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以脱贫之名行掠夺之实!西藏边境小康村是定居殖民的扩张

在2017年夏秋中印两国在洞朗军事对峙期间,中共声称将依照《西藏自治区边境地区小康村建设规划(2017-2020年)》在西藏自治区与邻国之间的地域建立边界村庄。根据2021年《西藏自治区的政府工作报告》,“十三五”期间共建成了604个此类村庄。那么中共建立这些定居村庄的企图何在?

**西藏边境地区的维稳和屯兵**

2021年《西藏自治区政府政府工作报告》声称,这些位于边境的“小康村”是“屯兵和安民、固边和兴边并重”。根据《西藏自治区边境地区小康村建设规划(2017-2020年)》后续公布的部分内容,这类“小康村”每村规模不少于20户,六百多个村庄共移入24万人。每个村配备现代化设施,架设电网和通讯网络,推广4G和5G。新铺设的公路与西藏自治区的主要公路相联,成为青藏和川藏高速公路和铁路系统的延伸。中共在西藏边境地区同时增加了隆子、定日、普兰三个机场,与中国内陆主要城市通航。这些基础设施具备军民两用的功能,为加强边境地区的军事供给提供了保障,以便快速从各地调动兵员和军需,在日喀则、林芝、山南、阿里等地区原有大量军队的基础上,更强化了中共对西藏的军事化占领,同时也对邻国造成战略威慑。

在西藏自治区边境地区建立的这些村庄不是安民,而是以网格化维稳的方式剥夺藏人在自己土地上自由迁徙和居住的权利。西藏自治区边境与缅甸、印度、不丹、尼泊尔、克什米尔等国相邻,边境地区面积达34.35万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德国国土面积。这些边境村的建立迫使传统上的游牧藏人定居,同时也更有效地管控从事商业和朝圣的藏人在边境的活动。此外,新建的边境村不少位于过去藏人逃往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国的通道上,入住边境村的村民都经过了严格的政审,在村党支部和驻村队员指导下严密监视藏人,在这个地区从事商业运输会遇到更频繁的查处。西藏自治区4500多公里边境线上的边境村是以新疆建设兵团在边境控制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的方式作为样板,一方面快速增加西藏自治区边境地区的城镇密度,另一方面强化对藏人的维稳控制。

**以解放、发展和脱贫为名的军事占领和掠夺**

边境村也在掠取西藏自治区的生态资源。中共国家机关和18个省市对口机构可以直接控制这一边境地区的政治、文化、宗教和经济,包括以建立西藏边境贸易区更有效牟取本地能源、天然饮用水等自然资源,并以探险、生态和文化旅游吸引汉人和其他国家游客。这些边境经济也增加了对尼泊尔等南亚国家的影响,影响这些国家政府收紧对流亡藏人的控制。

中共在西藏自治区边境屯兵筑城的同时也在对原本的自然生态环境进行改造,其目的是提高汉人对高海拔地区生活的适应能力。中共一直试图在西藏自治区以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汉人定居,但是由于这个地区空气稀薄缺氧,汉人一直不能像藏人一样在这种环境下长时间定居,试图以汉人移民定居西藏自治区稀释藏人的人口政策不像在新疆(东突厥斯坦)一样奏效。西藏自治区的汉族人口比例在1950年几乎为零,现在接近6-8%,边境“小康村”的兴建有可能大幅度地改变这个地区的人口构成。

中共以“解放”的名义占领藏人家园,以“发展”和“脱贫”的名义掠夺藏区资源和藏人赖以生存的土地。现在建立以汉人为主导的边境“小康村”是继续以军事占领为后盾的殖民扩张。

延伸阅读

西藏为红掌!中共五指伸向边界小国 喜马拉雅地区沦禁脔
藏区的圈地运动!把农牧民强制安迁 原来中共看上的是丰富的矿藏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数学系期间,是北大“民主沙龙”主要成员,八九民运爆发后成为北高联常委,“六四”后被捕入狱十七个月。1997年辗转流亡海外。为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政治学博士,现居英国伦敦。2017年曾来台在中研院担任访问学者。是“华维藏团结会”发起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