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大国攻略:中共建党百年不能回避六四 汪浩.矢板明夫观点

“本来我在香港时,几乎每年维园的纪念烛光晚会我都会去,今年因为国安法的关系就不让办了!”著名的时事评论员、国际问题专家汪浩沉痛地说。汪浩在香港住过19年,六年前移居台湾后,也参与过台湾纪念六四的活动,但是今年台湾因为疫情无法集会,只能网上悼念。

**汪浩: 六四不会被历史埋没 民主运动需继续**

汪浩说,六四事件过了三十二年,大家最遗憾而且还在努力争取的是平反六四,和对于六四前后事实真相的检讨和披露。而这第一步大家要做的,完全没有完成,就像台湾的228事件,也是过了好几十年才披露事实真相和检讨。第二,中共过去三十多年来在民主化和人权保障方面毫无进展,而且这几年有实质倒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当初六四学生和市民追求的目标,或者说这场运动所追求的自由民主目标,完全没有实现,这样的运动还需要继续下去。

第三,汪浩说值得讨论的是,为什么当时的六四在中国是失败的,但一年以后,在东欧、苏联,类似的民主化运动却是成功的,这在学术上有很大意义,值得讨论。第四,中共党内的不同意见,当时赵紫阳的改革开明,愿意跟学生对话的意见一直被压制下去,似乎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共党内的开明派一直也就没形成一个气候,反而是
因为中共三十多年的全面屏蔽,和对六四大内宣的歪曲,中国年轻一代对六四事件的前因后果和真相不了解,这个问题将来也是需要不断努力,让年轻一代认识八九年发生了什么事。汪浩说,六四过了三十多年,但是完全不会被历史埋没,反而会随时间推移,它的历史重要性会愈来愈上升,就跟台湾的228事件一样。

汪浩说,自由世界的任何人,不一定是华人,都有义务去不断的纪念和追究历史的事实和真相,以及中共当局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百姓的责任。另一方面,六四当时的年轻人所追求的自由民主理念如何能传播下去,值得思考。

**矢板明夫: 中共在香港新疆制造新的六四事件**

如何看待中共今年庆祝建党一百年,却仍不愿面对六四历史真相?
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矢板明夫表示,中共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很多,在它一百年的历史上,正面的遗产不多,反而负面的非常多。比如说文革、大跃进、六四等,特别是香港人权问题、新疆人权问题,其实就是共产党在制造新的六四,特别是习近平上台以后。邓小平的92南巡以后,共产党有个方针是去政治化,以经济为优先,希望通过经济发展把政治问题掩盖过去,但是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再度政治化。过去邓小平时代不想面对六四,然而习近平反而把共产党过去的问题和错误正当化,然后给予自己的解释。习近平不提六四,也许他认为这在历史上不重要。习近平上台后可能想把邓小平改革开放四十年全部抹去,把自己的时代直接接到毛泽东时代,对习近平来讲,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年,只有毛泽东和他自己,不提其他的领导人,习近平不愿面对、不想面对六四,习近平认为在光辉的一百年中,根本没有那段历史。把邓小平的功过完全涂改掉,中国共产党的一百年只有毛泽东和习近平这两个领导人。习近平的论述里面,是没有六四的。

**汪浩: 中共独裁僵化变本加厉 是致命问题**

汪浩说,读中共一百年党史,很明显的是,中共一百年来是一个非常独裁的列宁主义的政党,无论是它在中国统治的独裁,和它整个内部组织架构的独裁和僵化的列宁主义政党。从这个意义来说,中国共产党这一百多年来完全没有与时具进,而且是变本加厉,也就是说,它一百年来的整个组织制度和结构,是以一个列宁主义的革命党的组织结构为指导原则来管理的,它是一个高度集中统一,自上而下,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习近平一个人的组织架构,它是一个完全没有党内民主化的组织,非常落后于时代,不能与时具进的政治组织,这是它非常致命的问题。

第二是中国共产党的纲领一百年来没有真正变化,所谓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推翻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目标,所以从它建党的组织结构,和建党的目标来说,这一百年来中共没有真正改变。有的人曾经以为邓小平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江泽民提“三个代表”吸引企业家入党,是中共性质的改变,但是现在习近平又重新走“国进民退”的路线,又走回到过去一百年来中共过去建党的核心路线,一是列宁主义的建党原则和结构,一个是无产阶级专政和实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目标。

