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帮助纾压还是宗教化?美校园该不该教瑜伽陷入论战

阿拉巴马州 (Alabama) 在1993年通过了学校不可教授瑜伽 (yoga) 之禁令 ,今年5月中解禁了, 不过,这不代表争议已休。事实上,在美国,公立学校该不该教授瑜伽,一直是个争议性议题,究竟支持与反对公立学校教授学生瑜伽的观点立场是什么呢?

根据《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National Public Radio) 的报导,5 月17日,阿拉巴马州议会通过一项法案,允许公立学校将瑜伽列为K-12年级 (幼稚园至高中) 学生的选修课,在州长签署了这项法案后,今年8月起,瑜伽课程就可以进入公立学校。

不过,这项法案对瑜伽的教学方式有限制,比如:禁止念经、念咒语、手势 (mudras) 、使用曼陀罗、诱导催眠和引导式图像 (guided imagery) ;不能说“那摩斯戴”来问候(namaste,印度人常用的问候语──向你鞠躬致意);所有姿势和练习都要使用英文名称;要有家长的许可证明,学生才能尝试“树式”。


法案对瑜伽的教学方式有限制,学生要有家长证明才能尝试“树式”。(示意图/Sigmund)

提出这项法案的阿拉巴马州众议员杰瑞米‧盖瑞 (Jeremy Gray) 不喜欢法案的加注限制。他表示,他了解瑜伽,瑜伽可以帮助孩子处理生活压力,可以提升他们的行为举止、灵活性、抵抗力,以及注意力。他在大学打橄榄球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瑜伽,但没有因为练习瑜伽而不上教堂。

**反对者认瑜伽就是对印度教的崇拜**

不过,是否练习瑜伽就让人不再信仰基督教或改信印度教,并不是反对者的争论点,而是,瑜伽与宗教的关系。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报导提到,“鹰论坛” (The Eagle Forum) 的阿拉巴马州分会表示,瑜伽是印度教的修炼法,每个瑜伽姿势的设计不是一种运动,而是对印度教神的崇拜。在学校里进行宗教练习活动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公立学校不能推动宗教习俗或意识形态。

**注:**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权利。


“印度教世界学会” (The Universal Society of Hinduism) 不同意“鹰论坛”的观点,认为瑜伽是世界遗产的一部分,赞扬阿拉巴马州的立法者投票取消瑜伽禁令。 “印度教世界学会”会长拉詹‧泽德 (Rajan Zed) 表示,阿拉巴马州人不该害怕瑜伽,瑜伽一定对学生有帮助。许多练习瑜伽的人并不是印度教徒,而且,传统上,印度教不热衷于传教。

虽然“印度教世界学会”不同意“鹰论坛”的观点,但也说,传统上,印度教不热衷于传教。其实,如果瑜伽真与印度教毫无关系,又何必提到传教?

既然瑜伽和宗教有难说明白的关系,而有益身心的运动其实很多,为什么阿拉巴马州和美国其他州之支持瑜伽课程进入校园的人会如此积极地希望学生学习瑜伽?

根据去年《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一篇报导,2019年,“美国国家精神健康研究所”(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的儿童青少年精神科医师、也是研究焦虑问题的专家丹尼‧派 (Danny Pine) 表示,每5位儿童就有1位有焦虑的问题。而非营利组织“儿童趋势” (Child Trends) 在2016年的研究则显示,几乎有一半的孩子都至少有一件让他们感到很有压力的家庭情况,比如:父母离婚、贫困或父母有药物成瘾的问题。

**支持者认可助学生处理情绪与压力问题**

几十年来,许多研究都显示,有焦虑或压力情况的孩子很难专注学习,甚至会出现情绪或行为问题,因此,支持学校教授瑜伽课程者,就是希望透过瑜伽来帮助孩子处理压力问题。

不过,让孩子学习瑜伽真的能够处理他们的情绪问题吗?


有益身心的运动其实很多,为什么支持瑜伽课程进入校园的人会如此积极地希望学生学习瑜伽?(示意图/Kari Shea)

2018年《大西洋》 (The Atlantic) 的一篇报导就探讨了瑜伽课程与儿童的压力问题,提到2009年发表于《儿童与家庭研究杂志》 (Journal of Child and Family Studies) 的一项研究发现,教导孩子如何与有害的想法或情绪分离的“正念认知疗法”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与减少焦虑和增加注意力有密切关系。

正念 (Mindfulness),也称为觉察,是一种心理过程,一种为增进意识感和善意而设计的心智练习,如:专注于感官,均匀的深呼吸等等。自1970年代以来,临床心理学和精神病学开发了许多基于觉察的治疗方法来帮助人们感受各种心理状况。觉察练习已被用于减轻忧郁症、降低压力和焦虑,以及治疗药物成瘾。

**觉察练习可减少焦虑并增加专注力**

《大西洋》的报导也提到,一些研究表示,瑜伽等“自我觉察的运动”有助于增强孩子的管控功能,如:工作记忆 (working memory) 、注意力控制和认知灵活度等技能。也有研究甚至表示,瑜伽对学生的学习成绩或参与度有正面的影响,尤其对有创伤经验的学生特别有帮助。

若去认识瑜伽,就会知道“觉察”本来就是瑜伽的其中一种修炼方法,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有许多人积极推动学校教授学生瑜伽。


瑜伽有助于增强自身管控功能。 (示意图/Prateek Jaiswal)

不过,《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报导中提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的儿科学教授艾芮卡‧西滨佳 (Erica Sibinga) 表示,一个高品质设计的觉察活动对年轻人是有益的,但不能假设以其他方式来呈现的活动一样会有成效。毕竟,“觉察减压 ” (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MBSR) 是医学院创建出来的一种特殊的步骤准则,虽然来自传统佛教的冥想练习,但已世俗化和标准化,是已研究证明有效的治疗方法。

西滨佳教授进一步说明,一个成功的学校觉察计画不能只是针对学生,还必须包含老师,必须将学校的纪律和社会与情绪学习结合在一起。西滨佳教授参与创立一个叫做“CARE”的计画,提供教师觉察的训练,除了是关注教师个人的福祉,也是为了提升教室里的学习环境品质,因为,当老师能够专注集中,对于压力情境就会比较不会有过度反应。

因此,即使瑜伽可以提升孩子的学习与处理情绪问题的能力,但许多孩子的情绪和行为问题其实牵涉复杂的外在因素,如:家庭情况、教师态度、同侪冲突等等,需要的是有效的治疗方法。而且,在有其他有效的觉察活动可选择的情况下,是否一定要在学校推行有争议的瑜伽课程就是必须深思的事。

作者》**蔡嘉凌** 专栏作家。现旅居纽约。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