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疫情挡不住有情人终成眷属?美国犹他州推远距结婚服务回响大 为何以色列却反对

新冠肺炎疫情 (COVID-19) 在美国大爆发后,人们的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就连结婚这种终生大事都受到阻碍。

因为疫情严重,大部分办理结婚执照 (marriage licenses) 的政府单位都关闭了,于是犹他州的犹他郡(Utah county) 的远端结婚服务在去年大受欢迎,解决了许多人无法结婚的困扰。这套远端结婚服务系统还跨国成为许多以色列人的结婚救生圈,然而,以色列内政部长下令拒绝承认这种远端结婚的合法性。究竟,犹他郡的远端结婚服务是怎么回事?到底合不合法呢?

**远距结婚系统上路不久 正好碰到疫情爆发**

根据《政府技术杂志》 (Government Technology) 的报导,2019年,爱米莉雅‧鲍尔斯‧加德纳 (Amelia Powers Gardner) 和乔许‧丹尼尔斯 (Josh Daniels) 分别都是任职犹他州的犹他郡的公务员,他们利用科技,建立网路结婚系统,在2020年1月正式上路。

整个手续流程完全可以远端操作;要结婚的两人可以在线上向犹他郡办公室申请结婚执照,付费后收到电子结婚执照就可以举行婚礼,婚礼主持人 (wedding officiant) 能以数位方式在结婚执照上签名,交回犹他郡办公室认证后,就会收到电子和纸本结婚证书。

到了3月,疫情大爆发,因为居家令和禁止群聚,人们无法举行婚礼,此时,犹他郡办公室就提供了视讯婚礼的服务。

丹尼尔斯向《政府技术杂志》表示,根据犹他州的法律,郡的书记可以主持婚礼,而且,书记可以指定代理人,因此,书记加德纳准予好几位办公室的人去主持婚礼,让民众很容易就能预约视讯面谈和结婚。不仅如此,一般市井小民也可以成为婚礼主持人,只要向犹他郡办公室填表申请即可。

**从申请结婚到登记完成 都可以全程在家里进行**

换句话说,犹他郡办公室透过网路科技提供了一整套的结婚服务,让人可以从申请结婚执照到完成结婚,都不必亲自到犹他县办公室办理,在家里就可以完成整个程序。

虽然,犹他郡的视讯结婚是全美第一个政府单位提供的服务,但不是首创。

JC Banks告诉《政府技术杂志》,她与先生从犹他州婚姻法之“人们不必在特定的地方结婚”的合法结婚定义里看见了一个机会,于是他们在2016年创立了 WebWed Mobile,这是一个提供网路结婚服务的公司。再加上犹他州也承认“人不必到场就可以结婚”,于是 WebWed Mobile 不只服务了军人、囚犯结婚,也办理了国际的婚礼。

的确,只要自己的国家承认国际婚礼,合法的视讯结婚理当被承认,许多以色列人就是这么认为,也透过犹他郡的远端结婚系统来完成终生大事。

但是现在却遇到了麻烦。

**为什么以色列人特喜欢远距和出国结婚?**

不过,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些以色列人要这样结婚呢?在国内结婚不就简单无事?

根据《华盛顿邮报》 (The Washington Post) 的报导,以色列建国之父、第一任总理大卫‧本‧古里昂 (David Ben-Gurion) 沿用鄂图曼帝国时期的“鄂图曼律法 ” (Ottoman law) ,让以色列人的婚姻由国家的宗教局来管理。犹太人结婚要由正统教派 (Orthodox Judaism) 的拉比议会会长主持,确认新娘和新郎是犹太人,所以,新郎新娘必须证明自己有不间断的犹太母亲世系血统 。至于以色列的基督教和穆斯林公民,也必须透过各自的宗教当局结婚。

简单来说,以色列没有公证结婚的制度,两个不同宗教背景的人、同性恋,或者其中一位不被认为是犹太人,都不被允许在以色列国内结婚。

不过,所有在国外的公证结婚,以色列的法律是承认的。因此,每年有好几千名以色列人会飞到附近的国家,如:赛普勒斯 (Cyprus) 或希腊 (Greece) ,在当地公证结婚后,再回到国内让政府认证为合法伴侣。

因此,可以想见,当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时,以色列人就无法再出国去结婚,而在去年正式上路的犹他郡视讯婚礼正好为他们开了一扇窗,解决了无法结婚的困境。

