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没有梅克尔的日子 德国外来难民揣揣不安

德国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即将在今年9月大选后,淡出德国政坛,她在长达4个任期、16年的执政期间留下不少遗产(Legacy),其中她极力主张接纳难民的政策,令德国外来难民感念爱戴,然而即将面对没有梅克尔的日子,难民们难掩对未来的焦虑。

**梅克尔的接纳与爱护 难民感念爱戴**

德国总理梅克尔即将在今年9月的全国大选后退出政治舞台,在她16年的长期领导下,改变了德国,留下的遗产包括将保守、以男性为主的基督教民主党(CDU)/基督教社会党(CSU)执政联盟,带往中间路线,并取消征兵制度,接受同性婚姻,支持关闭核能电厂,以及任内接纳超过100万来自中东及北非难民等。

其中梅克尔接受创纪录的逾百万难民,以及对难民的欢迎接纳与关爱,让外来难民感念在心。但是梅克尔即将在今年秋天卸任,许多难民无法想像没有她的德国。

2015年从叙利亚来到德国的巴乔(Aras Bacho)在美国线上媒体VICE撰文说:“对梅克尔的决定感到非常难过。给了我希望和未来的这位女士想离开政坛?这令我难以想像,…对难民来说,她就像一个照顾孩子的母亲。许多难民,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对梅克尔情有独钟。”

巴乔并谈到外来难民在没有梅克尔的德国,令人感到忧心忡忡。巴乔认为梅克尔在德国日益分化的社会中,为难民们扮演著“盾牌”的角色。他并且说,“继位的任何一位总理都不会像她一样,为逃离战争的难民们牺牲奉献”。

**梅克尔欢迎难民 壮大反移民政党崛起**

梅克尔在2015年以一句“我们办得到”(We can do it),开启她的欢迎难民政策,使德国陆续涌进逾百万难民;然而,许多难民与德国社会产生隔阂与冲突,也让德国人民逐渐从支持梅克尔的难民政策,转变成疏离和反对。

智库卡内基欧洲(Carnegie Europe)的资深研究员邓普西(Judy Dempsey)指出:“梅克尔在任内接受超过100万的外来难民,这是她在国内事务做出的最具勇气决定之一,然而这项政策却激起反移民的极右派德国另类选择党(AfD)兴起,并吸引反对梅克尔政策的执政联盟基督教民主党(CDU)支持者的选票。”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WPR)网站发布的文章指出,例如居住在德国东部德勒斯登(Dresden)、35岁的普鲁斯(Robert Preuss)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他表示因为梅克尔的政策,让他转而支持另类选择党。

普鲁斯说,2013年因为梅克尔提供欧债国家纾困贷款,他投票支持反建制派(Anti-establishment)的海盗党(Pirates)与反对党自由民主党(FDP);到了梅克尔在2015年欢迎大批难民,让他加深对另类选择党的支持。普鲁斯分析,“若是没有这2个原因,不会有另类选择党的存在”。

**失去梅克尔保护伞 外来难民深感忧心**

另一方面,柏林“当代世界事务研究所”(Institute of Current World Affairs)研究员舒赛(Emily Schultheis)在“世界政治评论”网站撰文分析,梅克尔在任内处理了许多棘手危机,包括全球金融危机、欧元区危机、欧洲难民危机,以及最近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大流行,但是其中难民问题却促成极右翼势力的崛起,使德国社会走向分裂。

德国移民政策研究员鲍里(Kiran Bowry)也在非营利媒体“公平观察者”(Fair Observer)撰文指出,时至今日,2015年接纳难民和移民时的“欢迎气氛”(climate of welcome)已消退,大多数德国人如今拒绝梅克尔的难民政策,经常传出德国右翼份子将不满梅克尔的怒气,发泄在外来难民和移民身上,并加剧右翼极端主义团体的激进化。

但是在梅克尔的难民政策下,根据德国联邦移民暨难民局(Federal Office for Migration and Refugees, BAMF)的统计资料,外来难民和移民自2015年以来,已逐步稳定地融入德国社会,至今已有大约50%的难民和移民找到工作,绝大多数难民在访调中也满意目前的生活。

然而面对即将没有梅克尔的日子,外来难民们却是感到揣揣不安。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