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为什么我辞掉了悉尼的白领工作,回澳洲乡下开中餐馆

在新冠疫情期间,数字营销客户经理艾米丽·吴(Emily Ng)决定离开悉尼,回到新南威尔士州的偏远地区马鲁亚湾(Malua Bay),接管她父母的中餐厅。

在被2019年的那场山火摧毁后,这家中餐厅终于重新开业。31岁的艾米丽将跟我们分享她为何选择改变职业生涯,搬回老家。

完全没想过。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十六岁离家去堪培拉上寄宿学校时,就在想,“我应该永远都不会回去了。”

我从十八岁开始就搬到悉尼上大学,直到后来离开悉尼……这期间我在一家数字营销公司工作了整整四年。我夜以继日、筋疲力尽地工作,总感觉自己的职业生涯已接近尾声。我有这样问自己“你这样努力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许多个辗转反侧的夜晚里,我思来想去,辞掉工作回乡的选择到底对不对。这两者之间真的很难抉择,因为我热爱悉尼的生活——我尝遍了各种餐厅,也会开车去市区里探寻新开的餐厅,我平常一周会有四五次都是在外面吃饭的。

后来发生了三件事,它们让我开始思考是否还要继续当时的那份工作。在2019年发生的那场山火期间,我目睹了父母在去年圣诞节期间所经历的一切。而我已经75岁的父亲情愿再开一家新餐厅,也不愿意搬去悉尼安享晚年。

然后新冠疫情来了,我不想在家工作。持续不断的视频会议,使得新鲜感很快就褪去。为了保持身体健康 ,我只能在坎特伯利(Canterbury)周边散散步,但时间长了又变得无聊起来。

2020年的10月,餐馆重新开张时,我们依然在逐渐适应并寻找适合自己的方法。后来慢慢地就变得游刃有余些了。我从小就有当服务生的经历,爸爸也一直在经营餐馆。但对于我来说,起初的几个月是挺难熬的。

现在每个人都适应了自己的新工作,出餐速度更快了,这种就像是,“噢,我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了,都记起来了。”

管理职工、餐厅,确保生意平稳运行…… 这些工作内容都和以前完全不同了。我会在七点起床,去趟健身房,然后回家吃早饭,做杯奶昔,10点15分去餐厅,然后开始卸货,布置餐厅……我会检查好所有的库存,再看看爸爸那边是否需要跟供应商进货。

父亲一进来,如果需要些什么,他就会先问我。例如付账单之类的。然后我会列出购买清单,比如啤酒或其他酒类。十一点就吃中饭,到了十一点半值午班的人都会到餐馆,到下午2点45分午班的轮班结束。我们就可以开始清算和清理店面,我也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通常情况下,父亲会告诉我需要从镇上购买什么,然后我会开车去贝特曼斯湾(Batemans Bay),可能会从生蚝棚里买点生蚝。下午五点吃晚餐,五点半我再开始轮班。

周一是我的休息日,但通常我会在那天算账,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坐在海边看海,觉得这个地方其实也挺不错的。

我想,应该是看到我爸到了这个年纪还是一样快乐。我知道我们的工作很辛苦,但他很幸福,身体也很健康。而且他只要听到类似于“这是我吃到过最好吃的中国菜了”或者“这菜简直无懈可击”之类的点评,他就会非常开心。

我的建议是,即使在做决定时有很大压力,如果你认为这是正确的,咬紧牙关,做你想做的就好了。

我需要为自己做点什么,寻求一些工作上的满足感,那些我在悉尼工作时无法得到的满足感。

**Emily一家的故事被收录在节目《筷子还是叉子?(Chopsticks or Fork?)》中,主要讲述澳大利亚偏远地区中餐馆的故事。您可以在ABC iview上免费观看。**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