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退出教会:"彻底解放"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考虑了很久。现在我彻底解放了。”53岁的多丽丝·鲍尔来自科隆,去年退出了天主教会。她曾是一名非常活跃的天主教徒,参与过在科隆市圣艾格尼丝教区布道、圣餐礼仪等工作。退出教会后,拥有社会工作者和社会教育工作者学位的她加入了旨在为天主教会中的女性争取平等权利的“玛丽亚2.0”改革运动,

新冠肆虐的2020年里,德国天主教会和基督教会共有44万1000名教徒退会,比起2019年,两大宗教退会人数分别减少5万,但仍高于之前很多年的水平。

### 德国特色——教会税

德国对退出教会的人数有精确的统计,这有其历史原因。和其他国家不同,在德国,身为个人纳税人的教徒有义务缴纳教会税,任何想退出教会的人必须向有关当局报告,由其通知各教会团体。教会领袖会就有关统计数据分析其中原因。

德国主教会议主席格奥尔格·拜廷(Georg Bätzing)主教认为:“许多人已经失去了信任,想通过退出教会来发出一个信号。教会必须开诚布公地面对这个问题。”

德国福音派教会理事会主席海因里希·贝德福德-斯特罗姆主教(Heinrich Bedford-Strohm)说,每当有人退出教会,他都会问自己 ,能做些什么来说服人们知道教会的美好。

### 性侵事件是教徒退会的原因之一

多丽丝·鲍尔具体谈到了退出教会的原因。她说,2018年围绕德国天主教主教性暴力问题的全面调查报告引发她的思考。“没有人去承担责任,做出改变。教会的头头脑脑不想有改变,不想有性别公正。”

她认为,教会章程成了一纸空文,“官方教会标榜自己是道德权威,却不遵循自己的价值观"。

在德国27个教区中,科隆大主教教区有17281人退出教会,在慕尼黑的弗莱辛大主教管区,这一数字更高,为22595人。弗赖堡和柏林教区的数字也不低。自2020年秋以来,由红衣主教莱纳·沃尔基(Rainer Maria Woelki)领导的科隆大主教管区因处理性侵事件的方式以及掩盖问题的态度受到了大量批评。

### 愤怒、悲伤和勇气

在新数据公布后的一天,来自科隆的安德烈亚斯·尼森(Andreas Niessen) 退出了天主教会。这位56岁的教师是一名笃信的天主教徒,他的孩子们都受过洗礼。"他们学到了很多基督教的价值观"。现在退出教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尼森说,他感到愤怒和悲伤,也对自己有这样的勇气感到自豪。

尼森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基督教价值观与教会当权者的行为越来越不相容。在他看来,处理性侵问题 "只是冰山一角",这关系道机构权力的问题。还有一点对他来说很重要,教会不接受社会多样性,包括同性恋。

由于想要退出教会的名单很长,尼森在市政府有关部门预约后不得不等待一些时日。在科隆附近的波恩,当地法院几周前专门增加了工作人员办理推出教会事宜。

退出教会只是一个静悄悄的行政手续,但多丽丝·鲍尔表示,她不想静悄悄离开,而是要大声说出来,因此,她接受采访,向社区的许多熟人解释了自己这样做的原因。

她说,她不想再加入任何教派,因为每个教派都宣称自己掌握真理,从而与其他教派划开界限。现在,她又是去参加天主教仪式,有时去参加新教仪式。

还有一些人正式加入别的教会。 比如独立于罗马教会的老天主教会。

德国老天主教会主教马蒂亚斯·林(Matthias Ring)说,2021年1月至5月,登记加入该教会的人数已经达到2020年全年的数量,即180人。 这虽然不是一个大数目,但对于一个在德国总共只有约15000名教徒的教会来说,已经很惊人。这位主教还说,会员增加主要集中在科隆和波恩,并不是一个全国性的现象,但是,其组成已经有所改变,原罗马天主教会的活跃和核心成员现在也皈依了老天主教会。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Christoph Strack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