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大赦国际:新疆是中国穆斯林的“反乌托邦地狱”

虽然Mahabbat*已被从新疆某一拘留营释放了出来,但对她来说,拘留营仍然”阴魂不散“。

“即使去买饭,也得填张表,说我进过拘留营,”她说。

人权组织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采访了包括Mahabbat在内的50多名曾被关拘留营的人士,制定了一份里程碑式的新报告。中国共产党坚称这些拘留营是“职业教育中心”。

Mahabbat只因为要去哈萨克斯坦,就被拘留了一年。出国或与海外人士有联系是新疆少数民族可能陷入打击所谓穆斯林“极端主义”天罗地网的诸多原因之一。

“当然,在新疆,这种恐惧可以真实地感知到。然而,在澳大利亚的维吾尔人社区,也会感受到这种恐惧,”大赦国际活动人士Kyinzom Dhongdue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记者说。

海外的维吾尔人如果公开谈论新疆的局势,就会面临后果,并经常报告称受到中国官员的骚扰。

阿德莱德的维吾尔人社区领袖Nurmuhammad Majid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数百名[澳大利亚]社区成员深受中国政府种族灭绝政策的影响。”

“在澳大利亚,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拯救不了我们的家人,”他说,如果与海外活动人士有关联,就可能被关被拘留营,还会遭受其他形式的虐待。

“我的哥哥、弟弟、两个妹妹……以及他们的家人都被中国当局锁定为目标。

“我们无法获得关于他们人身安全的任何可靠信息……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中国当局除了刻意安排媒体参观之外,还严格限制记者进入新疆地区。换言之,关于拘留营的许多已知信息都是来自曾经被关拘留营的人士。

“中国认为,眼不见,心不烦,”Dhongdue女士说。

Dhongdue女士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在她的原籍——新疆和西藏地区的“信息黑洞”中,“中国能够犯下这些侵犯人权的行为而不受惩罚”。

与学术界、智库和记者的研究和报道一致,大赦国际的报告称,自2017年以来,中国当局在打击恐怖主义的幌子下在新疆实施打压。

报道称,中国当局已实质上将主流穆斯林宗教行为定为犯罪,包括祈祷或拥有带有宗教主题的图片。

“中国当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制造了一个规模惊人的反乌托邦地狱,”大赦国际秘书长Agnes Callamard说。

她说,这些政策“可能会抹去他们的宗教和文化身份”。

“大量的人在拘留营中遭到洗脑、酷刑和其他有辱人格的虐待,而在庞大的监控系统下,数百万人生活在恐惧之中,这挑衅了人类的良知。”

大赦国际的报告称,在拘留营里,被拘者“一直受到监视,吃饭、睡觉和上厕所时都遭到监视”,还被迫要说普通话。

中国官方媒体在报道新疆维吾尔人时,通常专注维吾尔人说普通话,而非维吾尔语(维吾尔语是突厥语的一种)。

大赦国际援引曾经被关拘留营人士的话说,他们不得不戴着沉重的镣铐,拘留营警卫会用电棍电击他们,或对他们喷胡椒喷雾。

一些人则说,他们不得不长时间坐“老虎凳”——中国各地警察和其他安保部队所使用一种带手铐和脚镣的钢椅子。

“有一天,他们对我们说记者要来了。看到他们时,要面带微笑。我们怎么告诉你的,你就怎么说,否则就把你送到地下室 [用刑折磨人的地方],”曾经被关拘留营的Ibrahim*对大赦国际说。

“就如何回答记者的提问,我们练习了10多天……我们演练怎么说,吃的很好,中国共产党很伟大。”

该报告称,在拘留营外,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受到大规模监控,其中包括收集生物特征数据,“无处不在”安保人员进行定期搜查,以及官员“入住”百姓家。

大赦国际的受访者描述了在新疆伊斯兰宗教活动遭到"异常敌视"的环境,人们出于对拘留的恐惧而放弃了信奉宗教的基本信条。

“毫无疑问,人们对失踪的恐惧是那样的真实和强烈,大多数维吾尔人不敢从事任何可能被当局解读为异常或极端的伊斯兰宗教活动,”美国罗斯-霍曼理工学院(Rose-Hulm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中国少数民族专家Tim Grose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

“正常'和'非法'的界线模糊不清,且不断变化。因此,我相信,许多维吾尔人单单决定不冒险从事任何宗教活动。”

大赦国际的受访者称,他们从新疆拘留营获释后就被纳入劳动计划,其特点是工资低、工作条件差、充满工作环境歧视。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基于中国公开文件进行的研究曾报告称,2017年至2019年期间,地方政府和商业经纪人实际上"买卖"了8万名维吾尔族工人。

“拘留以及当前的强迫或强制劳动旨在削弱、根除、最终切断维吾尔人与其原本土地之间的纽带,”Grose博士说。

“我看到美国政府'同化'美洲原住民的策略和中国共产党‘去激进化’维吾尔人的做法之间有许多可怕的相似之处。其中最明显的一点是将这些人从他们的土地上赶走。”

Dhongdue女士解释说,中国对维吾尔人的镇压是在911事件后的背景下出现的。

“几十年来,维吾尔人一直在和平地为他们的自由而战,和平地为保护他们的文化身份、维护宗教传统而战,”她说。

“随着仇视伊斯兰教情绪的上升,中国基本上能够以此为借口,将目标对准新疆的穆斯林少数民族。”

大赦国际从其160页报告中收集的证据得出结论,中国政府“至少”犯下了强迫监禁、酷刑和迫害等危害人类罪。

美国、英国、加拿大、比利时和荷兰等许多西方国家议会已经宣布,中国正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

“现在中国有责任证明不存在种族灭绝……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呼吁中国开放新疆,允许独立观察员、外交官和记者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Dhongdue女士说。

“现在是时候对抗中国侵犯维吾尔人、西藏人和普通中国公民的人权。”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没有回应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置评请求。

*为保护受访者身份信息,大赦国际更改了受访者的真实姓名。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