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中共如何制造反腐案件(4)─酷刑与株连亲友,攻无不克!

剥夺睡眠权利、疲劳审讯等等,这才是刚刚开始,后面是持续的殴打、虐待和酷刑折磨。至于方式,花样百出,只有想不到,没有共产党做不到,比如我所办理的案件中,中共某地方纪委对中共干部实施了“坐冰”与“兜冰”的整人方式。“坐冰”是强令被审查者脱光衣服坐进一大盘冰块当中,静坐数小时,直到冰块化成水;“兜冰”是将一袋冰块放进被审查者的内裤中,强令站立数小时,直到内裤中的冰块化成水。福建一位公安局局长,在纪委审讯中被强迫学狗爬三四个小时,一身大汗,纪委乘机将一桶冰水从后领子倒进他衣服内,他亲口告诉笔者:“陈律师,我后背一直是痛的,痛的晚上都难以入睡。”后来开庭审理时,他一直弯著腰。

酷刑折磨之外,被审查者最不能忍受的是对家人的株连。

**只有想不到 没有做不到**

株连家属是中共“社会主义铁拳”的一部分,无论是中共迫害异议人士,还是中共纪委对中共自己人的淘汰清洗,株连家属都是绝杀技。实际上这一招对绝大部分人都是有效的,尤其是中共控制当事人的子女,以子女作为人质对当事人进行威胁,所有当事人都会屈服,纪委可以予取予求,任何口供都能拿到。当一个官员被纪委立案“双规”,多数情况下同时被控制甚至被逮捕的还有所有的家族成员,妻子儿女,兄弟姐妹,当事人如果不配合,纪委随时可以对家属下手,刑讯、逼供、重判家属都不意外,甚至在将家属受苦的录像拿给当事人看。这些手段使上的时候,当事人几乎立即成了俎上鱼肉,任由纪委予取予求,任何罪行、罪状,任何数字都得反复承认,签字,还要自己书写认罪书,还会配合纪委录制反复倡廉教育录像,在录像中承认自己的罪行,痛哭流涕,自己辜负了党多年的教育,一切罪行都是自己咎由自取……说到这里或许比较眼熟了,常常看到落网中共高干痛哭流涕的认罪录像,但这些录像怎么来的呢?就是这样来的。这些人完全放弃了抵抗,完全放弃辩解权力,对纪委的一切要求毫无保留地接受,拼命自污,所有这一切都无非是因为胁迫,因为试图给党一个姿态,一切污水都泼在自己身上,党和社会主义制度都还是好的,是自己本性卑劣,希望党能给一条生路。赖小民的认罪录像就是这种路子,但他失败了,他很快就被党杀掉了。

除了自污、认罪之外,被审查者还会变成纪委的杀人工具,这也是几乎在所有案件中都能见到的方式。方法是在某甲被纪委完全降服之后,成为纪委构陷、牵连某乙的工具。纪委为了构陷某乙,送某乙进监狱,但又著实没有某乙的实证,还没能降服,此时就会要求某甲做出与某乙相关的有罪供述,要么手写,要么录像,然后成为某乙的罪证。被调查的共产党的官员,绝大部分情况下是手脚不干净的,尤其是在钱上。某乙存在大量资产来源难以说清,再有了某甲构陷的认罪证据,此时某乙真的就是百口莫辩了。

一旦一位党员干部被彻底降服,一个可以致死或者可以判处终身监禁的案件就几乎完成了。

路温舒在2000多年前就对中国人制造冤案过程有过简洁叙述:“夫人情安则乐生,痛则思死。棰楚之下,何求而不得?故囚人不胜痛,则饰辞以视之;吏治者利其然,则指道以明之;上奏畏却,则锻练而周内之。盖奏当之成,虽咎繇听之,犹以为死有馀辜。何则?成练者众,文致之罪明也。”2000多年后的今天,中国共产党人只是对此运用的更加娴熟而已。

**纪委制造冤案吗?不!一切都是当事人的“自白”!**

无期限的酷刑、折磨,株连妻子儿女,再加上对自己的党的深入了解,几乎所有的官员都会丧失希望,甚至希望尽快结案,送自己进监狱或者被杀,意图早日结束痛苦。一旦完全被纪委降服,在中国司法体制之下的“证据之王”——口供,就会被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为了显示罪证确凿,这种有罪供述会以多种形式反复出现,比如询问笔录,纪委谈心,一问一答,做成电子版,然后打印成文件,当事人签字,盖指印,有了第一次就有若干次,有的多达十几次相同问题的询问笔录,其实基本上都是以第一次为蓝本,复制粘贴打印后,直接要求当事人签字的作品。再比如当事人手写的认罪书,内容和询问笔录一致,但在纪委的要求之下,会有多次手写认罪书。再比如认罪录像,作为一个党的干部,经过纪委的教育,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罪过,自己对不起党对不起政府,痛哭流涕,承认一切罪行,请求党给条生路……再比如是相互攀连的供述,某甲牵连某乙,某乙牵连某丙……

纪委会制造冤案吗?“盖奏当之成,虽咎繇听之,犹以为死有馀辜。”纪委是不会制造任何冤案的,要求被审查者多次供述,多次自书,相互多次攀连,目标就是“锻炼而周内之”,这一切一切都是当事人自己的主动供述,主动自书认罪,即便将来证明是冤案也是当事人自己的责任,与纪委审查人员毫不相干。

在纪委完成这一切之后,按照央视的说法是:“纪委调查完毕,案件移送检察院”,在中共国,中共是堂而皇之居于国家机关之上的,党可以超出国家机关之外对一个人进行任意处置,生杀予夺。在反腐案件中,一个人是不是腐败,是不是应该追究责任,应该如何追究,追究到谁为止,这一切都是党决定,当党做出了决定,剩下执行就交给了检察院和法院,由司法机关完成法律程序,或者说给共产党按照帮规清理门户的事实穿上法律的外衣。

至于如何在法律程序上走一个过场,下一篇论述。

陈建刚于美国华盛顿DC

2021年5月31日

作者》**陈建刚** 前中国人权律师,美国汉弗莱访问学者,中国709案中受害人及辩护人,因在中国致力于刑事辩护、捍卫人权的工作,受到中共迫害,现流亡美国。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