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举报、恐吓和监视:人权报告揭示澳洲校园言论自由遭威胁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上周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留学生,以及从事与中国相关的教研人员担忧在澳大利亚的校园中失去言论自由。

在这份题为《他们不理解我们的恐惧》的报告中,受访者包括11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13名来自香港的学生,两名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成员,以及22位学者——他们有些教授中国大陆及香港留学生,有些则从事中国问题研究。

近50位受访者对人权观察反映,在澳大利亚校园中,人们因言行受到过监控、骚扰与威胁,而自我审查文化在华人中普遍存在。

人权观察研究员索菲·麦克尼尔(Sophie McNeill)对ABC中文表示,接受研究采访的大部分学生在表达对中国共产党的批评意见时,在澳大利亚境内受到了骚扰或恐吓,因此他们必须改变自己的行为。

受访者大多表示,他们在澳留学期间会自我审查。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说:“现实就是如此。我来到澳洲,但我仍不自由。我在这里从来不谈政治。”

“他们最害怕的是被举报给中国政府机构,导致他们家人,尤其是父母受到报复,” 麦克尼尔说。

“大多数学生被骚扰后,不会向他们的大学举报,”麦克尼尔说,“他们认为自己的大学更重视维持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不想得罪支持中国共产党的学生。”

麦克尼尔还表示,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并不代表中国学生中的主流,大部分学生不参与政治分歧,即便参与也是非常平静的,这个群体是一小部分、积极性非常高的小众群体”。

据澳大利亚教育部门统计,在新冠疫情之初,中国留学生占澳大利亚留学生总人数比例近三分之一,今年人数虽然有所下降,但总人数仍有超过15万人。

针对这份报告,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向ABC表示,中国认为它是“垃圾”。

“人权观察组织已经堕落成了一个西方攻击抹黑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工具。它总是对中国充满偏见,”一位使馆发言人说。

王威(音译化名, Wang Wei) 是报告中提到的一位支持香港亲民主示威的中国学生,他表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都在社交媒体上遭到泄露,并在住所楼下大厅受到了谩骂。

王威告诉人权观察,认出他的人并没有做什么,只是问他,“香港人都死光了吗”。

王威并没有把遭遇告诉学校,但选择了报警,因为他认为学校会害怕作出错误的反应引发中国留学生的不满。因为没有办法确认泄露信息的账号背后的人的身份,警方称无法立案。

另一位化名为亚当(Adam)的维族留学生则被中国警方多次要求监视当地的维族社区,为了拒绝监视的请求,他不得不转学去其他城市,此后,他的父母还被警方要求不要继续和他保持联系。

亚当同样没有将事件报告给学校,因为他认为大学“不在乎也帮不上忙”。

一位大学教师还向人权观察反映了他怀疑学生在课堂关于“西藏”话题的演讲遭到举报的情况,该同学在中国的父母受到了上级关于那段演讲的警告。

在接受人权观察采访的24名学生中,只有一位表示学校曾提过遇到政治相关的压力、威胁和报复时该如何处理,其他人都和王威与亚当一样没有向学校寻求帮助。

对此,研究员麦克尼尔表示,澳大利亚的大学常说对于这样的事情他们无能为力,但其实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

“举个例子,在一些讨论敏感问题的课堂上,比如涉及台湾、新疆、香港等我们都知道中国比较偏执的问题上,不要录像。告诉学生们这节课必须来教室,因为我们不提供录像。”

或者,麦克尼尔指出,应该在这样的课程中设计更多的个人功课而不是小组讨论环节,学生可以在个人功课中更为自由的表达。

此外,麦克尼尔认为,大学还应该明确的告诉学生们威胁和骚扰是违法的,有可能被开除,因为有些这样做的学生其实不知道这些做法是不对的。

香港学生的恐惧,在麦克尼尔看来,在中国对香港颁布《国安法》以来变得日益严重。

“从我尝试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些之前相比中国大陆人更加直言不讳的香港人,由于《国安法》的缘故,在担忧家乡可能发生的事方面,正变得和中国大陆人越来越类似,”她说。

“一些我采访的香港学生的朋友,原来是愿意接受采访的,但当我试图采访他们时,他们已经因为《国安法》的缘故不愿意和我沟通了,《国安法》的震慑效果已经显现出来了。”

邦尼·王(音译化名,Bonnie Wong)是麦克尼尔报告中提到的其中一个来自香港的学生,她此前接受了ABC的采访。

邦尼参与组织了2019年昆士兰大学的亲民主示威活动,并在围观时注意到有一些在附近徘徊的人。

“他们不参与示威,就只是拍我们的照片,”邦尼在接受ABC采访时说。

示威结束后,她发现示威参与者的照片被发布在了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并被贴上了分裂分子、威胁国家安全的标签。

邦尼在采访中表示,虽然自己不会停止参与示威活动,但她对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感到担忧,也对在澳大利亚感受不到保护感到失望。

“这个斗争并不仅仅和香港人有关,也和澳大利亚人有关。因为我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应该保护澳大利亚学生,对过去给予支持的继续支持下去,”她说。

除了中国大陆和香港学生对澳大利亚的言论自由环境感到担忧以外,这份报告还指出了教研人员在中国话题上被迫进行自我审查。

在接受人权观察采访的教研人员中,有超过一半都承认自己在过去的十年中,经常进行自我审查,主要原因是学生在讨论某些话题时会录像,而他们担心发生投诉等问题后,大学不会支持学者,而是支持中国留学生。

学者和研究者们还表示,出于担心自己未来的中国签证被拒签、身在中国的家人的安全,以及需要继续和中国同事一起工作等原因,他们不得不进行自我审查。

人权观察采访的一名匿名教研人员表示,自己过去出于担心而缩减课题讨论时间,后来干脆越来越少在课堂中使用中国做例子。

“我使用和政治无关的例子来避免这样的情况。这个问题在大学不同学科中都越来越常见。我想不起来大学有任何相关的[规定]。他们对此不说清楚就意味着你得自己照顾好自己,”这位匿名的被采访人说。

澳大利亚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卡特里娜·杰克逊(Catriona Jackson)此前在接受ABC采访时表示,人权报告中提到的解决方法之一——明确告诉学生参与威胁恐吓、涉及破坏学术规则的行为可能导致开除,令她担忧学生的隐私可能会受到影响。

杰克逊认为,学生和教职人员感到言论没有自由是绝对不能容忍的问题,但解决它“可能真的会非常复杂”。

“这些问题大学不能全靠自己解决,这是一个需要从政府和机制方面处理的问题,”杰克逊说。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