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瑞士学生批评中国政府和习近平 导师放弃指导顿失博士学位

作为中立国的瑞士面对中共施压和渗透频曝丑闻。瑞媒再曝出圣加仑大学在读博士生因发推批评中国,遭导师放弃指导,意味著该学生亦失去博士学位。有学者批评,西方大学在利益面前与中共订立魔鬼契约及进行自我审查。

瑞士《新苏黎士报》(NZZ)周二(3日)报道,圣加仑大学(Universität St. Gallen)的一名学生因发推文批评中国,其导师担忧受到来自中国的压力,解除指导关系,致使该学生失去博士学位。

化名奥利佛·戈博(Oliver Gerber)的学生告诉传媒,2020年3月28日晚间近22时,他收到导师的电子邮件,这位导师称收到了“来自中国的愤怒的邮件”,投诉戈博在推特上传播“新纳粹式的内容”,而这可能给导师带来无法获得中国签证的风险,因此不得不结束师生关系。她告诫学生应该“缓和在公共平台上的政治言论”。

戈博表示,当时他仅仅发了10天的推文,且关注他的人还不到10人。他严厉批评了中国政府。比如2020年3月21日,他用英文发推:中共启动抗争新冠病毒B计划,这是在A计划掩盖疫情并失败后才有的结果,这是偏执的懦夫行为方式,它们没有赢得我的尊重,也没有赢得我的感激。他还在这条推文附加了“中国说谎人们死亡”的标签。

戈博认为他的推文不属于“新纳粹式的内容”,他在当晚23时左右向导师质询:这封“来自中国的愤怒邮件”来自何人?他还指责老师“爱上了中国日益咄咄逼人的审查制度”。尽管如此,他停用了推特帐号。

两天后,当老师再次联络戈博时,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正式通知他指导关系已结束。而这也是戈博的圣加仑大学邮箱的最后一封邮件。第二天,学校技术人员通知他,停止了他的邮箱。

2017年春,戈博在圣加仑大学开始环境污染方面的博士研究,该课题与中国关系密切,在导师的推荐下,戈博获得了中国武汉一所大学为期三年的政府奖学金。在那里他结交了中国女友。但他很快发现中国的审查制度影响其大学生活,当他提交了一篇关于再教育营的文章时,他被打最低分。

2019年圣诞节前戈博回瑞士度假,武汉肺炎病毒滞情使他无法再返回武汉,他开始在女友的建议下使用社交媒体推特,他谴责中国政府最初掩盖新冠疫情、新疆镇压和批评习近平等。

戈博指责圣加仑大学因其对中国批评性推文而将他踢出。但大学和导师给出不同版本,指称戈博因在中国的学习,自己要求取消在圣加仑大学的注册。

戈博否认了这一点,他表示只是想同时修读两所大学的双学位。作为佐证,他向传媒提供了他与导师之间的邮件内容等。

《新苏黎士报》看到了相关推文、戈博导师以及校方人员的邮件。为保护戈博在中国的伴侣及家人,报道中未公开他的真名及导师姓名。

报纸也与这位导师进行了交流,导师解释说“来自中国的愤怒的邮件”来自一位在加拿大的中国博士生,但她提供给传媒的发件人讯息被涂黑。关于“新纳粹式的内容”的指控是戈博在评论其他人推文时使用了一张卡通表情图片,图片中黄皮肤和裂开的眼缝被认为是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

事件发生后,在家人的帮助下,戈博联络了律师,他的目标是可以继续学业,大学通知戈博,如果想继续学习,必须从头开始申请及寻找新的导师。2020年夏,戈博放弃了法律路径,他也无法找到新的导师,目前他已放弃了博士学位,并找到一份与中国无关的工作,他表示没有做错甚么,也不想自我审查,尤其是在瑞士。

悉尼科技大学政治学者冯崇义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出,西方学者,特别是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中,一种是真正受到中共利益侵蚀的,一种是对中国怀有不切实际幻想的“有用的白痴”,他们常常做出自我审查和帮中共审查他人之举。

冯崇义说:有一些已经被中共收买了,另外一类不一定拿甚么好处,但是整个认知混乱,就是“有用的白痴”,他们认为中国制度是很先进、很好的,不能随便去批评,自觉不自觉进行自我审查和去审查别人,所以对这些提出批评意见的人,他们就帮中共去打压。

冯崇义也指这名导师背后是堕落的西方大学群像。

冯崇义说:学校的决定就是结构性的因素,学校为了更多的资金来源跟魔鬼做交易,把学术自由、对真理、对知识的神圣追求撂在一边。

法国赛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欧洲一些大学、学术机构面对中国强权选择自我审查的趋势明显,但西方也开始警觉这种审查对学术独立的危害。

张伦说:瑞士某些学者的作法是值得警惕的,这是违背西方学术独立的基本精神,应该受到严厉的批评。这些年欧洲的一些文化机构、大学面对中共自我审查这种趋势是非常明显的。这种反弹和警示也开始起来,我相信中国对西方学术的影响会越来越受到逷制。

近年,中瑞高校合作不断扩大,其中,圣加仑大学与中国有15项合作协议。但校方向传媒强调,这名涉事导师所在的部门未从中国获得资金。

周二(3日),圣加仑大学在官网发表声明,称《新苏黎世报》的报道是片面和具有倾向性的,再强调这位博士生早已注销学籍,以及其推文涉及“种族歧视”指控。校方可以理解导师作法,导师亦有自由选择终止指导关系。他们亦表示校方尊重所有大学成员对中国政治发展批评意见的权利,也意识到中瑞大学关系的挑战,支持瑞士就此立规的努力,但反对圣加仑大学受中国影响的假设,该大学无条件致力于言论和学术自由。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