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六四32】借鉴中国经验走到幕前 邹幸彤无惧被捕:抗争地下化将致失败

六四32周年,香港支联会多位元老身陷牢狱。在风高浪急的政治气候,本居社运二线的邹幸彤,由幕后走到幕前,成为支联会“首席发言人”。在六四前,她接受本台专访,形容政权的打压,令香港与内地的抗争连结在一起。(刘少风 报道)

“香港的民主运动,其实很需要有人,与中国的运动连结、认识,有事起码可以互相支持到,例如12港人,所以后期会觉得,我多了责任,要保著和守著这个位置。”

六四前,记者相约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到维园访问,问到她今年如何悼念六四?她很爽快地说:“到维园点烛光。”

**“你不会想离开,也不可以离开”**

今年36岁的邹幸彤,是香港传统名校生,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现职大律师。她的政治启蒙源于六四,邹幸彤留学英国期间,心系中华文化,在当地认识不少流亡的维权人士,并自发悼念六四活动。

2010年,邹幸彤回港后,仍放不下中国的民主运动,于2016年成为支联会常委,著力关注中国人权事务。为何如此执著中国民主?她形容:“所有的个人经历织成一张网,你不会想离开,也不可以离开。”

**中国的民主运动是一个教训**

邹幸彤认为,在争取民主运动的路上,必然赋有牺牲,香港可以借镜中国的经验。她以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为例,刘晓波发声后身陷牢狱,但同时因为他发起《零八宪章》,定义了很长时间的中国民主运动。

邹幸彤说:我有点担心香港的民主运动,现时好像很大推力走向地下化。我觉得不可以,我觉得会加速运动死亡,而中国的民主运动是一个教训。

**六四集会被禁 牵中港团结抗争**

有人认为,六四晚会被禁,是将香港人对中国的民族感情分割。邹幸彤不同意,她说六四集会不等于民族感情,对香港人来说,是是非对错、公义的问题。她反而认为,政权的打压令香港与内地的抗争,连结在一起。

邹幸彤说:大家都突然醒了,就是整个中国打压的经验套用到香港,在打压下人们可以怎样应对?正正是它这样打压下来,大家一定要团结一起,而这种团结不只是香港不同派别的抗争,亦包括香港与中国的抗争。

不少维权人士向邹幸彤诉说,在内地抗争倍感孤单,他们备受舆论攻击,找不到同路人。香港每年六四,维园的烛光对他们非常重要,是一种温暖。

**支联会新生代 难有接班人**

2014年后的香港,鲜有新晋政治人物关心中国民主人权。80后的邹幸彤,属于支联会的年轻一辈,她忆述,当初加入支联会是因为关心中国,“只是想做些有意义的事”。但随著六四集会连续两年被禁,支联会骨干相继入狱,不少人都有一个疑问,说了30年的“薪火相传”,仍能传承下去?

邹幸彤承认,的确很难找到新人,接连香港与中国的民主。

邹幸彤说:这真的是很愁的事,不只是香港,中国本身也是一个难题,这是整个运动地下化后,很明显的一个问题,难以吸引新人,因为大家看不到你做甚么。

邹幸彤上年已被控在维园非法集结,案件仍在处理中,相信会被判入狱,形容“走不掉,都预了”。

今年六四,她悼念的心未曾动摇,会坚持到最后一刻,她说: “我觉得维园的烛光是一种坚持,究竟维园还可否点亮烛光,无论它是一点、四点、两万点,有没有烛光,真的相差很远。”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