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国前驻德大使:德国不习惯采取强硬立场

### 德国之声:大使先生,默克尔这次访问对美德关系有多重要?

科恩·布鲁姆(John Kornblum):我认为这次访问非常重要。不说别的,它标志着关系艰难的特朗普时代的终结。但是不仅如此,两国还有很多事情要谈。美国的媒体报道以及提到了一部分,而欧洲和美国都面临着世界运作方式的重大变化。而且非常重要的是,当此之际,我们要相互理解,并竭尽全力协调行动。

### 德国之声:拜登和默克尔在会晤中首先展示了团结和友谊。在特朗普执政四年后,美国和德国能否恢复牢固的关系?

科恩·布鲁姆:首先,德美关系一直都很牢固,自17世纪以来一直都很牢固,这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能否进行成功的合作?我们能用这些关系做成事情吗?而在过去的几年里,这种非常密切的关系的成果比过去要少。我认为,我们将面临许多非常困难的问题。其中一个是气候改变问题。关于中国的一切是个问题,还有许多其他问题。我认为,仅仅说我们现在又相互喜欢,一切都会好起来,就显得有些简单了。我们需要为未来制定一个全新的议程,而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做。

### 德国之声:当然,一个尚未解决的争端是北溪二号。拜登在会晤后表示,好朋友也会意见相左。为了不损害与德国的关系,他是否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了明显的让步?

科恩·布鲁姆:是的,正是如此。他已经在相当程度上让步了,他不打算为此和德国对抗。问题是,拜登并不能完全说了算。美国之所以对此问题有如此强烈和负面的反应,与其说是来自白宫,不如说是来自国会。国会与欧洲国家有许多密切联系,如乌克兰,还有波罗的海国家、波兰,以及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我认为,德国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德美两国的问题,这是一个德国和整个西方的问题。美国国会的反对,不是因为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的某个人对俄罗斯天然气非常关心,而是因为国会已经被中欧、东欧以及欧委会非常成功地游说了,这是一个坏主意。

### 德国之声:如您所知,美国批评德国不仅与俄罗斯做交易,还与中国做交易,并背弃了西方盟友。德国是否有可能卡在大国之间?

科恩·布鲁姆:我不这么认为。德国经常和美国意见不合,但是德国和法国及英国之间也存在分歧,因为德国发现难以用直截了当和毫不留情的方式表达西方的立场。他们总是和这些国家,比如和中国达成妥协。在过去的25年里,我们就德国和俄罗斯进行了同样的讨论。当你细看,会发现德国的立场与西方其他国家没有太大区别。但德国总是要给自己的立场罩上一层非常乐于合作的修辞,这在许多西方人听来是绥靖主义。

### 德国之声:默克尔的任期将在9月的选举后结束。你预计新总理会对美德关系产生什么影响?

科恩布鲁姆:嗯,我认为有趣的一点是,默克尔肯定会被人怀念,大家都会看着新总理如何填补她留下的空白。我认为,这将是相当困难的。不过事实上,如果你现在环顾世界,所有的大国——如果你想用这个词的话——都在试图和德国搞关系。事实上,德国已经,我过去曾经论证过,事实上德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三重要的国家,因为它处于东西南北的供应、通信和防御线的十字路口上。因此,你会发现不仅是美国,还有俄罗斯和中国以及其他许多国家都在试图与德国建立紧密关系。这将是新总理的一个优势,但也将是他或她(不管是谁当选)面临的困难,因为这些国家将对德国有很多期望。而正如我们刚才所说,德国还不习惯在国际问题上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