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牵动印尼历史共产党梦魇难抹灭


印尼国父苏卡诺(中间戴帽者)在上个世纪成功领导印尼独立运动,在外交政策上靠拢苏联、中国,倾向共产主义阵营。印尼共产党在苏卡诺以及中国共产党在当地的支持下,日益蓬勃发展,如今却沦为政治人物避之唯恐不及的鬼魅。(中央社档案照片)

中央社驻雅加达特派员周永捷/7月26日

从建国功臣、拥有300万名党员,到今日被法律明文禁止、相关图腾都被视为禁忌的的印尼共产党,曾牵动印尼历史的发展,如今却沦为政治人物避之唯恐不及的鬼魅。

印尼共产党(PKI)从兴盛到崩解,1965年的流产军事政变“930事件”是关键分水岭。

印尼国父苏卡诺在上个世纪成功领导印尼独立运动,在外交政策上靠拢苏联、中国,倾向共产主义阵营。印尼共产党在苏卡诺以及中国共产党在当地的支持下,日益蓬勃发展。

1950年代后,印尼共产党在领导人艾地(D.N.Aidit)带领下得到飞速发展。到了1960年,印尼共产党成为印尼最大政党。1963年,印尼共产党党员人数达200多万,1965年增加到300多万。

苏卡诺放手让印尼共产党发展,当时印尼共产党是印尼第一大党,遍布党政军各部门,苏卡诺身边也不乏共产党人。

不过,就在1965年9月30日,印尼左倾军人结合左翼学生发动事变,杀害多名高级将领,仅时任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的苏哈托幸存,他于是发动军事政变,推翻苏卡诺政权,接著在全国策动反共大清洗,除了导致大批共产党员被杀外,也造成许多华人被当作共产党员处决。

学界分析“930事件”引发的反共大清洗造成约50万人死亡;媒体分析,至少有30万华人在反共清洗中丧生。

对于这段历史,美籍导演欧本海默(Joshua Oppenheimer)花了6年时间,访谈暗杀队员当年如何杀死许多“印共”,完成纪录片“我是杀人魔”(The Act of Killing),入围第86届奥斯卡金像奖,再度引发各界对这段黑暗历史的省思。

这部影片以反思的角度,借由当初参与杀戮行动者现身说法,带领观众重新检视历史悲剧。

当年的幸存者阿斯塔曼(Astaman Hasibuan)接受印尼媒体访问表示,这部纪录片清楚呈现当年行凶者多么以此自豪,虽然纪录片引发国际关注,但如果印尼政府无意深究,这起事件不会有后续发展。

印尼国家人权委员会委员罗伊查杜耳(Roichatul Aswidah)指出,苏哈托政府时代颂扬这段反共清洗历史,对好几代印尼人洗脑,不过,这部纪录片可以用来抗衡这样的错误认知,并让印尼有机会从错误中反省。

事隔半世纪,在人权团体的压力下,印尼总统佐科威承诺调查当年这一段反共清洗的历史,政府也派代表参与民间团体举办的研讨会,但印尼政府表示不会为清共屠杀历史道歉,迄今也未见深究相关人等的责任。

原因无它,因为时至今日共产主义仍是印尼社会中的禁忌,许多人都不愿意去碰触这块敏感的议题。

根据印尼的宪法及国会的职掌相关组织条例,印尼明确禁止共产党,共产党在印尼没有生存空间。佐科威曾下令执法人员,依法取缔使用共产主义图像的行为,防止共产主义思想在印尼死灰复燃。

像是印尼警方日前在雅加达的购物中心逮捕两名贩售印有镰刀和锤子图像T恤的商人。日惹特区政府也曾没收一批从中国进口,标示有共产党符号的玩具,原因是担心儿童会因此去探究共产主义。

镰刀和锤子在共产主义中,象征组成国家的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的联盟。

此外,39岁的法国游客马修(Fusliier Mathieu)日前造访婆罗浮屠寺庙群(Borobudur Temple Compounds)时,身穿印有镰刀和锤子标志的红色T恤,遭当地保安及军人上前盘查并带回讯问。

除了一般民众,政治人物本身也对共产党避之唯恐不及,深怕被沾上边。

佐科威日前表示,印尼明确禁止共产党,共产党在印尼没有生存空间,在他3岁的时候,印尼共产党就被强制解散了。

对于坊间流传佐科威在中爪哇老家的家人与印尼共产党有关的谣言,佐科威亲自公开灭火,他说,他的出生地梭罗市(Solo)都有相关资料,民众可以尽量去检视他父母及祖父母居住地及村庄的资料,在现今资讯透明公开的年代,这是很容易的事。

“印共”从兴盛到崩解,曾带给数百万印尼华人悲惨烙印,彻底改变印尼政治版图的演变。如今对于许多印尼人而言,消失在印尼政治光谱中的共产党,仍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梦魇。1060726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