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刘晓波为爱妻写序 港媒曝光最后手稿


港媒14日报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5日应妻子刘霞的好友G邀请,当时已确诊肝癌终末期的他在病床上被严密监控下,仍亲笔写下3页手稿,为刘霞即将出版的摄影集写下的序言。

(中央社台北14日电)港媒今天报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5日应妻子刘霞的好友G邀请,当时已确诊肝癌终末期的他在病床上被严密监控下,仍亲笔写下3页手稿,为刘霞即将出版的摄影集写下的序言。

香港端传媒报导,这篇序言,可能是13日因肝癌过世的刘晓波留下的最后长文,也是他留给刘霞的最后礼物。当时刘晓波身体虚弱,字迹已不易辨认。

从事编辑工作、不具名的G表示,刘霞摄影集是以刘晓波命名-多年前刘霞自己起的书名“我陪伴刘晓波的方式”(Accompanying Liu Xiaobo)。

香港端传媒公布的刘晓波最后手稿如下:

“我的赞美也许是难以饶恕的毒药:

昏暗的台灯,你送给我的第一台破旧的电脑,也许是奔腾586。

那间简陋的屋,让我们常常让爱的凝视太过拥挤,

你一定读过我那首描述虾米(我妻)蛮横的短诗,她去为我煮粥,要求在360秒内写出世界上最崩溃的赞美诗。

昏暗的台灯,简陋的小屋,已经脱皮的茶几,与虾米蛮横的命令,融合得如同石头和星星第一次相遇时的惊诧,天衣无缝的相交。

从此以后,赞美成了我一生的宿命,或者北极熊享受茫茫白雪中冬眠的本能。

一只鸟又一只鸟穿过我的目光,抓住一个人的审美后,就将终生在他的生命里穿行,虾米的诗出自冰与黑的交汇,如同她的摄影拍下了诗的黑与白。疯狂与面对苦难的平静,惨烈的小娃们在胸膛的敞开中向烟幕放散,披著黑纱的木头人也许来自见证耶稣复活的寡妇,或‘麦克白’中的女巫。不,不,都不是,那是虾米笔下独一无二的旷野孤枝,是灰暗的地平线中一朵染满沙尘的白百合,──献给亡灵。

虾米的画从第一幅完成,就成了永远不会完成的命运悲怆。最遗憾的是至今,我仍然未能为虾米为办一次“诗.画.摄影──黑与白的纠缠”的联展。

冰一样激烈的爱,黑一样遥远的爱,或许,我庸俗而廉价的赞美,才是对这份(在)诗意、画风和影像的亵渎,请G原谅。

G:拖了若干天,才有气力完成你的作业。

2017.7.5”

据报导,G表示,数年前曾和同行编过一遍刘霞摄影集,可惜这个案子因一些原因搁置。直到得知刘晓波病重,G把当年设计的书的样章寄给刘晓波看,随后于7月2日凌晨跟刘晓波“约稿”。1060714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