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635亿债务违约 华夏幸福从PPP标杆变烂尾工程

中国A股上市房产企业华夏幸福债务危机恶化,超过635亿债务违约及年内可能达2000亿到期债务需要兑付,导致危机持续升级。业内形容华夏幸福的现象,不但意味6年前中国政府实施的P3模式破产,同时也反映在疫情之下,中国经济恶化程度远超官方预期。(黄小山/程文 报道)

华夏幸福的股价近日因受企业不稳传言的影响而持续下跌,公司日前再次发出通报,承认旗下公司涉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多项到期债务违约。

通报称,截至本月12日,因流动性紧张、累计违约债务本息635.72亿元。至此,这个曾被国务院办公厅视为创造性典型经验、由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政府与华夏幸福联手打造的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标杆,幢幜终于破灭。

业内人士张璐称,2015年,官方力推的所谓PPP模式。但这些官民合作的产业园,因高昂投资成本及经济下滑,最终压垮了这个龙头房企。

张璐说:政府给他地了,他去建了,建完以后,他来运营,不管他卖也好租也好,他运营完以后他把前就跟政府分成。当然钱肯定是银行贷出来的,建完以后,没有企业来入驻,肯定运营不起啊,钱就不能还给银行啊。他本来赌的就是当地的经济能不能跟上啊。比如说我们现在搞了很多开发区,有些就没有企业来入驻,没有人来入驻拿开发区就是赔本嘛。但是,赔的就是政府的钱嘛,个人你就赔不起嘛。像他这种模式本来风险就很高啊。

总部设在北京的华夏幸福,总资产超4500亿,主要和当地政府合作进行产业园开发,据股权分布显示,中国平安保险从2018年开始,成了华夏幸福最大的股东之一。其持股比例,仅比华夏幸福控股少约1个百分点。当年,央企背景的平安保险以超过23元的价格入股,但经过长达1年的股价跌势,到今天只5块出头,平安保险接盘引发的猜想和争议仍在继续。曾有人质疑,华夏幸福高层利用金蝉脱壳,留下一地鸡毛给国企。

房产业高管王女士向本台指出,无论是平安保险,还是华夏幸福本身,都只是必然后果。而原因人人心知肚明,但不能公开说。

王女士说:啊,中国平安前段时间不是有点问题嘛,他们那些资金啊什么的,都不好说。不要相信什么上市公司,中国的那个就是上市公司的话,三年一变。现在悬得很。特别是中国的这个上市公司里,可能三年以后,它就没了。我告诉你,现在的PPP就是,说起来好像是有政府背景嘛,最终都失败了。政府的东西,哎呀,都知道。这个东西不好讲。

贵州民族大学原教授曹振华则指出,政府控制了土地、贷款和房价,因此,和权力有高度关联的大型房企很容易赚钱。但现在无论是宏观政策,还是经济大气候,都导致这种地产暴利时代已经结束,这就意味著这些大型房企的民间资本,将成为最后的损失者。

曹教授说:中国的那些房地产大公司啊,全部都是有政府背景的。它其实就是用政府的融资,加上私人的投资,在政府控制土地、控制房价的情况下,发达起来的。现在把那个土地出让金由中央政府支配,中央政府要拿大头嘛,地方政府要稳房价的动力也就少了。既然控制不了,政府就要把这个包袱,踢给公司啊。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华夏幸福基业股份公司总部和南方总部,但该公司多部公开电话都无法接通。

而半年前已全面介入维稳的廊坊市政府,也没有回应采访请求。

2015年初,中国政府为了缓解财政支出压力,发起了一场PPP运动,鼓吹民间资本参与政府专案的实施运作,并催生了一大批所谓的3P明星企业,但几年后,这些项目几乎都以烂尾结束。而华夏幸福,则成为这场烂尾政绩的标志企业之一。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