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未普评论】后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对峙

前不久,共和党上演了一幕“纸牌屋”,以口头表决方式,罢免本党第三号领袖、共和党的国会党团主席丽兹·切尼(Liz Cheney)。这让很多人很忧虑。

甚么是口头表决呢?这相当于中共开会的鼓掌通过,凭声音大小来决定。那么,为甚么要口头表决呢?这是因为,同样议题已经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表决过一次,当时大多数共和党国会议员支持切尼继续担任党团主席。如果这次还是用投票方式,赞成与反对的票数就一目了然,共和党的内部分歧被放大,会影响2022年中期选举的士气。

但是,共和党的撕裂是掩饰不住的,特朗普下野已经半年了,但他像祥林嫂一样,翻来覆去指称对手选举舞弊。既不承认败选,也不接受各级法院的裁决。他这种做法很美国吗?当然不,美国没有过这样的政客,共和党也未出过这样不肯认输的总统。特朗普现象和共和党撕裂,是美国社会撕裂的一部分,换言之,这不单是共和党的问题,民主党内部也有激进派和温和派的争议,只是没有像共和党那样,把不同声音统统边缘化。美国民众的政治岐见和对立,已经达到南北战争以来的最高点。这种对立在短时间内很难化解。这是拜登面临的难题。

值得关注的是,切尼被本党同僚免职后,在5月16日美国广播公司(ABC)的“This Week”节目中,谈到中国和中国共产党。她说,美国正与中共这个新冷战最大的敌手全面对抗,而特朗普败选后的种种言行,和中共如出一辙,当一位前总统一直指控美国的选举制度已经失灵,这究竟意味著甚么?切尼说,对我们制度程序的质疑,简直和中国共产党所指称的一样,说我们的民主是失败制度,美国是个失败国家等等。所以,切尼表示,她现在不仅要捍卫共和党的灵魂,更是捍卫宪法,捍卫“属于我们的民主”。

颠覆宪法在这个世界并不罕见。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将宪法修改为终身执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做了同样的事。所不同的是,委内瑞拉还有反对派出来抗争,北京两会上却争相献媚,当然中共里面也不会有切尼这样的反对声音。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特朗普所作所为对美国道德形象的伤害,也能理解以切尼为代表的正统共和党人为何挺身而出,捍卫宪法,拯救共和党的灵魂了。

拜登执政半年后,可以看到后特朗普时代美国对华的战略姿态,发生很大变化。虽然遏制中共的扩张是两党共识,但行事方式却不一样。特朗普是商人思维,他对普世价值之类不感兴趣,反而是彭斯、蓬佩奥仍然坚持共和党的传统价值观和普世价值。特朗普对民主国家同盟的伤害最大,如果不是他奉行“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欧盟不会和中国签署贸易协定。而拜登执政后与盟邦重修旧好是优先考量,果然,欧盟议会不批准那个贸易协定,等于被无限期搁置了。

美国强势重返亚太地区,本来是奥巴马时期定下的战略。但从那时候起,中共开始在南海明目张胆地填海造岛和部署军事力量。特朗普执政时,美国海军力量在南海宣示国际海洋公约规定的航行自由。到了拜登时代,美国海军和盟国的海空力量一起,在南海自由航行。借助盟国的力量,阻遏中国的扩张,正是拜登政府不同于特朗普政府的重大举措。

人权外交与普世价值,向来是民主党的标配,而特朗普对此不感兴趣,他执政四年,从来没有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说过话。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用拜登的话来说,“美国回来了”。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