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梁凌杰死谏“反送中”非暴动两周年 过百人排队致祭

周二(15日)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第一滴血”梁凌杰逝世两周年,大批市民前往金钟太古广场献花悼念。有人在花坛上写上“代他走下去”的标语,又有巿民写下字条:“多谢你慨付出,我哋一定唔会忘记”、“我哋冇放弃过,香港人,重光见”等。警方派出大批警员在场戒备,呼吁市民不要逗留聚集。梁凌杰早前被死因研裁定“死于不幸”。(潘加晴 报道)

周二入夜后,在梁凌杰堕楼身亡的金钟太古广场,至少有逾百市民前往悼念,现场一度出现排队献花的人龙。太古广场外花圃设置的简单祭坛,堆满市民带来的白鲜花、白丝带、纸鹤、白蜡烛、便利贴及画作。有巿民写下字条:“梁凌杰先生,我想话畀你知,我哋冇放弃过,香港人,重光见”。又有巿民放下写上“我们会代你走下去”的“黄色雨衣”画作。

警方派出大批警员在场戒备,呼吁市民放下鲜花悼念品后尽快离开,切勿违反限聚令。期间又用摄录机拍摄现场情况,及截查在场人士,包括一名戴V煞面具、著黄色雨衣巿民。

香港媒体报道,人称“王婆婆”的王凤瑶亦带同英国国旗到场悼念,其后贤学思政召集人、612前一度被捕的王逸战、本土青年意志召集人罗子维及同志富商“刘公子”刘定成于晚上亦先后到场悼念。曾被控暴动、后来获判无罪的“赴汤杜火”案,丈夫汤伟雄早上也有到现场悼念。他在祭坛前放下白花、亦设置了灯箱悼念梁凌杰。 汤伟雄称,每年都要记得梁是第一个在反修例运动事件牺牲的人,而他的遗言就靠在生的人去继续坚守,否则梁就是白白牺牲。

有特意到来以便利贴写下悼念字句的中学生陈同学表示,6.15 这个日子之所以重要,是梁凌杰唤醒了不少港人上街。她认为,人一生中有两次死亡,第一次死亡是肉体上的死亡,而第二次“真正的死亡”是被遗忘,希望大家不要忘记梁凌杰的牺牲。

周二早上,油尖旺区议员朱江玮在旺角港铁站外派白丝带,悼念梁凌杰,警方一度拉橙带包围,警告或违限聚令。在美孚巴士总站对开,亦有人画上代表梁凌杰的黄色雨衣悼念,并写有“他坠落,一切没有落幕”字句。

2019年6月15日,身穿黄色雨衣的反修例示威者梁凌杰在金钟太古广场挂上一幅写有“全面撤回送中,我们不是暴动,释放学生伤者,林郑下台,Help Hong Kong”的横额,及后堕楼身亡,终年35岁,成为运动中首位死亡的示威者,其死因引起争议,翌日触发“6.16”200万人上街示威。香港的死因庭早前裁定梁凌杰“死于不幸”。

在华府,有离散港人将在香港时间周三(16日)早上到中国驻美大使馆哀悼梁凌杰。请留意本台稍后报道。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