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林忌评论】人性的质疑──是谁令香港变坏?

新任香港特区警务处处长萧泽颐,在接受传媒访问提及今年七一当晚,被指控刺警再自刺,然后送院不治的50岁男子梁健辉,再有市民于铜锣湾崇光百货现场悼念一事,声称“有人美化暴力、英雄化恐怖份子,歌颂一个企图谋杀及后自杀的凶徒”,更声称“这不是政见问题,而是人性问题”,质疑这是“甚么价值观”,更指有家长带同小朋友,去现场献花向其致敬,指是“有违道德伦理令人心寒”云云。

这条问题的根源,就在于究竟特区政府至今,除了不断用进一步的铁腕政策之外,究竟做了甚么来化解这几年来的社会仇恨?这几年来当市民质疑,例如有立法会议员,公然在集会中大叫“杀无赦”之时,为何警察与律政司都认为没有问题?例如有亲政府人士,公开呼吁“教仔要用藤条及水喉通”,以至7.21案至今,仍有大量人未被检控之时,究竟特区政府,有没有想过对市民而言,甚么是“人性”?让这些人消遥法外,是甚么的“道德伦理”?是甚么样的“价值观”呢?

市民更加记得,2017年七警案滥用暴力,被法庭判刑之后,警察“示威”去“声援”,举行“烛光诉求”,这时候的警察,有没有对自己说“犯法就是犯法”?当市民对警察自己带头犯法感到哗然,质疑这种自己人包庇自己人的做法时,是谁支援这些滥暴的警察,去成立甚么“敬言仁基金”;由一些受争议的社会人士,向这些基金“捐款”,去到基金最后要“恳辞”,这又是甚么的“人性”?

每次大家拿出这些事情,去提出质疑的时候,这些无力回答错误的人士,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索性老羞成怒,把提出问题的传媒与人士,纷纷打成敌人,然后全面“斗臭”;与其解决社会人士提出的问题,就变成索性“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于是传媒被封,市民被灭声,市民的愤怒无法解决,就变成了这种自杀式的绝望。禁得到别人的言论,却禁不到人的思想与意志,这个时候来争论“人性”,只是为了争取同情,还是还有半分无法理解,为何别人如此憎恨,而宁可自毁都要走上如此绝路呢?

香港情况之绝望,更在于大家对政府已经没有任何的盼望──连提出不要扩大争端的建议,也可以几乎肯定绝对不会被采纳,而只会换来不断加强的打压,以至进一步限制香港人的自由;市民对前途完全失去信心,每晚机场市民移民出走,政府完全没有打算以政治学的原则,去减少社会的争议,反而不断火上加油升温,以为严刑峻法,即可以解决社会问题,这种连中学历史科都会教授的“常识”,政府真的不明白吗?还是故意假扮听不懂呢?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