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新冠起源:法国科学家重新朝着来自实验室的线索调查

(法广RFI 珍妮特) 为了追查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 COVID-19)的起源,一些法国科学家正朝着它来自于实验室的线索重新发动追踪调查。一些马赛的研究人员正在推动把《不应该仅坚持病毒是起源于人畜共患病假说》的这个想法合理合法化,另一位联合发动者乃加拿大病毒学家德克罗利( Etienne Decroly),而且他还是专门研究冠状病毒的专家。 

一个取名为“巴黎小组(groupe de Paris)”的科学家们,几个月来一直在研究新冠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之一泄漏出来的假设,以解释导致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源,这是法国快讯周刊的报道。 

一个多种情况的组合 

病毒学家德克罗利( Etienne Decroly) 不仅是病毒专家,而且还是一名冠状病毒专家。再加上,他还在加拿大实验室进行了博士后研究,该实验室专门研究这些病毒的“棘突”蛋白,这是使它们能渗透到我们细胞中繁殖的关键。 由于克罗利拥有这些非常尖端的才干,他能够快速识别出在 Sars-coV-2 基因组中,出现的一种异常现象。 事实上,这种病毒是萨斯冠状病毒 家族中唯一拥有一种能够在人体里通行无阻的万能钥匙:这就是科学家们所称的“弗林蛋白酶裂解位点”。 

这行动是由一名加拿大研究员德克罗利与其他4名马赛研究人员联合起来,于 2020 年 2 月初发表了他的研究发现。这名研究人员说:“当时,我们认为这是一种自然进化。然后我们深入研究了科学文献,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的本质是修改病毒,以了解如何跨越过物种之间的障碍,”然后,他开始怀疑一种发生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 

第二个怪事:这一次是被他那位共事、合作无间超过15年的同事布鲁诺·卡纳尔发现了。 2020 年 2 月 13 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在《自然》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对  2号萨斯冠状病毒( Sars-coV-)2的一种描述。“他们展示了一个穗状花序,但他们并它切割了,采取的方式是为了遮盖住这个弗林蛋白酶的裂解位点。这些研究人员是最优秀的专家,而这个关键点能逃过他们的注意力吗? Bruno Canard 提出报告说:“ 对我来说,这是无法解释通的。”。就他而言,Etienne Decroly 正在继续他的调查。 在Decroly方面,他继续自己的调查。在一些生物信息学和系统发育(病毒谱系)专家的帮助下,他确认了 Sars-CoV-2 刺突蛋白的特殊性,因需要做进一步的研究。 

“我们想让科学在这场辩论中说话”  

但唐纳德.特朗普指控这是中国的阴谋,也就阻止了对新冠病毒起源的任何讨论。 而且两位加上,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封信支持了病毒起源来自于自然界的说法。 

不过,还是需要更多障碍力道才能让这两位马赛科学家真的放弃、撒手不管;他们两人对这封信的签署人代表的权威论点感到恼火”。 在他们周围逐渐聚集了十名法国和外国的研究人员,从现在起他们以“巴黎小组”的代号而闻名。 德克罗利解释道: “我们想让科学在这场辩论中说话” ,以严格证明不应该搁置任何的假设”。 

“巴黎小组” 的科学家们 2020 年夏天在法国医学/科学杂志 Médecine/Sciences 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然后 Etienne Decroly 在 10 月底接受了法国国家科学院 CNRS 的采访,这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至少在法国电视第二台是这样。  

此后,这个“巴黎小组”定期召开每次长达数小时的视频会议,俾能一起讨论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剖析线索等等。 

他们与其他的怀疑论者交换意见,包括美国人杰米·梅茨尔(Jamie Metzl),他是世界卫生组织人类基因组的编辑顾问,另外也与 Drastic 团体的成员开会,这些成员是一小撮具有各种技能的互联网用户,他们因对知识的渴望而被驱使聚集在一起。他们在网上挖掘出有关武汉实验室活动的文件,提供给大家这些科学家们的反思。 

这群科学家们想采取更进一步的做法, 1 月 4 日针对《柳叶刀》去年刊登的这篇文章他们及去了一篇回应文。大遭到拒绝刊登。于是他们分别在3月4日、4月7日、及4月30日发表三封公开信,向广大群众拉响警报,联手在法国世界报及美国华尔街日报两家媒体联手刊登文章,谴责世界卫生组织派使命团出使到中国的出差任务,工作不足,以及有必要展开一项调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