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为何习近平选林芝为首访之地?“林芝模式”开启中共对西藏新一轮的掠夺

七月下旬,习近平首次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考察调研”西藏自治区,飞抵的首站是林芝。今年是中共所称的“和平解放西藏”七十周年,本次出访意义明显。那么为什么习近平会选择林芝作为首访之地?这对西藏的未来有什么预示?

林芝位于西藏自治区东南部,雅鲁藏布江中下游,藏人称其为“太阳宝座”,已经在数千年前就开始在这里定居。林芝的平均海拔约为3000米,低于西藏其他地区,全年气候温和湿润,被中共宣传成“西藏的江南”,许多担心高原反应的汉人都将这里作为进藏的首选定居点。林芝总面积11.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福建省的面积。林芝有世界上最大的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水力资源丰富。

习近平与林芝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1994年江泽民执政时期,中共在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制定了各省、直辖市“对口援藏”的政策,将西藏自治区下辖的7个地级行政区分别与内地的若干省级行政区对接。由西向东,阿里对接河北、陕西;日喀则对接上海、山东、黑龙江、吉林;那曲对接浙江、辽宁;拉萨对接北京、江苏;山南对接湖南、湖北、安徽;林芝对接广东、福建;昌都对接四川、天津。当时,习近平任职福建省委常委,1998年升迁至省委副书记,负责向林芝输送福建干部。

**剥夺农牧民土地、改变当地民族构成的的城市化**

近20多年来,林芝地区数万藏人农牧民被以“城镇化”、“水库移民”、“生态保护”、“脱贫”为名搬迁,同时中共以“对口援藏”为名调动中央部委、广东和福建等省政府部门、工商业、汉语教育、科技、旅游、建筑业大量人员在林芝城镇建立机构,改变了这个地区的民族构成,汉族常驻人口从1990年代中占总人口不足6%上升到2020年的25%。近10年来,这个地区汉族常驻人口增加了75%,而藏族只增加了10%。按照这种人口模式,在未来20年内汉族人口将于藏族比例相当。

今年6月下旬,西藏林芝到拉萨铁路建成。这条铁路是正在修建川藏铁路的一部分,连接藏区的中部和东南部,林芝已经成为藏区东南部公路和铁路的重要交汇点。林芝在2015年建市后被规划为旅游城市,近年来是西藏自治区旅游人数增加最快的地区,旅游收入占总收入的五分之一。2019年,林芝市藏人占人口的75%,但是接待游客数量不足十分之一,从这个数字大致可以推断藏人从旅游获得的收入仅是九牛一毛,而代价是丧失原来的土地资源和其他生产资料。

此外,中共将藏区东南作为通往南亚的通道,“一带一路”项目中孟印缅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与缅甸接壤的林芝市察隅县竹瓦根镇正在扩建的吉太边贸市场相邻缅甸克钦邦,克钦邦是一带一路输油管道的必经之地。但是作为这个地区原住藏民被排除在与自己有关的经济决策和分配之外。

**以“生态保护”为名掠夺水利能源**

习近平官至党国权力巅峰后,林芝被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评为“城市品牌”的唯一藏区地级市,逐步被打造成生态文明城市的样本。那么这种“生态保护”的实质内容是什么呢?中共在2009年将林芝规划为水力发电“西电东送”和“藏电外送”的基地,其后六年内,在流经林芝的雅鲁藏布江和支流尼洋河建成了108座水电站,其中一半以上的电力外输。2015年林芝设市后,更大规模的多布和波堆水电站投产发电。2020年,林芝水力发电企业总产值比上一年增长了39.1%。林芝本来可以不使用水能源,而仅使用丰富的太阳能和地下热就可以满足本地能源的需求,这样可以有效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

今年3月,中共依据《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将要在雅鲁藏布江下游实施水电战略开发。这个巨型水坝选址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所处的米林和墨脱县,其发电装机容量预计是三峡工程的三倍。水坝一旦竣工,不仅会影响到下游印度和孟加拉国的水源流量,而且会极大危害藏区和中国内地的生态环境。另外,水坝位于雅鲁藏布江断层带,属于喜马拉雅地震带。这个地区地壳活动活跃,地震频繁,70年前墨脱县发生过8.6级地震。这个巨型水坝也刚好坐落在国务院划定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由此可见,中共所谓的“生态保护”不过是榨取当地自然资源的幌子。

**以族裔划分社会等级的城市化更有效地控制藏人**

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汉族在西藏社会等级向上流动的比例不断增加,而藏人向下流动的比例持续上升。这是由于汉人占据了公共部门几乎所有有实权的位置,获得经济和市场交易特权。林芝也不例外,以“生态化”为名掠夺的土地形成了更有效的资源开采和其他形式的剥削。藏人农牧民绝大部分只能在缺乏工作机会的村镇出卖劳动力为生。中共制订西藏发展的优惠政策在林芝的城市化过程中只是有利于汉族定居者,城市化的工作机会以汉语为主,绝大部分藏人很少能够进入林芝市区。林芝模式加速了在藏区以族裔划分的社会阶层和财富鸿沟,这同维吾尔地区已经发生的情况类似。林芝城市化使中共对这个地区领土进行更有效地控制,社会信用体系使藏人更容易被识别和监视,遏制藏人社区的发展和规模,这种城市化过程更有效地支配和压榨藏人。

以城市化、旅游、贸易、能源开发为主,林芝模式开启中共对西藏新一轮的掠夺。中共以“解放”、“发展”、“救星”、“民族团结”、“国家稳定”和“民族融合”的话语掩盖了对西藏的占领,藏人遭受进一步的压迫和剥削。

**延伸阅读**

以脱贫之名行掠夺之实!西藏边境小康村是定居殖民的扩张
维吾尔独立法庭开庭 为民间审判中共揭序幕(影音)
中国对维族种族灭绝 违反联合国公约所有条款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数学系期间,是北大“民主沙龙”主要成员,八九民运爆发后成为北高联常委,“六四”后被捕入狱十七个月。1997年辗转流亡海外。为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政治学博士,现居英国伦敦。2017年曾来台在中研院担任访问学者。是“华维藏团结会”发起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