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澳洲记者成蕾在华被捕一周年 亲友同事发公开信声援

在成蕾消失前最后的几条微信朋友圈中,晒了四张她的儿子和女儿的照片。在中国的新冠疫情刚刚爆发时,成蕾把孩子送回了墨尔本和家人一起居住。

“看旧照片,又哭又笑,”目前已被逮捕的澳大利亚籍记者成蕾在2020年7月的朋友圈中写到。

原本计划带孩子回国的短暂旅行,却因疫情引发的边境关闭而变成一场令人愈发忧虑的分离。

在一个脸书帖文中,成蕾写道一个孩子在攀岩时掉了一颗牙。

另一个孩子在视频聊天时做鬼脸,但正一天天变得越来越漂亮,成蕾写道。

今天是成蕾在北京被捕的一周年的日子。

她最初被关在一个没有自然光照和新鲜空气的牢房里,无法会见律师,被带去接受领事探视时,她被蒙上双眼,带着手铐。

几个月后——今年2月5日,当局以涉嫌向海外提供国家机密罪正式逮捕了她。

成蕾是中国官方媒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V)的著名主持人。

在被捕前几个月,她非常希望去武汉,那里在当时是全球新冠疫情的中心。

她提到她的朋友,彭博社记者范若伊(Haze Fan)也希望能前往武汉报道。

范若伊去年12月也遭到中国国家安全官员的拘捕。

成蕾的朋友及CGTN前同事塔德克·马科夫斯基(Tadek Markowski) 告诉ABC,当得知成蕾被捕的消息时,外国同事都感到震惊。

“真的太震惊了。我们都感到非常困惑,”他表示。

“我认为很多人看到成蕾的照片都会认为她是中国公民......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她是彻头彻尾的澳大利亚人。”

他形容成蕾是很阳光且坚定的人,内心很有力量,他希望能看到她度过这个难关。

瑞秋·卢布克(Rachel Ruble)是成蕾的另一个朋友,也是她在CGTN的前同事。她称成蕾已经一年不能呼吸自由的空气,不能跟她的孩子通话了。

“我甚至不能想象失去生命中的一年,不能和年幼的孩子通话、不能见到他们怎么样了,”她说。

“我希望不要一直这样一年年拖下去,因为我不想看到她失去更多和孩子共度的时光。”

马科夫斯基和卢布克加入成蕾数十位朋友和前同事,在昨天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表达了对她案件的担忧。

“我们相信她没有做错事。我们对她被捕期间的健康、安全和护理条件感到非常担忧,”公开信写到。

“我们也担心,她的被捕对从事处在前所未有关键时刻的新闻行业产生寒蝉效应。”

成蕾家庭代表、外甥女Louisa Wen表示,这封信让她非常感动。

“我们希望并祈祷她遭遇的这一切赶紧结束,”她对ABC表示。

成蕾被捕时澳中关系正在恶化,其中包括贸易分歧以及澳大利亚提出对新冠起源发起调查。

这一严峻的里程碑式事件就发生在加拿大商人迈克尔·斯帕沃(Michael Spavor)被判间谍罪并处有期徒刑11年几天后。

斯帕沃和另一位加拿大人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的案子被和中国科技巨头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连系在一起。

加拿大人罗伯特·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的死刑判决本周也宣布维持原判,他的案子也被认为和华为的案子相关联。

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均在2019年初于中国被捕,被起诉间谍罪,仍在等待宣判。

多名目前和曾经在CGTN工作的同事证实,在成蕾被捕时,他们大多被要求签署“保密承诺”,其中将CGTN所有非公共数据和信息都划为机密。

“为避免疑虑,任何我直接或间接收到的数据和信息,不论是否被标注或指为机密都应该被当作机密信息,”文件写到。

“除非CGTN要求我这样做,否则我不会试图获取机密信息。”

马科夫斯基表示,自己在成蕾消失后不久、事情还没有公开前,收到了这份“有趣”的法律文件,他认为这二者有关。

“我确实有过一闪而过,想到这份保密文件被迅速放到我们面前的那一刻,”他表示。

代理加拿大人谢伦伯格案的中国著名人权律师张冬硕(Zhang Dongshuo)告诉ABC,中国的法律程序可能非常漫长且难以预测。

他表示,嫌疑人被以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罪起诉时,例如像是在成蕾的案子中,律师需要寻求中国官方许可才能见到他们的当事人。

“[不过]通常情况下,律师要求会面的请求在调查期间都不会被批准,”他说。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政府仍旧“对成蕾被拘捕以及健康处境感到严重关切,并且持续在高层提出这一问题。”

“我们尤其关心她被捕已经一年时间,但被捕原因仍然缺乏透明性的问题,”她表示。

她还补充说到领事官员一直定期与成蕾会面,最近一次是在7月26日。

工党参议员黄英贤(Penny Wong)也对成蕾的生活健康表示了担忧。

“我们关心成女士、朋友和家人,尤其是她的两个孩子,”黄英贤表示。

“工党和政府一道要求[中国]根据国际惯例,执行公平的标准、程序正义和人道的待遇。”

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没有就成蕾的案件回应ABC的置评请求。但在一份声明中,批评了澳大利亚对加拿大公民在中国的判决作出的反应。

“我们坚决反对接受澳大利亚方面就有关加拿大公民被判刑作出的错误评价,”声明写到。

“我们敦促澳大利亚方面尊重中国的司法主权,并避免以任何形式介入中国司法官员依法处理案件。”

**Bang Xiao 和 Stephen Dziedzic 对本文有补充报道贡献**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