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囚犯被减刑;中国当局对维吾尔人跨国镇压

据一名警官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将一名因涉嫌在 2009 年严重骚乱中发挥领导作用而被监禁的穆斯林维吾尔妇女古丽米拉·艾明(Gulmira Imin)的无期徒刑减至 19 年,此前她签署了一份书面检讨声明,她的支持者称她可能是被迫的。而近期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和奥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的报告,用公共信息来源记录了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跨国镇压,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古丽米拉·现在因一份活动人士认为是经过策划的检讨声明而在监狱服刑 19 年零 8 个月。

维吾尔语网站采丽肯网前网络管理员、也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政府雇员的古丽米拉. 艾明参加了一场大型和平示威,抗议广东省一家玩具工厂的维吾尔民工,在警方监视下被中国暴徒袭击和杀害。

根据中国官方数据,示威活动演变为维吾尔人穆斯林和汉人之间的动乱,造成 200 人死亡、1,700 人受伤,尽管维吾尔人权组织表示,实际伤亡人数比这一数字要高得多。事件导致超过 1,000 名维吾尔人被关押,数千人“失踪”,维吾尔流亡团体称这是中国近代历史上最致命的民族骚乱事件。

根据她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网站上的简短传记,新疆当局九天后在阿克苏 (Akesu)逮捕了古丽米拉艾明,指控她组织抗议活动,在采丽肯网上发布公告,并通过电话向她在挪威的丈夫泄露国家机密。

她的家人没有被告知她被捕的消息,直到 2009 年 10 月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一部纪录片出现她身着囚服的录像才知道她的去向。

据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称,2010 年 4 月 1 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分裂国家、泄露国家机密和组织非法示威”罪名判处古丽米拉无期徒刑。她被关押在乌鲁木齐的新疆第二监狱。

喀什一名因未被授权与媒体谈话而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察表示,古丽米拉因涉嫌参与暴力骚乱而发表检讨声明后,她的刑期减为 19 年零 8 个月。

据这名警察称,中国当局在 2017 年对古丽米拉的声明进行了录像,后来在监狱和“再教育”营播放了该视频,他说,他曾在喀什的延布拉克监狱和乌帕尔镇的一个拘留营工作过。

这名警官在提到视频时说,“她说,即使是死刑,对她的惩罚也太小了,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已经放过她。她说她被判处无期徒刑,但因为她表现出良好的行为,他们赦免了她。”

古丽米拉在视频中说,由于中共和政府的“关心”,她的刑期已减至19年零8个月。

这名警官并说,“他们也在再教育营中展示了这一点,他们分发了关于它的宣传文件。我还听到她在监狱里直播。

“他们向每个牢房的人展示了它。 他们通过网络在电视上播放。我不能说有多少人看过它。”

古丽米拉是因与 2009 年乌鲁木齐骚乱有关联而受到严厉惩罚的几人之一,她的情况在国际社会广为人知。

尽管联合国有关机构已对她的案件进行了正式调查,但中国政府从未给予足够的回应。在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警察进行电话采访时,自由亚洲电台也定期询问她的情形。

现在居住在瑞典的前维吾尔族警察约麦尔江.贾马力最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对古丽米拉的减刑基本上没有意义,并暗示她本人意识到了这一点。

约麦尔江说,政治犯的“长期”和“短期”刑期没有显着差异,因为即使他们出狱后,每次发生新的政治“风暴”时,他们都会再次被捕和入狱。

约麦尔江表示,关于古丽米拉的最新消息,并不是她本人或更广泛的维吾尔问题的改善或进步的标志,而是证明中国监狱管理系统持续残酷的证据。

约麦尔江说:“古丽米拉 .艾明的书面检讨声明没有任何真实性。这不可能是她自愿做的。他们不可能通过使用甜言蜜语的方式告诉她,如果她这样做,他们就会缩短她的刑期,从而引起这种悔改。”

