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客座评论:北京无意改变对抗西方的基调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国日前对香港中联办7名副主任的最新制裁引发北京涉港系统的强烈反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批评美方所谓制裁充其量只是废纸一张,通过制裁向中方施压更是痴心妄想,表示过去几年,中方针对美方所谓极限施压进行了坚决斗争和有力反制,如果美方执意沿用这套伎俩,中方将奉陪到底。

上述所谓“废纸一张”、“痴心妄想”、“奉陪到底”等用词听起来多么熟悉,不错,它正是北京在特朗普时期反击华盛顿时的惯常表述,外界对北京的这套话语已经耳熟能详。

今年5月底,习近平在政治局第三十次集体学习上强调,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讲好中国故事,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舆论特别是西方媒体在解读这次集体学习和习的讲话时,作出北京要改变战狼外交调子的判断。

然而这很可能是西方媒体的集体误判。从此次集体学习的主题聚焦国际传播来看,习的确可能对北京的外宣系统不太满意,呼吁提升“中国话语”在国际上的说服力。但是对外宣效果的不满意不等于他认为外宣和外交的基调出了问题,应该改变。可能在习看来,北京外交和外宣的强硬作为基调是没错的,对美国纠集盟友对中国的围堵就必须强硬怼之,要改变的不是这点,而是如何用一种更好的方式让北京的强硬外交发挥最好效果,目前被外界称为“战狼式外交”的北京的外交尚没有将中国应有的国际形象和地位展示出来。

其实,研判习集体学习的讲话,他最关注的问题是中国的国际传播要形成同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话语权。但现在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不能很好地反映这一点,让中国在同美国和西方的对抗中处于舆论上的被动,形象被歪曲,因此,他要中共各级官僚特别是外交和外宣系统深刻认识新形势下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下大气力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加强顶层设计和研究布局,构建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战略传播体系,提高中国的国际传播影响力、中华文化感召力、中国形象亲和力、中国话语说服力、国际舆论引导力。这才是习近平不满外宣系统的意图,而非要改变战狼外交本身。

### 习近平要的是用西方的传播方式宣传他的强硬路线

是次集体学习过去一个半月了,从这段时间看,北京的战狼风格并未因习的讲话而有丝毫改变。无论是外交部发言人的答记者问,还是前不久副外长乐玉成接受某中国网站的专访,以及北京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对美国和西方盟友的反击,乃至习本人的七一讲话,外界都难以看到一个温和的中国外交风格的转换,相反,依然是那样的好斗和咄咄逼人。当然,北京会说,这是美国逼的,中国讲究来而不往非礼也,当华盛顿号召盟友处处要跟中国过不去,打击中国时,要北京不反击是不可能的。中国外交部官员就是如此解释北京的外交何以这般“战狼”的原因,他们称,和中国比,美国才是真正的战狼。

其中,北京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美国和英、加、澳、日的攻击充分表明习近平要加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的真实含义。在6月开始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北京一改过去在人权问题上被动挨批的姿态,主动出击,连续打出组合拳,反击美国在原住民、儿童、难民和移民等问题上严重侵犯人权,指责加拿大对原住民实施种族灭绝,抨击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刺杀平民,在英阿马岛之争中支持阿根廷,批评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核污染水排海。北京对华盛顿及其盟友的凌厉攻势可能多少出乎它们的意料,因为北京在人权问题上以前是攻少守多,经常陷入被动解释,现在主采攻势,跟中国国力上升尤其是疫情后的经济快速恢复以及美国在拜登上台后没有停止打压中国有关。北京认为自己如今有底气反击美国,抗衡西方。而这正是习近平需要的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提高中国国际话语权。

西方媒体以及很多中国人之所以会产生北京外交要转向、调子要改变的印象,原因是只关注习的讲话中给人“软”的部分,而忽视习在同一篇讲话中也有“硬”的成分,更刻意忽略这次集体学习的主讲人背景。要完整理解习近平的讲话,不仅看他怎么说,也要看他请什么人主讲。而此次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主讲人恰恰是张维为,这并非是巧合。

研究中国公共外交、对外传播的学者一大把,为何独独看中张?因为张身上恰恰有习需要的东西。张即使不是中国的头号鹰派,也是最主张中共价值、吹捧中共模式的学者之一。然而,张又有长期在西方生活和工作的经验,了解西方的传播范式和受众心理,能够用西方听得懂的语言来讲授中共故事。这也正是习在意的。张多次说到他与外国人打交道的心得:“我觉得中国也确实到了这么一个时候,对于误读中国,特别是恶意误读,该出手就出手,该调侃就调侃,该当头棒喝就当头棒喝,当然该和风细雨就和风细雨。”用这套宣传模式,张从原来一个边缘化的人物厕身体制,成为北京的座上宾。换言之,张了解习近平的心理,知道习要的是用西方的传播方式宣传习的强硬路线。

### 战狼风格是秉持习近平的意志

外界观察北京的外交和外宣,把中国的形象受损和战略困境归咎于是外宣过于好斗所致,以为改变这种战狼风格外交处境就会改观,这实是幼稚想法。且不论围堵中国是华盛顿的长期战略,不会因为北京外交转向而有本质改变,除非北京投降;单就这种战狼风格的形成来说,它不是外交和外宣系统自身的问题,而秉持的是北京的意志,或者更具体地说,是习意志,如果习不想改变同美强硬对抗的想法,作为具体执行部门,充其量能够做到的是在表述方式变得柔和一点,而不可能在外交政策的精神实质上变得温和。

周恩来被誉为中国的外交大师,即使像尼克松这样的反共人士,也被他的外交风度吸引,但他无法改变毛泽东的强硬外交路线,他所能做的,是用他的外交风格,让其他国家理解和接受毛的外交路线。而现在的中国外交人员,从外交修养言,当然同周无法媲美,更没有周的资历和资本,因此,在目前政治高压下,他们没有动力向习建议改变,无论主动抑或被动,他们只能去迎合习。何况,他们可能也认为,中国没有必要再对西方“低声下气”。

就习而言,他的认知可能是,中国既然仅次于美国,是世界第二强权,就该拥有相应的国际话语权,现在缺乏这种影响力,既是因为美国和西方不肯让渡,也有中国自身的因素。前者暂时无法做到,可以做的,就是加强中国自身实力,包括传播能力,抢夺国际话语权。经过特朗普四年和美国的较量以及疫情对各国的考验,习如今对中共的这套体制和模式确有自信。他不想也不可能去改变好斗的外交政策,这既因拜登政府在继续抗中,也是习在高涨的中国民族主义之下,塑造一个维护国家利益的强硬形象所需。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邓聿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