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纪念刘晓波要超越刘晓波



刘晓波是中国现代化道路的殉难者,但改造中国,须超越他对殖民主义的肯定及对传统全盘否定的观念。

从中国官方宣布在囚异见者刘晓波的病情开始,这场死亡事件便变得诡异又荒谬。相信大家都不能忘记那一张新闻照片:在镜头俯拍下,中西方医生在垂死病人床前列阵,俨如大阿哥般冷冷观看残酷的政治博弈如何就此展开,病人根本毫无反抗能力,瘦削的身体、嘴巴微张,眼睛只好向这个世界作出最后的张望,然后慢慢合上。

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剧会就此结束吗?当然不会,馀音袅袅,相信在“中国往何处去”这条探索的道路上,继续有激烈的碰撞,中华子女对美好社会的想像不会霎然划上句号。

刘晓波的躯壳灰烬慢慢沉入蔚蓝的大海里,但阻不了叠叠的波涛涌现,他的精神仍然盘据在黄土地的上空,高压手段无法解决问题,只有以法保障公民权利,透过宽容、开放、理性的辩论,才能梳理千年的恩怨。

为甚么说是千年恩怨呢?事实上,刘晓波所代表的是知识分子站在现代化十字路口上的焦燥与不安,不仅是中国,发展中国家的知识分子亦有这一份沉重的思考和困惑。而这一条漫漫长路从人类茹毛饮血走往现代文明到东西方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之争,再到其后所谓的历史终结论,原来是郁结难解,人们一再质问,现代化是否即等于西方化、资本主义化?这真是一个大哉问。

刘晓波等人于零八年草拟的《零八宪章》提出建构具有现代性的社会:人权、自由、法制、民主,这无疑是我们对中国的共同愿望。可是,从对现代性的呼唤到采用怎样的现代化手段,却是争辩不休,不少发展中国家走得跌跌碰碰,甚至伤痕累累。讽刺的是,《零八宪章》推出之时,正值西方主导的全球化面临最大的挑战、金融海啸席卷全球之际。

军工复合体严重危及人权

西方的自由民主因过去资本主义全球化衍生的问题而蒙尘,美国人在华尔街高喊抵抗百分之一对百分之九十九的剥夺。此外,为了打通市场而视整个世界为一个战场,这也体现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上;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在离任演说时,便曾警告“军工复合体”的杀伤力,我则认为这种杀伤力已严重危及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权,窒息他们的自由民主健康发展,以至现代化的进程。

如果我们真的要了解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根源,实在是无法回避西方大国企图按自己利益,对伊斯兰世界的改造和殖民。举个例子,我早前在中东地区走了一趟,与难民潮零距离,当中不乏孩童,不是几万、几十万,而是几百万之多,他们大部分丧失受教育机会,或沦为童工,更不幸的被招募为童兵,一代阿拉伯小孩子就这样在苦难与仇恨中给摧毁掉,这不只是阿拉伯地区,更是世界难于弥补的裂痕和重大损失,后遗症至大。

欧美大国这种手术式改造别国政策,结果是越反越恐,与中国越维稳越不稳,真是有异曲同工的悲哀。中国一样以手术式政策铲除异己,靠由上而下的维稳手段制造繁荣发展,结果是空有现代社会的硬壳,而没有现代社会的精神内涵,导致社会扭曲自不待言。挪威社会学家斯坦.林根(Stein Ringen)去年出版新书《完美的独裁》,剖析当下中国的怪现象,引起热论,不无原因。

有人奇怪刘晓波受尽中国“手术刀”的威吓,一直以“鸡蛋”的姿态力抗强权,为何竟站在西方的“高墙”,支持西方的“手术之战”?一心为自由、民主、人权奋斗不惜牺牲的斗士,却发表与他追求理念相违背的“殖民观”。殖民主义与独裁专制一样,早已不合时宜,那缘何要以殖民主义来改造中国?

“殖民主义”明显不是个进步的方案,若我认同的话,那便很对不起拉丁美洲、非洲、以至其他发展中国家那些曾为独立自主民权奋斗的烈士,南非的曼德拉如泉下有知,相信亦会气愤得立刻复活过来。

我想刘晓波当时脱口说出中国要被殖民三百年才有希望,只是一时反叛心态,同时亦反映到过去中国因不完全开放的资讯,加上扭曲的社会环境,思想言论难免各走偏激。

现代化不等于全盘西化

要力抗这个极权体制,作为自由世界之首的美国便成为刘晓波等知识分子心中追求的标竿,对这个所谓自由的国度有无限的想像,并认为全盘否定中国文化、全盘西方化才有出路。

这令我不其然想到土耳其国父凯末尔推动全盘西化的激进政策,还有苏联瓦解后的俄罗斯所吞下的激进西方药方“休克疗法”,都是以挖空传统文化为本,结果引来更复杂的问题,现代性社会的建立变得脆弱。

刘晓波不屈的精神固然可贵,但要承传刘晓波的遗愿继续探索自由中国之路,则必须要跨越他与超越他。

张翠容
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专栏作者﹑战地记者,曾多次前往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地区采访,著有《行过烽火大地》﹑《中东现场》﹑《拉丁美洲真相之路》﹑《地中海的春天》等书。

亚洲周刊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