约麦尔江说“毫无疑问,他们用威胁和恐惧来告诉她她必须这样做,如果她不这样做,她只需要看看会发生什么,她的亲戚,这个人或那个人,也会被指控和判刑”。

曾被关押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挪威维吾尔活动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 (Abduweli Ayup)近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根据他的经验,像古丽米拉这样的“重要”囚犯经常被迫在监狱中表达“悔恨”,有时还受到酷刑,他推测她很可能面临同样的情况。

阿不都外力说 “中国当局总是强迫人们检讨,强迫人们在拘留和监狱中表达忏悔遗憾”。

根据自己被监禁一年半的经历,阿不都外力说,古丽米拉很可能在监狱中受到了严重的折磨。他还说,中国当局经常强迫知名犯人公开“忏悔”,既损害了这些犯人的名誉,又破坏了其他犯人的意志。

阿不都外力说 “他们正在向人们解释,他们已经认识到他们犯了‘错误’。这会降低囚犯的精神意志。这让他们会想,‘啊哈,这些人要求忏悔,如果我也要求,他们会缩短我的刑期’,这让他们做出决定,他们应该公开自己的‘错误'”。

阿不都外力强调,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古丽米拉 极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意义地改变她的政治观点,特别是如果她在监狱中目睹了不公正。

在被捕之前,2000 年毕业于新疆大学的古丽米拉是乌鲁木齐市一个拥有约 10,000 名居民的居委会主要官员。 2009 年,她成为维吾尔语文化和新闻网站 采丽肯网的版主,之前她曾在该网站发表过诗歌和短篇小说。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称,古丽米拉的许多在线著作都批评了政府政策。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前副主席桑德拉·乔利 (Sandra Jolley) 将古丽米拉 艾明视为她的“良心囚徒”,持续关注她的故事并寻求有关她状况的信息。

而一份最近发表的报告显示中国政府使用各种手段压迫居住在国外的维吾尔人。

根据这份关于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遭受跨国镇压的新报告,中国在境外针对维吾尔人以压制异见的做法一直在稳步上升,几十年来,至少有 28 个国家参与了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迫害。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和奥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的报告用公共信息来源记录了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跨国镇压,对中国全球镇压的规模和范围扩大进行详细分析。

报告称,中国使用各种手段来镇压居住在国外的维吾尔人,包括间谍活动、网络攻击、威胁打电话给中国政府官员、人身攻击、引渡。一些人报告说,在公开谈论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人权后受到威胁。其他人则收到要求,要求他们代表中国政府监视他们的侨民社区。

报告还说,跨国镇压是全球威权主义更大趋势的一部分,该趋势有可能侵蚀世界范围内的民主规范,阻止中国延续这种做法不仅是道义上的当务之急,而且对于维护国家主权和国际刑警组织以及联合国难民事务署等国际组织的完整性也至关重要。

这份新报告是在外国政府努力针对中国当局和参与镇压新疆维吾尔人的中国实体采取措施之际,鉴于各种关于少数民族和其他突厥民族严重遭受侵犯权利的报道。

这份题为“无处可逃: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跨国镇压”的62 页的报告,其中收集的案例和数据包括 1997 年至 2021 年 3 月期间,从中国以外的 28 个国家/地区拘留和驱逐维吾尔人的 1,546 起案件,并注意到中东和北非的 647 起此类案件和南亚的 665 起案件。

在所有案件中,维吾尔人在东道国被拘留的事件有1151起,维吾尔人被驱逐、引渡或遣返中国的案件有395起。

该报告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跨国镇压不断加剧,并且从 2017 年起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大规模监视系统后镇压急剧上升,显示出国内外镇压之间的相关性。

奥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研究主任布拉德利·贾丁在一份声明中说 “尽管中国当局对维吾尔侨民的恐吓行动持续了几十年,但自 2017 年以来,随着维吾尔地区的压迫性政策越来越恶化,这种恐吓行为急剧升级。数据显示,当局在新疆实施的先进技术监控远非一场以领土为界的国家暴力运动,而是一个真正的全球性问题”。

报告建议维吾尔侨民收容国采取措施打击中国的跨国镇压,保护维吾尔人和其他弱势群体。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