**哀嚎!以色列内政部长下令远距婚姻视同无效**

不过,《盐湖城广播》 (KSL) 的报导指出,当以色列内政部长阿里耶‧德里 (Aryeh Deri) 知道了有民众透过犹他郡的远端系统完成结婚,下令要人口局停止让这些夫妻作登记,要视他们的婚姻无效。

乌里‧雷格夫 (Uri Regev) 是位拉比 (rabbi) ,也是律师,同时也是倡导以色列宗教自由和平等的组织“希杜什” (Hiddush) 的领导人,现在,他代表8对透过犹他郡远端系统完成结婚的以色列夫妻提出行政诉愿。他认为,以色列内政部长德里违反了以色列最高法院要求海外公证结婚必须在以色列登记的裁决。

犹他州的两位拉比也加入了这项诉愿行动。

今年,犹他州的拉比山谬‧史佩特 (Samuel Spector) 透过犹他郡的连线系统,为一对几乎一辈子都住在以色列的夫妇证婚,但现在以色列政府不承认他们的婚姻是有效的。

拉比史佩特向《盐湖城广播》表示,只要你的婚礼主持人是站在犹他州,你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结婚,就是犹他州的合法婚礼。是犹他州法律承认的合法婚礼,就是美国其他州和其他国家的法律都承认的合法婚礼。

他进一步表示,如果你想结婚,但被告知,唯一的结婚方法是得要出国去公证结婚,这对于经济情况不好的人来说, 真的很困难。因此,犹他州郡的远端结婚系统是极为珍贵的服务。

根据《华盛顿邮报》 的报导,也是利用远端系统结婚的以色列公民希拉‧霍斐斯 (Shira Hofesh) 表示,她与先生是透过一家公司帮忙办理,手续费用为1,500块美金 (约台币4万2千元) ,后来他们发现,其实可以直接接洽犹他郡来申请远端结婚,费用只要200块美金 (约台币5,600元) ,费用也包含了寄送有官方认证旁注 (an apostille stamp) 的结婚证书。

的确,即使是透过机构代办的手续费用都比出国去结婚还来得便宜,而且,这是合法的婚礼,那么,为什么以色列内政部长德里不同意承认这些婚姻有效呢?

**“正统教派”的人才会被视为犹太人**

《华盛顿邮报》 的报导指出,德里是极端正统教派 (ultra-orthodox Judaism) ,也是“拉比议会” (rabbinate) 的成员,这个议会负责掌控结婚、离婚、安葬和其他有关家庭法的事务。这些法规是以历史悠久的犹太人宗教律法为基础。

也就是说,拉比议会非常传统保守。比如:鼓励异性在公共场合要隔离;禁止妇女单方面主动宣布离婚,即使是在受到家暴的情况下也不可以;拒绝同性恋。

而且,拉比议会也强烈想要维护犹太教的文化与传统的纯正,于是对于身分问题非常严苛。例如:拉比议会强烈质疑在1989年苏联解体后成千上万逃往以色列的移民者的犹太人身分。这些移民,有人是因为好几代经历“反犹太人主义” (antisemitism) ,所以丢掉宗教文件来隐藏身分,有人则是趁著以色列移民政策宽松时而移民进来的非犹太人。

因此,一直以来,只有“正统教派”(Orthodox Judaism) 的人有权利被视为犹太人。于是,当3月初,以色列最高法院宣布,同意让改信“改革教派” (Reform Judaism) 和“保守教派” (Conservative Judaism) 的人也享有成为以色列公民的权利,内政部长德里就表示,这个裁决是错误的,将会导致纷争和严重的国家分裂,他一定会努力修法。

事实上,大部分的以色列人犹太人对于拉比议会有复杂的情感。

《华盛顿邮报》的报导提到,根据“以色列民主研究所” (Israel Democracy Institute) 的研究,大多数的以色列犹太人认为拉比议会对个人身分议题 (是否为犹太人) 有垄断的主导权,应该修改。不过,虽然对拉比议会感到不满,但他们也珍惜它所代表的许多犹太教传统。而且,绝大多数的以色列犹太人强烈希望能在彩棚 (chuppa,象征两人会一起建立的家) 下结婚。

的确,若不是结婚法如此严苛,又正逢疫情肆虐,哪个以色列人会想要透过远端系统来结婚呢?

**延伸阅读**

→返校有困难、远距难互动 疫情魔咒未解 美国家长亲上阵
→疫情下善的循环!美东拯救食物行动不但帮助农夫 还救助穷人
→为何疫情严重的美国房价也飙至14年新高?

作者》**蔡嘉凌** 专栏作家。现旅居纽约。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