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演算法的奴隶:中国外卖小哥的艰辛生活

(德国之声中文网)王涛(化名)的生活总是在争分夺秒地奔跑:他步履匆忙地上下楼梯;在高楼大厦间朝办公室入口狂奔;他奔向自己的摩托车。

“我觉得生活在北京就感觉压力太大。”王涛对德广联(ARD)记者如是说道。他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名。“其他人有星期天和节假日,对我们来说没有。”

他是中国约600万外送大军的其中一员。消费者使用美团或饿了么等大型网络平台订餐,外送员就会送餐到府。在中国网络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外送员领取的确是微薄的工资。他们多数来自较贫困的农村地区,想在北京等大都会谋生。但是这份工作极为艰辛。“一天要跑30多单。但是你看……”王涛指着他的手机:“每单就是就是四五块,便宜的很。”

网络平台决定了王涛一天的工作行程。演算法会分配订单并指定送餐路线。王涛于是骑着他的小摩托车在北京繁忙的交通中穿梭,送餐途中就要打给下一名顾客,请对方到门口取餐。他总是在担忧无法及时赶到目的地。“超时扣钱,就是扣钱。10分钟内扣5块。”

迟到的罚金甚至可能比他送餐的收入更高。但他无力抵抗,因为多数外送员没有雇佣合同,而是按单数赚取提成。

香港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艾丹·周(Adian Chau)表示:“他们没有工作保障,没有最低工资,没有固定工作时间,没有社会保险。基本上什么都没有。”他指出,互联网公司之间竞争激烈,导致价格不断被压低,从去年开始外送员的提成明显减少。此外,演算法在设计上并没有公平对待所有外送骑士。艾丹·周表示:“他们会优先选择工作时间长的骑士,而非想要弹性工时的外送员。工时越长,送的外卖越多,就会分配到更好的订单。”

若想试图抵抗演算法的独裁,人身安全就可能受到威胁:微信群“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的“盟主”陈国江就是一例。他在北京担任外送员,曾在网上批评外送平台的要求不合理,外送员根本无法达成。陈国江多次在网上发布为外送员维权的视频,组织外送骑士聚会。“我们想要的是被公平公正对待。”他在去年一档播客节目中如此说道。“但是我们没有申诉的管道。平台控制了一切。罚不罚款是它说了算。”

但今年二月,陈国江突然消失,他在网上的视频遭到删除。陈国江的父亲在三月接到他被逮捕的通知,称其因“寻衅滋事”被拘留。在中国,不少具有高度影响力的异议人士也是因相同罪名被迫噤声。陈国江的友人对于有关当局的做法感到震惊。他的一名女性友人表示:“包括律师事务所在内,所有想协助他的人都遭到国安警察警告,不要为他出头。”

而王涛与演算法的每日斗争还在持续。他的工作为北京中产阶级人士提供了便利生活。他自己则与同事共用一间小房间和一张床。他将省下的每分钱寄给乡下的妻儿。王涛面露苦笑地说道:“你没钱,别人都看不起你。在北京一切就是围绕着钱。最常听到的问题是,你一年赚多少钱。我看不起自己要做这个工作。但是为了家人,为了钱,我才做这个工作。”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ARD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