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德尔塔+”新变种蔓延11国 澳洲疫苗计划能否跟上变化?

印度卫生部警告说,新冠病毒德尔塔变种又出现最新突变,称为“德尔塔+”变种(Delta Plus)。

截至6月16日,全球11个国家报告了至少197例病例感染了“德尔塔+”新变种。其中包括英国(36例)、加拿大(1例)、印度(8例)、日本(15例)、尼泊尔(3例)、波兰(9例)、葡萄牙(22例)、俄罗斯(1例)、瑞士(18例)、土耳其(1例)和美国(83例)。

印度政府周三(23日)表示,在马哈拉施特拉邦、喀拉拉邦和中央邦观察到约40例患者感染了“德尔塔+”新变种,但“患病率没有显著增加”。

目前,印度最早发现的“德尔塔+”新变种病例来自4月5日采集的检测样本。此外,英国表示,前五个感染该变种的病例于4月26日完成基因测序,这几名感染者曾分别到访过尼泊尔和土耳其。

一个由印度政府研究实验室组成的联盟表示,德尔塔+变种不仅传染性增强,而且一些疫苗可能无法应对这一新变种。

在ABC中文最新播出的《直播澳洲》节目上,几位澳大利亚公共卫生专家就这一新变种病毒、疫苗接种和阿斯利康疫苗的安全性做出了详实的解读。

拉筹伯大学公共卫生系统专家刘朝杰教授在节目中表示 ,病毒变异并非意味现有疫苗对它们完全没有效果。

“因为这个病毒它在变异的过程中,它可能只是发生某一个部分的变化,而其他的很多的部分可能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说。

刘教授解释说,病毒之所以变异是因为“它在人群中广泛地、不断地、反反复复地进行传播,如果它缺乏这样一种广泛传播的环境,也就不至于产生这种变异了”。

刘教授说,接种疫苗正式创造这样一种环境,从而阻止病毒在广大人群中发生变异。

悉尼大学国际公共卫生专家李沐教授同意刘教授的说法,她认为打疫苗本身就是防止病毒进一步变异的一种措施。

“如果我们不能阻断病毒不断传播的话,可以肯定的是[变异]会不断地发生,今天是德尔塔,明天可能就是伽马或者是其他的,会继续下去的,”李沐教授说。

此外,新南威尔士大学公共卫生与环境健康专家冯晓琦副教授在回应现有疫苗和德尔塔+变种之间的关系时说,民众“不可能永远去等着新的疫苗”,而现有疫苗的有效性是可以保证的。

“我们要打疫苗,因为国门不可能永远都关着,”冯晓琦副教授说。

上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根据最新的医学建议,进一步限制了阿斯利康疫苗的推荐使用人群的年龄。当前,未满60岁的人群被建议接种辉瑞疫苗。

随着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宣布四个地方政府行政区于25日午夜启动封城,卫生专家建议民众接种疫苗来减缓封城的时间和强度。

然而,在疫情迅速发展变化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疫苗接种计划一直无法完成既定目标,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口比例只略微超过4%,远远没有达到群体防疫的水平。

阿斯利康疫苗在联邦制定的疫苗接种计划中一直是一个变数。

和其他疫苗不同,阿斯利康疫苗可以在墨尔本进行本地生产,这本应能够迅速在全澳铺开接种工作,但由于有极少数的民众在接种后诊断出血栓症甚至死亡,澳大利亚政府三度调整了这款疫苗的接种建议。

本周,联邦政府表示,今年10月之后阿斯利康疫苗将逐步退出接种计划,澳大利亚采用的疫苗将以辉瑞和莫德纳为主。

墨尔本注册护士华斌工作在医疗系统的第一线。他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表示,联邦政府在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年龄限制上“朝令夕改”,会“极大地打击”民众的信心。

“很多人来说肯定会怀疑这个[疫苗]是否可靠,是否安全,”他说。

刘朝杰教授同样认为,在调整的过程中,一部分民众可能会觉得受挫,也可能会觉得对疫苗的信心“有一些下跌”。但他同时强调,这样的改变是“适当的调整”。

冯晓琦副教授补充说:“如果[政府]觉得需要改正的时候,它不会坚持[原来的计划],会及时地把信息反馈给我们,所以这实际上是一个积极的信息。”

在公布阿斯利康疫苗接种计划变更的同时,联邦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Paul Kelly)鼓励已经打过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的民众坚持打第二剂。

他强调,阿斯利康疫苗在抗击疫情上的好处“远远超过”潜在的血栓风险。

目前,“混打”不同品牌疫苗的研究已经在其他国家展开。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德国联邦政府22日宣布,总理默克尔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她第一剂打的是阿斯利康,第二剂打了莫德纳。

根据德国一项研究的早期结果显示,在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混打辉瑞疫苗的效果比继续接种阿斯利康的效果更好。

澳大利亚目前还没有采取此类“混打”方案来应对民众对阿斯利康的信心下跌。

李沐教授认为,澳大利亚目前没有明确建议指示是否可以“混打”,其潜在问题或许涉及疫苗的供应量有限。

她认为,随着官方将辉瑞疫苗的接种年龄上限从50岁扩大到60岁,这意味着等候接种辉瑞的人数将有所升高。

“据报道,我们现在辉瑞的供应可能是有一些不足,”李沐教授说。

其次,她认为“混打”有可能造成更长的预约排队期。

“越来越多的数据都表明,打了两针以后保护会更有效。与其这样等着第二针打辉瑞,不如打阿斯利康,”她说。

刘朝杰教授目前已经接种了第一剂阿斯利康疫苗,他表示自己的第二针仍旧会选择接种这款疫苗。

“从我个人的角度上来说,我很有信心接种两针,第一针没有太多的副反应的话,通常来说接种第二针也是比较安全的,”他说。

“目前的研究还在进展的过程中,尤其是‘混打’疫苗的这种情况,无论它的有效性还是可能产生的一些副反应,我们的了解远远不足。”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