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吕秉权:写在刘晓波头七

刘晓波先生“头七”,他的妻子刘霞仍然与外界隔绝;想悼念的朋友大部分继续没有人身自由,通讯时有时无。结集刘晓波文章的专页“Free Liu Xiaobo & Liu Xia——我没有敌人”昨天忽然无法运作了。

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由病至死至火化到海葬,大哥刘晓光说“体现了社会主义和举国体制的优越性”,让他3次在中外记者面前“感谢党和政府”,似党国发言人多于似家属。

“社会主义和举国体制优越性的死亡和葬礼”与大家连日来看到的“死亡直播”和“谎言实录”实在让人感到天渊之别。

“死亡3天内火化”真的是沈阳习俗?

到底刘晓波的后事安排有多“细致周到、完美、出乎意料”?如何体现“人文关怀和人道主义”?我们一起来检视一下。

第一,刘晓波死后被“速战速决”,草草了事。刘晓波由7月13日下午5时35分病逝,到7月15日早上6时半举行简单告别仪式后火化,前后不足40小时,可以说尸骨未寒。“死亡3天内火化”到底真的是沈阳当地的习俗吗?

诚然,在当地,3天火化(连死亡当天计)确实是有的,但三五七天的也不少。

以下是当地的一些个案:沈阳市政协原主席张鸿钧,2006年8月12日死亡,7天才火化;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罗阳,2012年11月25日死亡,5天火化;相声演员金炳昶,2013年1月5日死亡,3天火化;相声演员王平,2013年2月22日死亡,5天火化;辽宁美术馆馆长宋雨桂,2017年5月15日死亡,5天火化。

而与其他六四有关人士相比,刘晓波的火化时间亦见迅速:李旺阳,湖南,2012年6月6日死亡,4天火化;陈子明,北京,2014年10月21日死亡,5天火化。

由此可见,刘晓波的火化时间比起一些民运人士和沈阳的知名人士都较快。当然,刘晓波在沈阳只是黑名单人士,难以享有名人的同等待遇。

第二,海葬是当地习俗?中国人的传统习俗是入土为安,海葬根本不普及,南方、北方亦然。

我们一起来看看沈阳的有关数字。根据沈阳市民政局辖下殡葬管理处资料,2016年海葬只占整体遗体火化量的3%,即是说每100具遗体只有3具海葬,97具遗体的家属宁愿土葬或其他方式处理。

笔者相信,当局让刘晓波家属“自愿”海葬,目的是想令他生无尊严,死无葬身之地,不能有墓地立碑,不能存骨灰在家,以免留下图腾,日后串连,夜长梦多。

有网民在facebook上留言质疑:如果当地“流行”海葬便要海葬,那么如果死在西藏岂不是要被迫天葬?习俗不习俗,并非最重要因素,家属尤其是刘霞的真正意愿才是关键。

第三,刘霞是自由的?靠官方录影、靠笔迹传话,但被无法无天软禁多年,外界无法接触,有如消失于人世的刘霞原来是自由的,这可以说是“强国”的特大谎言。

如果有天,外交部发言人突然如同2012年回应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后,强硬几天忽然急变调说“他如果想出国留学,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可以像其他中国公民一样,依法通过正常途径到有关部门办理有关手续”,那么刘霞才可能有一丝希望。

可是,由于刘氏夫妇有国际影响力和关注度,刘霞本身软禁的经历亦是血的控诉,再加上诺贝尔和平奖可能因而重颁,因此刘霞短期能出国机会渺茫。

只可惜今天中国已无所畏惧

文章最后,笔者想与大家分享一段刘晓波10多年前,写中国万一有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入狱的文字。有关文章收录在2015年出版的《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一书内。

刘晓波在“体制内异见不再沉默”的一章说:

“但把著名体制内异见者关进监狱,就等于最大道义成全。处罚愈重,被处罚的异见者的声誉就愈高,万一关出个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对于现政权来说就是得不偿失的决策:诺贝尔和平奖乃世界公认的最高的道义奖励,具有着双重的象征性意义:该奖项对异见者的道义肯定就是独裁制度的道义否定。一个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进监狱的政权,就等于用高昂的政治成本在国际上宣判了自己的道义死刑,并造就出再也难以压制的政治反对派领袖。当然,独裁政权打压出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并不太容易。但过于严厉的打压,起码会让自称坚持改革的现政权在国际上大大丢分,并把体制内异见者逼成体制外的持不同政见者,既没有了单位的内部控制一环,又可能引来更激烈的反抗,到头来还是会成倍地增加政权的统治成本。所以,中共对体制内异见者很少采取刑事处罚。”

只可惜,今天的中国已经无所畏惧。

作者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

香港 明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