**战狼外交转向? 汪浩: 本质上仍是加强大外宣**

中国近年以“战狼外交”对全世界发动攻势,近日似乎有转变的风向。习近平5月31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30次集体学习活动上强调“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对此汪浩表示,习近平这些讲话本质上是要扩大和加强大外宣,向全世界加强宣传中国发展模式,加强向全世界宣传改变现有国际关系的体制和规则,加强宣传中国共产党形象,要在宣传的方法上更多元活泼有效。所以第一是要加强宣传、加强大外宣,第二是要更好的宣传、更有效的大外宣,从这角度来说,并没有矛盾。至于所谓战狼外交也好,中共从来都是两手准备,软的一手,硬的一手,软的更软,硬的更硬,两面派的作风。在成功顺利时就对敌人要严厉打击,绝不手软,处于弱势守势时就笑脸相迎,搞统一战线、和平攻势,中共这种手法过去一百年来一直没变过,它跟国民党的三次合作统战的过程,运用自如的统战手法,在对美、对欧盟、对世界各国的统战,大外宣都是它的统战的一部分,都是同样的方法。

**矢板明夫: 习近平不让步 对美往冲突方面走**

对此矢板明夫则表示,习近平讲的话有很多弹性,但是他的方针路线自上台后至今是同一脉络,习近平不会有很大改变,可能在具体事项上会稍有修正,但是政治方面早已定型,习近平不可能做大的让步。基本上中国对美国的政策不是对抗,中国是对美国的所有盟友对抗,中国是稳住美国,自己强大,占美国便宜,嘴上不愿说,但实际上,中国对美国的政策是,中国想躲开和美对抗,短期不愿与美冲突,但长期是一定要和美对抗,这是这么多年一直很明显的脉络。就像特朗普对中国严厉批评时,中国所有媒体只批评到蓬佩奥,没有点名批评特朗普,中国不敢对美全面冲突,但是中国做的事已经是完全往冲突方面走。

**汪浩: 若美联俄抗中 全球地缘政治大变化**

观察未来中美关系走向,拜登将于6月11至13日参加七大工业国集团(G7)领袖峰会,彭博报道,G7将发起一项取代“一带一路”的绿色替代方案。6月16日拜登将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见面。而最重要的是,美国可能在六月底出台美国对中国的总体战略报告。在中共庆祝百年党庆之前,拜登这一连串的动作,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

汪浩指出,拜登一连串动作是修正特朗普的外交方式,但也有继续特朗普的对中政策,不同的是拜登重视多边外交团结盟友,采取比较一致而经过协调的对中政策。值得注意的是,拜登跟普京的峰会很重要,如果美国能跟俄罗斯改善关系,集中精力对付中国,将是过去五十年来全球地缘政治的一大变化,最近基辛格也提到五十年前他访问中国时是联中抗俄,现在美国政策应该联俄抗中。当前有这可能和趋势,但能否实现是另一问题,美国不少战略专家是有提出这方面的建议。

**矢板明夫: 拜登防中不抗中**

矢板明夫则说,他一直不认为拜登很积极和中国对抗,拜登主要是接招,被动的色彩比较明显,不像特朗普主动抗中。矢板明夫说:“拜登是防中不抗中,不是和中国对抗,而是提防中国做出某出动作,去接应中国。”中国不停在全世界出招,中国一直想树立自己的国际政治影响力,用的方法都是比较武断粗暴,引起很多美国盟友不满,所以这些国家逼着拜登去做些什么,现在不是美国主导,而是全世界主导。比如说,中国海警法对日本威胁非常大,如果没有海警法,可能日本在今年的二加二会议,或是菅义伟访美,不会对中国这么强硬。又比如中国拘捕澳大利亚公民、抵制澳大利亚商品,对澳中关系影响很大。拜登是被盟友逼着不得不对中国强硬。美日发表的联合声明,与美韩的联合声明内容不一样,文在寅对中国很软,显示拜登对中国的政策还没有形成,谈判的主动权不是拜登,现在是对方想怎么做,美国怎么对应,显示美国对中国的政策还是非常有弹性。

撰稿 陈美华 责编 许书婷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