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拉布:英美就让北京遵守自身承诺方面意见一致

英美两国外长举行会谈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法广RFI 弗林)美国国务卿托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5月3日进行了七国集团外长级会议期间的会晤。在会后的记者会上,拉布表示,“英美两国在就需要坚持我们的价值观,让北京遵守他们所做的承诺方面意见一致”。

拉布在开场白中向媒体表示,“我认为可以说拜登政府上台不到一百天,但已经在气候变化、全球健康和人权等问题上采取了大量大胆和非常受欢迎的措施,这确实为解决这些紧迫的全球问题的努力创造了势头。”他说,“自从托尼(的国务卿提名)被确认以来,我们一直在非常密切地合作。 今天的会议再次提醒我们一起工作的深度和广度,我们利益的汇合,以及许多共同的价值观。”

拉布说,“今天,托尼和我讨论了全方位的问题。我将向你们重点介绍一下,我认为的一些关键点。我们谈到了我们的共同承诺,即支持开放的社会、民主和人权,保护基本自由,处理虚假信息,追究侵犯人权的责任”。 他补充说,“这其中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捍卫法治,所以我们决心改革但加强多边体系。我们希望通过七国集团和拜登总统的民主峰会,在所有这些方面保持非常密切的合作。”

拉布续称,“我们还讨论了中国问题。 我认为可以说,我们在需要坚持我们的价值观方面意见一致,要求北京遵守他们所做出的承诺,无论是根据《中英联合声明》与香港有关的承诺,还是更广泛的承诺,同时也要找到建设性的方法,在可能的情况下以明智和积极的方式与中国合作”。他说,“我认为,在气候变化等全球问题上,这很重要。我们希望看到中国挺身而出,发挥其全部作用。”

当谈到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巨大影响时,拉布说,“在这短短的两年里,世界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经济已经被新冠病毒所震惊和震撼了。同时,我们正在应对这样一种情况:我们的价值观受到挑战,国际架构至少在某些方面被削弱,还有快速的技术变革带来了新的机会。我们已经看到,在疫苗等方面的合作,但也有严峻的挑战。还有从新冠疫情到气候变化的全球威胁,坦率地说,这些威胁需要全球的解决方案,而我们致力于努力寻找和形成这些解决方案。”

拉布强调,“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识到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建立动态的、灵活的新伙伴关系的重要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邀请了来自印度、韩国、澳大利亚和文莱的外交部长;文莱作为主席国显然也代表东盟,他们将在本周晚些时候参加会议”。拉布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关键合作伙伴。我认为他们也是一个迹象,表明人们越来越关注印太地区作为本世纪的经济和战略坩埚。”

拉布说,“至于七国集团,其核心是基于价值观的伙伴关系,因此,今天我们在世界新闻自由日举行会议是合适的。从白俄罗斯到缅甸,我们看到了一系列对记者的攻击。对媒体自由的侵犯正在世界各地以我认为是惊人的速度增长。我欢迎美国和整个七国集团在保障我们媒体自由中那些重要的民主堡垒方面的明确立场。”他说,“作为全球媒体自由联盟的共同主席,英国正在与我们的伙伴合作,以便我们照亮侵权行为,我们追究那些人的责任,我们支持那些试图照亮世界各地这些侵权行为的记者,并且我们试图扭转这种危险的趋势。”

布林肯另向媒体表示,“让我从多米尼克结尾的地方开始,也就是世界新闻自由日,我必须告诉你们,我个人和职业上都非常重视这个日子。 但正如多米尼克所说,我认为我们每天都能看到记者们在全世界越来越困难和具有挑战性的条件下所做的工作,向人民提供信息,让政府和这样或那样的领导人负责任。对于我们的民主制度的良好运作,没有什么比这更基本的了,我想我们都坚决支持新闻自由。 因此,我们在这一天向我们的新闻界同事讲话是很合适的。”他还谈到,拜登总统非常期待在一个多月后来到英国参加七国集团峰会。而且其本人也期待着明天有机会与约翰逊首相会面。

就七国集团外长会议将探讨的话题,在提到了应对疫情和气候变化等议题后,布林肯说,“我们将讨论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以及对民主价值和人权的威胁。我们两国最近一起采取措施,防止英国和美国企业无意中支持在新疆和中国其他地方的强迫劳动”。他说,“我们将继续我们强有力的合作,以解决新疆的暴行、对香港民主活动家和政治家的镇压;这违反了中国的国际承诺,以及中国各地和世界其他地区对媒体自由的压制。”

