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俄元首会晤 对控制核扩散达成共识

(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16日在日内瓦举行拜登上台后的首次面对面会晤。会谈用时不到五小时,拜登也在会后对着镜头竖起了大拇指。美国团队表示,这次会议“相当成功”。

会后,双方就讨论的主要议题之一核扩散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声明写道:“核战争是不可能获胜,也决不能打。”

德国之声驻莫斯科的记者薛尔韦恩 (Emily Sherwin) 表示,拜登成功在会谈中谨慎应对普京,并说此举显示俄罗斯希望被视为一个主要的地缘政治力量。

美俄在联合声明说,即使在紧张时期,两国也能在共同目标上取得进展,并透露美国和俄罗斯将在不久的将来共同开始一个综合的双边战略稳定对话。两国强调,该对话将是深思熟虑且强而有力的。声明还说,两国寻求为未来的军备控制和减少风险措施打下基础。

### 普京会后说了什么?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会后称拜登是一位“立场平衡”且“有经验的政治人物”,并表示这是场建设性的会谈。他宣称:“这次会议非常有效率,既具有实质性,也非常具体。这场会议的目的是为了取得成果,而其中一个是增加信任感。”

德国之声的记者沃克 (Richard Walker) 在推特上提到,普京还称赞拜登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愿意与其他领导人坐下来谈几个小时。

普京在谈到拜登对军备控制的判断时说:“我认为大家都很清楚,拜登总统做出了负责任的决定,而且在我们看来,这是完全及时的决定。他们将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5年,这意味着条约的有效期是到2024年。 当然,这也引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普京露透,双方将启动军备控制的相关讨论,并透过相关机构来进行协商。白宫与克里姆林宫也在会后的联合声明中提到了相关的消息。两国在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将俄罗斯和美国可以部署的战略核弹头丶导弹和轰炸机的数量限制在各自不超过1550枚战略核弹头。

西方记者就俄罗斯的人权记录和反对派人物纳瓦尔尼 (Alexei Navalny) 的拘留问题向普京提问。普京在答复时拒绝直呼纳瓦尔尼的名字,只称他为“俄罗斯公民”和“惯犯”。普京接着说:“这个人知道他在俄罗斯违反了法律。他有意识地无视法律的要求,到国外接受治疗。”他指责纳瓦尔尼“故意采取了被拘留的行动”。

普京还为他对纳瓦尔尼的反贪污组织的镇压进行辩护。他声称,该组织“公开呼吁暴乱,让未成年人参与暴乱”,并表示该组织“公开描述如何制作燃烧瓶”。普京对美国批评俄罗斯的人权记录感到不满,称美国有“双重标准”,也认为华盛顿此举是试图干涉俄罗斯内政。

最初,他提到了美国的“黑命攸关”(BLM)运动,说:“我们看到的是混乱丶破坏丶违反法律等现象。我们对美国感到同情,但我们不希望在我们的领土上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不允许相同的情况在俄罗斯上演。”

普京还为1月6日冲击美国国会大厦的人辩护,说他们有合法的政治要求,并宣称他“不会在人权问题上被华盛顿说教”。

### 拜登会后说了什么?

美国总统拜登后来在一个单独的记者发布会上表示,整个会议大约用时4个小时,并称气氛是积极的。他说,双方没有采取任何激烈的行动,两人也在意见不同之处表达了各自的立场,并重申会议不是在一场“夸张”的气氛中进行的。他说:“我告诉普京总统,我们需要有一些双方都能遵守的基本规则。”

拜登试图自始至终强调对俄罗斯的善意,并指出:“我还说,在一些领域,我们有共同的利益,为了我们的人民,但也为了世界的利益和世界的安全而合作。其中一个问题是战略稳定。我们今天同意启动双边战略稳定对话,外交上的说法是让我们的军事专家和我们的外交官一起努力建立一个机制,以控制现在正在出现的新的和危险的复杂武器。”

拜登表示,另一个双方花很多时间沟通的领域是网络和网络安全。他说:“我谈到了某些关键基础设施应该是双方透过网络或其他管道发动攻击的禁区,就这么简单。我给了他们一份清单,里面是16个不同的实体。”

拜登说,他向普京表示美国有重要的网络能力,而普京也明白,当俄罗斯违反了基本规范时,美国将作出回应。拜登也透露,他认为普京现在最不想看到的是一场冷战。

拜登指出,两人还谈到了释放目前被关押在莫斯科的美国商人。他说,他向普京表示,如果普京希望美国企业在俄罗斯投资,他必须“改变现状”。他还指出:“看到俄罗斯人民过得好符合美国的利益。所有外交政策都是个人关系的逻辑延伸。这是人性的运作方式。当你管理的国家不遵守国际规范,而你又需要这些国际规范以某种方式得到管理,以便你能参与其中,这对你是一种伤害。”

当被问及为什么他相信普京和俄罗斯在与他会面后会改变他们的行为时,拜登反驳说他并没有这样认为。他表示:“能够改变他们行为的是,如果世界上其他国家作出反应,并削弱他们在世界上的地位。”

拜登也总结了他整个欧洲之行的意义,强调说:“在过去的这一周里,我相信,我希望,美国已经向世界表明,我们回来了,且我们与盟友站在一起。我们召集民主国家伙伴作出协调一致的承诺,以应对我们世界面临的最大挑战。而现在,我们已经为我们打算如何处理俄罗斯和美俄关系建立了一个明确的基础。今后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并不是说这些都已经完成了,但我们此行完成了很多工作。”

### 观察家如何看待美俄元首会晤?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库普坎(Chris Kupchan)告诉德国之声,两位领导人“不是来寻找像特朗普和普京那样的兄弟关系”,但拜登可尝试于与普京建立某种合作关系。

他表示:“拜登对中国的担心远远超过对俄罗斯的担心。而我猜测,普京也悄悄地对中国感到越来越不舒服。因此,这次谈话的一部分可能是试图改善西方与俄罗斯的关系,其方式是遏制中国的影响力,并在与北京的关系中给莫斯科一点喘息的空间。”

克里姆林宫成立的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RIAC)总干事库尔图诺夫 (Andrey Kortunov) 则认为,普京明白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将继续以对抗性的基调运行,但与此同时,双方也有一些潜在的合作机会。而且,普京认为即使是对抗,双方也应该试图降低风险。

前欧盟驻美国大使奥沙利文 (David O'Sullivan) 则说,拜登的目标是要有魅力,同时在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问题上采取开放但坚定的立场。他说:“他将向普京伸出援手,并说,‘听着,我们不是什么都认同,但让我们找到一种共存的方式,不要给对方造成过度的紧张。’”

(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