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澳洲防长誓言将更多地公开探讨中国问题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达顿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

(法广RFI 弗林)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最新在接受《悉尼先驱晨报》和《时代报》专访时表示,澳大利亚国防军已做好了战备准备。他指出,澳洲需要处于保卫其北部和西部海域的地位,这是一个明确的优先事项。达顿誓言要更公开地谈论中国的侵略性行为。他强调,澳大利亚普通大众支持政府采取的政策方面,并理解北京带来的威胁。

达顿警告说,澳大利亚在网络世界中“已经受到攻击”,并建议该国的网络情报机构在未来几年增强能力,以对抗不断升级的黑客攻击浪潮。报导认为,达顿的这些评论证实了莫里森政府最近在对华政策上的强硬表态,并表明当局希望与澳洲民众就这一问题进行更多的公开讨论。这是因为莫里斯政府计划加强国防投入,以应对中国在整个印太地区日益强硬的态度,所引发的区域军备竞赛。

达顿4月25日在澳新军团日受访时表示,不应低估台海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澳大利亚内政部秘书长佩祖罗(Michael Pezzullo)还在27日刊文写道,“在一个永远充满紧张和恐惧的世界里,战鼓敲响,时而微弱而遥远,时而愈加响亮,越来越近。”他说,“今天,自由国家再度听到战鼓之声,并忧心地关注着各项议题朝军事化方向发展,这些议题我们直到最近几年都还认为不太可能成为战争的诱因。”佩祖罗表示,“让我们继续不停地寻求和平的机会,同时也再度为战争灾祸做准备。”

报导提及,达顿就台海局势的公开发言遭到了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的批评和隐晦威胁。使馆方随后发表的声明称,中国学生和游客将因环境恶劣而不愿意返回澳大利亚。达顿本人则在采访中仍然坚持他的看法,并称中国“非常清楚他们的战略、方法和愿望,因此假装他们没有说过或视而不见,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达顿补充说,“对我来说,重要的是那些生活在全国各城市、城镇和郊区的澳大利亚人的意见。他们知道我们所说的是有事实依据的”。他谈到,“我认为坦率地说,部分公众(对这一问题的认知)领先于公众辩论的位置,因为网上有这么多的信息。人们看到有关这里的(中国)大使和公使以及北京发言人的评论报道。”达顿说,他希望就中国的意图与澳大利亚公众进行“更坦诚的讨论”。

然而,曾担任澳洲前总理的陆克文(Kevin Rudd)认为,“莫里森、达顿和佩祖罗在上周关于中国、台湾和台海战争可能性的公开语言对(澳洲)国家安全的作用为零”。在这名工党前领袖看来,“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已经存在很大问题。”陆克文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在更加自信的习近平领导下,中国的政策和姿态发生了变化。但是,这也是因为莫里森等人沉迷于‘每天都要站出来面对中国’的毒品,因为他们认为这在国内有政治作用。”

达顿亦称,如果当局有把握,并且这样做不会暴露澳大利亚信号局(ASD)以前的任何秘密能力,他不排除会说出对澳洲进行网络攻击背后的国家。他说,“凡是符合我们利益的地方,无论是俄罗斯、中国、朝鲜还是其他任何一方,我们都会将他们点名指出。”他说,“澳大利亚在网络空间有很多能力,显然我们不会公开谈论,但使我们在许多对手面前有非常大的优势,甚至是当面对先进对手时。”他说,澳大利亚信号局是“相当了不起和世界领先的”,但“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澳大利亚军方越来越关注发生在所谓“灰色地带”战争的威胁,其指的是介于我们传统上认为的战争与和平之间的侵略行为。它包括网络攻击、虚假信息活动、知识产权盗窃和宣传运动。报导称,去年,被认为是中国的一个国家行为者对澳洲各级政府、工业和关键基础设施(包括医院、地方议会和国有公用事业)进行了一系列网络袭击。当被问及澳洲需要采取何种措施来抵御“灰色地带”的战争时,达顿说,澳大利亚人需要了解“我们已经在网络领域受到攻击”。

达顿说,“受到国家行为者的攻击,受到基于中东、基于亚洲和基于欧洲的非常复杂的犯罪集团的攻击。”他指出,“所以这就是现实,这一现象没有被看到,在战场上没有伤亡,但每天都有公司和受害者。”此外,澳大利亚已经开始采购远程导弹以保护海外部队、盟友和本土大陆,包括为澳大利亚海军舰队配备先进的远程制导武器以防御海上威胁,并可能会购买一系列的高超音速导弹。拜登政府上周批准了对澳大利亚和印度的三个潜在对外军售案,这些项目对美国公司来说价值可能达到43.6亿美元。

达顿说,澳大利亚政府的首要任务是“在我们的地区继续保持和平”。但他警告说,澳洲需要“为此在该地区拥有影响力”。针对“澳大利亚国防军是否为(作战)行动做好了准备--无论是明天,还是10年后,或是30年后?是的,我相信他们是的,”达顿肯定地说。“过去20年的重点显然是在阿富汗,但国防部多年来一直非常关注我们的地区和准备工作,这将继续下去。”

达顿谈到,“有许多从北部和西部进入澳大利亚的方法,显然也有从东部进入的方法。因此,我们需要确保我们有能力保卫这些海域,我们需要确保我们有能力应对在我们的海域使用主要海军资产的复杂的犯罪行为,所以保护我们的边界和我们在北部和西部的海域仍然是一个明确的优先事项。”澳大利亚工党国防问题发言人奥康奈尔(Brendan O'Connor)则批评说,佩祖罗上周发表的评论“并没有特别的帮助”。奥康奈尔在周日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内幕》节目说,“如果确实有必要说这样的话......那么它们应该由一位部长来说”。

对此,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国际安全项目主任罗格文(Sam Roggeveen)认为,发生冲突的威胁确实已经增加,对达顿和佩祖罗所发表言论的一些反应已经过头了。“发生冲突的几率仍然非常非常低。但问题是,作为胁迫手段的武力威胁已经增加,”罗格文说。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