布林肯还提到,“我也要感谢英国与我们一起追究俄罗斯的鲁莽和侵略行为的责任。我们已经重申了我们对乌克兰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定支持,本周晚些时候我将访问乌克兰。也欢迎外交大臣最近宣布延长全球马格尼茨基制裁,以打击俄罗斯的侵犯人权行为。”他说,“而且,正如多米尼克所说,我们两国完全致力于北约和保持跨大西洋的团结,以捍卫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和应对直接威胁。”

在稍后的提问环节中,有记者问,“特朗普总统对看到俄罗斯重新加入七国集团非常感兴趣。这个想法现在看来显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与此同时,拜登总统和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表示,与莫斯科有许多共同利益,包括就气候和伊朗问题。而且拜登先生正计划很快与普京总统会面。有没有考虑让俄罗斯参加这些会议,即使是非正式的,在某些时候?同时,中国也没有被邀请,即使其他几个主要的非七国集团国家被邀请。因此,更广泛地说,把这次聚会看作是一个更广泛的民主联盟的早期化身,旨在制衡中国和俄罗斯的专制国家,这是否正确?”

拉布对此回答说,“从英国的角度看,积极的关系和外交的大门总是向我们敞开的,我认为这是许多北约国家共同的东西,但必须改变的是俄罗斯的行为,作为安理会五常成员,违反国际法的基本准则。无论是边缘政策和在与乌克兰的边界上的剑拔弩张,无论是网络攻击和虚假消息,或者事实上,对纳瓦尔尼(Aleksey Navalny,)的毒害,这不仅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行为,而且是一种在俄罗斯领土上使用化学武器”。他说,“因此,与俄罗斯建立更好关系的机会是存在的。我们将欢迎它,但这取决于(俄方的)行为和行动。”

拉布说,“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不确定我是否像迈克尔(提问记者)那样,像你所说的那样是神学的。但我确实看到,对拥有相同价值观并希望保护多边体系的志同道合的国家的敏捷集群的需求和需要越来越大,我认为你可以从我们为七国集团带来的客人中看到这一点: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南非。因此,在这种有机的意义上,我认为我们可以看到向这种由志同道合的国家组成的集群的模式转变,这些国家足够灵活,能够一起工作。”

布林肯说,“就像大多数事情一样,多米尼克和我的看法是非常一致的。 请允许我就俄罗斯和中国简单补充几句。”他说,“关于俄罗斯,正如多米尼克所说,我们非常关注俄罗斯的行动和它选择的路线。拜登总统长期以来一直非常清楚,包括在他担任总统之前,如果俄罗斯选择鲁莽或侵略性的行动,我们将作出回应。 但我们不希望升级。”

他补充说,“我们更希望有一个更稳定、更可预测的关系。如果俄罗斯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我们也会这样做,我认为拜登总统在与普京总统会晤时将有机会直接谈论这个问题”。布林肯说,“事实上,在一些领域,试图找到合作的方式显然符合两国的利益,战略稳定可能是最重要的。尽管我们有深刻的分歧,但我们已经设法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长了五年。我们将寻找其他机会。但回到多米尼克的观点,这实际上是俄罗斯选择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的功能。”

布林肯接着说,“关于中国,让我补充一点,我完全赞同多米尼克所说的一切。让我再补充一个简单的想法。我们的目的不是要试图遏制中国或压制中国。我们正在努力做的是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我们国家在过去几十年里投入了大量资金,我认为这不仅有利于我们自己的公民,而且有利于全世界的人民,顺便说一下,包括中国”。他说,“当任何国家,中国或其他国家,采取挑战或破坏或寻求削弱基于规则的秩序的行动,不履行他们对该秩序所做的承诺时,我们将站起来,捍卫这一秩序”。

布林肯说,“我认为,我们也有责任提供和发展一个积极的未来愿景,使各国在共同目标下走到一起。而我们正在做的许多工作,特别是通过七国集团所做的工作,正是如此。”他续称,“归根结底,正如拜登总统那天晚上在国会讲话时所说,我认为我们面临的挑战是以非常具体的方式证明我们能够为我们的公民、为我们被要求代表的人民服务。当我们看到我们所面临的对他们的生活有实际影响的大多数挑战时,无论是这种大流行病,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新技术的破坏性影响,这些挑战中没有一个可以通过任何一个国家单独行动来有效地应对,即使是美国,即使是英国。”

布林肯说,“我认为,现在比我参与这些问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为各国找到合作、协调和协作的途径。这是我们促进我们公民利益的方式。多米尼克和英国通过担任七国集团主席所做的工作,正是它所要做的,我们非常感谢成为这一事业的合作伙伴。”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