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帝国的坟场”:为什么中国与塔利班高调会晤?

上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天津接待了一个高规格的塔利班官员代表团。

王毅与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并肩而立。就在几天前,王毅同样在天津接待了美国副国务卿温蒂·谢尔曼(Wendy Sherman)。

这一观察表ming:北京方面认为塔利班是邻国阿富汗的一支合法且重要的政治力量。

“阿富汗塔利班是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有望在阿和平和解和重建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阿富汗前政府顾问托雷克·法哈迪(Torek Farhadi)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表示,塔利班控制着阿富汗的大片地区,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 )“被困在喀布尔”,中国政府则精明地采取行动,处理在自家大门口新形成的政治现实。

“塔利班将成为阿富汗权力结构的一部分,也是和平进程缔造的组成部分......所以中国已经为他们铺上了红地毯,”法哈迪说。

中阿边界的边境线长达76公里长。在美国从这场耗时最长的战争中脱身之际,中国政府则巧妙地保护自己的利益。

“关键在于,美国退出使这一地区出现真空,而作为该地区的主要超级大国,中国以自己的影响力填补了这一真空,”法哈迪说。

但是,阿富汗这个国家非常难以征服,以“帝国的坟场”而出名。这就是说,中国政府不可能试图以武力来实现地区稳定。

相反,不管阿富汗的掌权者拥有何种意识形态,中国都会尝试与任何一位当权者进行有效的合作。

长期以来,华盛顿方面的军事冒险主义都会招来北京方面的批评,但美国匆忙从阿富汗撤军让中国政府改变了对其军事冒险主义的批评态度。。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上月表示,“美国作为阿富汗问题的始作俑者,应当以负责任的方式确保局势平稳过渡,不能甩锅推责,一走了之。不能因撤生乱,因撤生战。”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问题专家范鸿达对ABC表示,“中国无意或计划取代美国在阿富汗曾经拥有的地位”。

“中国知道,没有哪个外国可以统治阿富汗。

“但如果阿富汗陷入长期激烈冲突的情况,就很容易成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温床,”范博士说。

“中国自然担心,这种情况会对[与阿富汗接壤的]新疆的安全和稳定产生负面影响,也不利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

反恐问题专家潘睿凡(Raffaello Pantucci)表示,虽然中国向邻国巴基斯坦投入了数十亿,但目前好像并不愿意在阿富汗采取同样的做法。

“围绕中国在阿富汗投资和经济活动的声音很多,但现实情况是,这些声音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潘睿凡说。

曾动荡不安的新疆地区局势已然安稳,中国希望塔利班重新掌权不会带来东突伊斯兰运动的卷土重来。

中国有关机构称,东突组织对本国境内发生的数百起恐怖袭击事件负责。但在过去20年中,东突基本上被清除了。

潘睿凡坚持认为,地区安全是中国最关注的问题。

“有证据表明,维吾尔族武装分子[在2001年9月11日前]不断在阿富汗聚集,利用塔利班控制[地区]来设立营地。这些人在那里商讨试图对中国发起攻击的问题,”他说。

北约领导的在阿军事任务结束后,这种威胁已不复存在,但重新崛起的塔利班引起中国政府的不安。

一位发言人表示,与塔利班在天津会晤时,王毅对塔利班强调,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同“东伊运”等组织断绝联系。

“中方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

塔利班发言人穆罕默德·纳伊姆(Mohammed Naeem)在这次会晤后发推文说,双方同意“阿富汗的领土不会被用来危害任何国家的安全”,中国将帮助实现阿富汗的和平。

“[塔利班]感谢中国对阿富汗人民的持续帮助,特别是在预防冠状病毒工作方面的持续帮助,”他补充说。

但不可避免的是,与塔利班打交道充满了挑战。

“他们一再表现出玩弄真相的倾向,”潘睿凡说。

在新疆,中国被谴责实施大规模侵犯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人权的行为。新疆的少数民族中,许多人都是穆斯林。

但塔利班基本上对中国穆斯林的遭遇保持沉默,认为与北京方面的关系可让其得到政治合法性,北京则是可以让其得到经济利益的伙伴。

研究中国政治的专家谭雷笳(Pradeep Taneja)认为,中国与塔利班的高调会晤表明塔利班愿意为政治利益放弃意识形态的差异。

“塔利班正试图告诉其他国家,他们与别人不一样。许多国家都说过,不存在‘好塔利班和坏塔利班,塔利班都是坏的’”,他说。

“但他们正竭力表明,自己更为世俗,这次对掌权治理比上次更加有备而来。”

据法哈迪表示,塔利班正在开展一场公关运动,试图消除人们的担忧——阿富汗可能再次成为滋生国际恐怖主义的温床。

“塔利班在进行一场外交上的闪电战,试图吸引所有国家的注意,然后说,‘我们不会从阿富汗对世界其他地方制造丝毫麻烦,’”他说。

但中国的利益绝对会受地区不稳定情况的影响。就在上月,一辆中资企业班车爆炸坠谷造成九名在巴基斯坦的中国工人死亡。

中国很快将这一事件称为恐怖袭击,但细节仍然模糊不清。

与巴基斯坦政府的友好关系并没有使这些工人从冲突中幸免,专家认为,中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友好关系也不会保障中国人的安全。

谭雷笳表示,长远来看,中国与外国政权的“处事方式”可能对塔利班不起作用。

“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没有真正理解他们的宗教,亦没有真正理解伊斯兰组织的地方正在于此,”他说。

**Dong Xing对本文有补充报道贡献**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