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未普评论】从李平的警世名言透视葛剑雄现象

香港《苹果日报》的社论主笔李平6月23日被警方扣押,罪名是涉嫌“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他在被警方扣押前,发表了最后一篇社论《不要天快亮还尿床一泡》。

这篇振聋发聩的社论是对中国知识分子的警世通言!李平写道:“无论是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时期,还是德国的纳粹当政时期,都是人类文明史上的黑暗时代。然而,黑暗总有过去的时候,人类终将回归文明。因此,无论是知识分子,传媒工作者,还是政治人物、豪商巨贾,身处那样的时代,都应经受起智慧、良知的拷问,切莫天快亮了,还尿一泡在床上,贻笑历史。”

李平劝告中国知识分子和有操守的人不要用大半辈子凭良心讲话,却在恶制度行将崩溃之际屈膝投降,出卖良知,成为权力的吹鼓手。中国哲学家冯友兰大半生坚守良知,却在文革后期加入了四人帮写作组,给江青写效忠信,结果没几天四人帮倒台了,他老婆气得直骂他:天快亮了,却尿了一泡在床上。这种发生在学术界的不堪往事,现在似乎正在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等知识分子身上重演。

葛剑雄于今年1月4日在西安交通大学举行了一次题为《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历史》的讲座,表达了他的一些想法,如“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保证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合法性”、“历史选择了共产党,人民选择了共产党”和“任何国家、政党、群体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云云。葛剑雄不会不知道,他的这些说法是在逢迎习近平。习近平几乎是从上任的第一天起,就开始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他认为,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历史选择的,人民选择的。葛剑雄的说法,难道不是为习近平吹喇叭擡轿子吗?

可是,葛剑雄过去不是这样的。他在中国大陆一直以敢言著称。了解他的人说,他曾在六四事件后为遭到整肃的同事仗义执言、奔走相救;他敢于为社会问题公开发声,指出社会弊病,故被人称为“葛大炮”或“思想炸弹”。他在2009年出版的《统一与分裂》一书中,直言“在中国的历史上分裂的时间长于统一的时间”、“分裂不一定是坏事,统一不一定是好事”以及“所谓‘某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说法根本就站不住脚”的三个历史真相。这三个历史真相,用今天葛剑雄的言论看,是典型的、必须被批判的历史虚无主义!

那么,到底发生了甚么,使葛剑雄以“今日之我”反对“昨日之我”,产生180度的善变?仔细搜索了一下网上对葛剑雄变化的反应,发现大致有这样几种解释:1)政治投机,为迎合习近平时代的政治环境,曾经的热血人物退化为政权犬儒;2)在日益严苛的学术环境中实施自我保护,保护家人、孩子和学生;3)做出拥抱中共专制政权的姿态,认为这就是“历史必然性”。

我的看法是,上述三种解释都有道理,而第三种最make sense。葛剑雄这个历史学家可能误判了历史形势,看不到隧道尽头的亮光,甚至把黑暗看作是一种必然。试想一下,当年冯友兰在天亮时分尿床,显然是没有想到天真的快亮了。另一方面,黑夜的诱惑太大,被中共严控的学术界人士,凡是紧跟现政权的,如复旦的张维为、陈平、沈逸等都吃香喝辣,凡是批评现政权的,如许章润、张千帆、蔡霞等,要么被开除出校,要么浪迹天涯。这些对葛剑雄能没有压力吗?

最后,让我们来小结一下。所谓葛剑雄现象,指的是葛剑雄这样的“天亮尿床”者,不仅文革时有向四人帮献媚的冯友兰,二战时还有拥抱纳粹的犹太知识分子。他们有个共同的错误:以为黑夜是漫长的,以为那就是历史的必然。李平的警世格言就是要告诫人们:不要误判历史大势;黑夜可能是漫长的,但漫长的黑夜绝不代表历史的必然;黑夜总会过去。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