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苏晓康:八九学运伟大吗?

以下是苏晓康在6月1日“六四”32周年全球网络视屏纪念大会上发言的文字稿。

【作者按:今天参加2021年“六四”32周年全球网络视屏纪念大会,上去听大家都在老调重弹,我便说了一通不一样的、难听的——三十年说一样的话,太乏味了,而且,我也老了,未知还有下一回?这种网络会议更是易碎品,随风而逝,所以把发言文字贴在这里。】

八九学运伟大吗?

不,它是一次失败的民间抗议,
而且,它跟中共的博弈,本来要赢的,最后却输掉了。

好像,屠杀发生以后,人们便失去想象力和理解力,它是可能避免的,中国人是可以不必付出这个代价的,而且也连带全世界不必掉进全球化的陷阱……

所以,今天我们要问:
1、你们一定会输吗?
2、你们为什么输了?

三十年过去了,我至今听不到八九参与者,从当年的学生领袖、知识菁英、到党内改革派,对这场政治冲突,向历史和人民做出负责、清晰的真相说明,更没有看到有一个人有象样的反思。

真相和反思的意义,第一是可以宽慰无数死者的亲人,二是为讨公道而厘清罪责,三是为今后的抗争留下经验教训。
可是,我看到的是所有人要不就是显示自己当年的成功,要不就是推卸责任,其做法无非是曲解历史、掩盖真相。

许多人的说词,还是三十年前的,如“八九”引发了“苏东波”、屠杀暴露了共产党的残暴,后一句几乎是“儿童话语”,而如果是当年的参与者,至少也五十岁以上了吧。

先说这个失败的后果非常严重:
第一、 六四亡灵至今不得昭雪,长安街血迹未干,天安门母亲至今追讨公义不成;
第二、中国文明曾有的千载难逢的变革机遇被断送,甚至中共可能的改革走向也永远消失,中国人为此将付出的代价,几百年后才看得清楚;
第三、在六四的血泊上,中国由一个邪恶制度主导而崛起,以全球化击败西方文明,对世界的影响无法估计;
第四、中国的崛起,令中华民族付出环境和道德两大代价,几代人都无法挽回。

说说当年的风云人物,大部分也快要被公众社会遗忘了:
1、广场绝食总指挥——
柴玲:逃出中国后在普林斯顿和哈佛拿到学位,又经商致富,然后又信了基督教,可是她至今没有对当年坚持在广场不肯撤退做出任何合理的解释和反省;
李录:据称是“不撤退”主张的最核心人物,逃出中国后,也在美国拿学位并致富,然后又回头去帮助中共;
张伯笠:当年绝食指挥者中唯一的成年人,六四后在普林斯顿做访问学者,后信基督教,再成为传道人,在获得信仰之后同样未见其反省。

2、知识精英——
郑义:八九年最早介入学潮的知识精英,自称是“绝食传授人”(这个简单的事实,至今也模糊不清),他后来只写为学运辩护的文字,还说“我是来打架的”,那么他“跟邓小平打了一架”,对长安街无辜被杀的民众,邓不会交代,他怎么交待?
王军涛,当年在广场直接操作学运,据说是为了帮助政府平息学潮,他在出狱后到美国读了政治学博士之后,并未见到他对自己当年的“政治学行为”及其失败,给出一个清晰的解释;

3、改革派——
赵紫阳:八九当年他拒绝执行戒严而被罢免,其后被软禁整个后半生,并绝不检讨,光明磊落,然而,他对当年戈赵会“抛邓”而导致情势失控,令邓小平大开杀戒,却致死没有说明真相和原委,他也丝毫没有对民众的歉疚,反而在自传中流露对邓小平的歉意。赵紫阳系统的人们,至今也只歌颂他或为他洗刷。
最后我要说明一点,八九屠杀的罪责,百分之百在中共,然而这并不能替代民间一方的真相厘清,和对失误的反思;再看看今天的中国,我不知道大家流亡了三十年,这辈子何颜以见江东父老?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