铁丝围篱包起来。

这些天空当屋顶、马路做地板的无家者,经常群聚而散布整个街区,洛城市中心的Skid Row一带最有名,约有4000人到8000人生活在都市街道上,是全美规模最大的游民区。


美国西岸大城洛杉矶是全美游民人数第二多的城市,仅次于纽约。 (图:中央社)

观光景点威尼斯海滩(Venice Beach)风光明媚,但同时也是游民的另一个大本营。8月初市府动用警力驱散游民,把街友安置到临时住处,不过近日一处拥有150几个床位的游民收容所爆发COVID-19群聚感染,37人确诊。

游民在街上过日子,除了一顶帐棚为家,伴随大量捡拾来的物品,包括购物车、烤肉架、沙发、躺椅,有的甚至自建淋浴间。走过帐棚区,气味是令人难以回避的存在,周围商家早晨开店第一件事经常是冲洗游民在人行道上留下来的粪便。

在美国大城市生活的市民,几乎习惯与游民共处,懂得分辨哪些区域要绕路而行,不过当公园绿地、海滩湖边也被游民占地生活,崇尚户外生活的加州人也逐渐感到不便,特别是担忧孩童安全的父母,因此市政府取缔游民帐棚的政策,获得一部分支持,但反对声浪也不小。

今年3月警方驱散回音公园的200多名游民时,有数百名社运人士聚集抗议。8月中洛杉矶市议员布斯凯亚诺(Joe Buscaino)要求加强取缔街友,禁令范围扩大到所有公立学校150公尺周围,他的记者会遭到社运人士包围,讲话被打断,幕僚与抗议人士发生拉扯冲突。

为游民争取权益的团体,为了反对市政府的取缔帐棚禁令,7月底聚集在市长贾西迪(Eric Garcetti)的官邸丢垃圾、涂鸦以示抗议。支持街友的社运团体认为,市政府必须提供足够的安置空间,不应把街友当成罪犯处理。


美国洛杉矶市无家可归人口多达4万,图为露宿街头的游民及帐棚。 (图:中央社)

经常为游民权益发声的市议员波宁(Mike Bonin)主张画出特定区域,供无家可归者扎营过夜,他认为一旦市政府开始禁止游民在特定区域搭帐棚,在政府无法提供上万个床位的情况下,抗拒搬迁的游民可能就此犯法入狱,陷这些艰苦生活的人们于不义。

波宁曾在媒体上谈到20多岁时露宿街头的经验,形容那是无比的挫败感,活得不像一个人似的:“我无法说清楚那样的生活有多糟糕,每当太阳下山,你的心中就开始担心今天晚上要睡在哪里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