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一代史学家殒落 余英时逝世享年91岁

(德国之声中文网)台湾中央研究院5日证实,着名史学家余英时1日晨间于美国寓所睡梦中逝世,并称余英时是全球极具影响力的史学大师,他深入研究中国思想丶政治与文化史,贯通古今,在当今学界十分罕见。

余英时1930年出生于中国天津,先是师从国学大师钱穆,后赴美国哈佛大学取得博士学位,擅长以现代学术方法诠释中国传统思想,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华裔知识分子,在中国的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所作的研究,皆扮演开创性的角色,有“21世纪中国史学之泰斗”之称。

余英时曾获得有“人文学诺贝尔奖”之称的克鲁格奖,被誉为“胡适之后最杰出的中国学者”。

余英时生前大力批判中共体制,也曾支持香港“占中”丶“反送中”以及台湾太阳花等民主运动,不过许多中国媒体仍在第一时间广泛发布有关余英时逝世的消息。

### 坚持反共丶声援民主运动

台湾中研院院士称,余英时是一名维护自由民主价值的公众知识份子,“从头到尾反对中共的政权”。中国“六四”天安门事件后,他曾筹款于《纽约时报》刊登全版广告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而更早前,台湾发生“美丽岛事件”时,余英时也曾投书《纽约时报》声援党外人士。

2014年,余英时谈及香港占领中环运动时表示,中共对付香港普选的另一策略是将它转化为变相的一党专政,正是在这种极端不公平的情况下,香港才出现了“公民抗命”丶“占领中环”的大运动。他也对香港争取特首普选表示支持。

隔年,余英时获得首届“唐奖汉学奖”后,赴台北演讲时针对香港议题表示,共产党根本不可能容忍任何可能挑战它“一党专政”的反对行动,一旦发生,它势必要镇压到底。

2019年,余英时以录影方式参加台湾政大举行的讲座时,对香港“反送中”发表评论:“香港现在从中学生到大学生,都是用最强烈的方式反抗共产主义。”

余英时说,香港的环境自由丶不受限制,但中共目前是民族主义先行,强调为打造强大国家,可以付出任何代价,但他认为“这些(香港)学子受人文精神培育长大,是不可能(接受)的。”他接着说,“当然不排除有些与中国共产党有特殊关系的人,会继续支持中共政权”。

针对台湾,他当时也提醒,中共最强的从来不是武力,而是无所不在的统战策略。他当时表示,在面对中共的威胁时,台湾人民必须有深厚的人文修养。

余英时说,民主必须有人领导,一个领导的人应以身作则,光谈空的内容是没有用的。并称领导人要实践人文素养,对人文丶社会等知识要有一定的了解,不只是提出观念,而是要实践。

他表示,如果人文素养不够,就容易把钱的问题放在民主问题之前。例如中共迫害上百万新疆维吾尔人,欧洲国家都保持缄默,就是怕无法在当地做生意。

### “中国文化并非中共”

余英时曾经说过,他强调中国共产党不能代表中国文化,中丶美的国力碰撞不是文明冲突,而是极权和反极权之争。台湾作家颜择雅曾评论“他并不把中国的不民主丶不自由归因于固有文化”。

余英时在《余英时回忆录》写道:“我不能接受一种极端的观点,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只有专制丶不平等丶压迫等负面东西。”

余英时2019年接受《中央社》专访时,强调民主与科学息息相关,但中共不想要民主和科学,只想掌握控制人的技术。当时正值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参与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余英时严厉批判:“共产党今天讲的是一党专政,假借五四爱国名义丶利用民族主义情绪,是它最成功的地方。”

针对六四,余英时也曾表示,并不认同“平反六四”的说法,他向《中央社》说,在他眼中,企求平反形同希望中共开恩,但中共不可能接受民主自由,没资格平反六四。

余英时的弟子包括中研院院士王泛森丶黄建兴。黄建兴在接受台湾《联合报》采访时表示,余英时终身坚持自由民主的价值,淡泊名利,晚年鲜少公开露面,但访客仍络绎不绝,其中更不乏中国大陆人士登门拜访,并说:“余英时最大的粉丝,其实在大陆。”

不过他表示,不能透露这些人的名字,另外王泛森也提及,余英时的家就像当年胡适在纽约的家,有许多人争相拜访。

(综合报导)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