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阳刚教育”之争(一)——中共的性别观

2021年1月到2月,中国“两会**(1)**”前期,官方、网民、媒体及专家学者就“男性青少年女性化”及是否要对青少年实施“阳刚教育”展开了一波热烈讨论。早在2020年5月两会期间,就有全国政协常委提案“关注和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趋势”,称现在中国的男性青少年有“女性气质化”的问题,表现在男性青少年柔弱、自卑、胆怯,缺少“阳刚气质”,人格发展不健全,并将此问题提升到“影响中华民族生存发展质量”的地步。2021年1月,教育部公布对此提案的答复函。这篇看似只是在回应青少年“体育”和“健康”问题的函,并没有任何一处提及“男性青少年女性化”,甚至通篇没有做男女区分。但是对于斯泽夫建议的体育教师队伍建设、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相关的研究都通通给予肯定,并明确“注重学生阳刚之气的培养”。

此回复函一经媒体报导便引发舆论热议。据BBC的报导,“绝大多数中国人对其(教育部的回复函)的反应都是负面的”。微博上有网友说:“男生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胆怯、温柔也是人的性格”。另一名网友的留言,“女性是贬义词吗?”受到超过20万个赞。也有网友认为,将柔弱与女性联系起来本身是一种刻板印象。

之后,官媒及教育部相继发声试图平息反对的舆论声浪。官方不断强调培养“阳刚之气”并无男女之分,“阳刚之气”并非指男性气质、男性行为,而是养成良好锻炼习惯和健康生活方式,锤炼坚强意志,培养合作精神。即使如此,网路上反对“阳刚教育”的声音依旧没有停止。

从教育部的回复函以及舆论反对之后官方的回应可以见得,中共建国70年,经历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的不同时期,至今其性别论述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的政党,很长时间以来,以阶级斗争为纲是中共的指导思想,而中共的性别观基本上继承了马克思主义“性别盲”的特点,但在不同时期存在不同的话语论述形式。

1、1949年之前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共通过制定基于马克思主义的宣传话语进行无产阶级妇女的组织工作,政策中明显展现出“男性有的女性也要有”的“男女一样”的性别观,这在尚未完全摆脱封建的社会现实中有其进步性。从1919到1949年中共定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2)**”期间,中共全面动员群众参与运动,虽然相当比例的后勤工作仍然由女性承担,但是战场上不乏女性身影。阶级斗争为纲及全员革命的思想中,性别的差异特征不是政策考量的因素。

2、1949-1978年

中共建国之后至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国家对社会进行全面的干预和渗透,人们的工作甚至日常生活,都是在国家的组织和计划中。这个时期中共在性别方面一度呈现开放和进步的姿态。例如颁布了《婚姻法》,规定一夫一妻,男女有同样的离婚的权利,其支持两性平等的形象得到国际认可;在计画经济和单位制度下国家给城市男女都安排工作,一些对体力有要求的工作也不排斥女性;在农村人民公社所有人不分男女都要参与劳动,集体分配,政策上并没有明显的男女差别对待;“妇女能顶半边天”等领导人的话语也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口号。这一时期,中共的性别观是在马列主义思想指导下以及战争和国家建设现实需求中发展出来的“男女都一样”,但是这种看似进步的男女平等,在父权社会下容易发展成以男性为标准的“男女都一样”,“阳刚气质”不只成为男性的标准,女性也被鼓励要阳刚。一方面此种去性别化的塑造满足了当时提升整体劳动力市场运作效率的需求,另一方面女性依然需要承担很多“母职”的工作,因为长期的父权社会的“男尊女卑”不会只因为阶级改造就彻底消失。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国家能够在相当程度上保障个人生活。社会上的性别问题依然存在,但是因女性在经济状况上的平等、家庭中的部分劳动又可由社会公共体系代替(单位食堂、人民公社、公共托育等),加上父母辈的家庭支持,性别压迫没有过于突显,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后,这种以男性为标准的男女平等的性别观带来的问题就变得越加尖锐。

3、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

改革开放引入了市场经济,中共的指导思想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到经济建设,国家从保障公平变为鼓励竞争。为了男性能在竞争中占有更多资源,父权社会体系的“男尊女卑”思维模式开始抬头。城市中的人们失去单位的铁饭碗,爆发下岗潮,首当其冲的是女性工人。农村的人民公社制度解体,农民进城务工带来一系列性别问题。崇尚竞争和效率的资本主义逻辑框架下的市场经济体制,随著外资进入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层面全面的影响著中国社会,过去在短暂的文化大革命改造中部分去除的父权的生活习惯和家庭分工模式重新回潮。“主动、勇敢、理性、强壮、理性、自制、独立、积极、客观、有决断力”等这些在父权体制中被认为是男性的特质被推崇,同时贬抑“被动、害羞、感性、柔弱、歇斯底里、反复无常、缺乏自制、依赖、主观、顺服、缺乏自信”这些被认为是女性的特质。社会的父权本质并没有被改变,加上国家发展经济鼓励资本主义市场竞争,使得改革开放之后性别问题变得尖锐,男女对立加剧。在此过程中,中国的女性生产者更多承担了改革的成本,包括社会和家庭分工的更多工作量和精神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依旧无视性别引发的问题,片面强调“男女都一样”,如“阳刚教育”争议中国家的态度,已经无法回应社会中日益加剧的男女对立的社会现实。中共要如何在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之下发展其足以平息社会对立的性别论述,有待观察。

————————————————

**注:**

**(1)**“两会”是对自1959年以来历年召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统称。由于两场会议会期基本重合,而且对于国家运作的重要程度都非常的高,故简称做“两会”。从省级地方到中央,各地的政协及人大的全体会议的会期也基本重合,地方每年召开的人大和政协也称为两会,通常召开的时间比全国“两会”时间要早。根据中国宪法规定:“两会”召开的意义在于将“两会”代表从人民中得来的资讯和要求进行收集及整理,传达给党中央。“两会”代表在召开两会期间,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选民们自己的意见和要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于2021年3月5日上午在北京召开,11日下午闭幕,会期七天。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于2021年3月4日下午3时在北京召开,3月10日下午闭幕,为期六天半。

**(2)**新民主主义革命是由中共创造的一个历史阶段概念,指从1919年五四运动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止的一段时间内,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针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

作者》**吴子游**中国青年研究者,研究专长为性别政治。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