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欧盟:无法替黑山还贷 但可帮黑山修路

(德国之声中文网)英国《金融时报》4月11日报道称,黑山目前面临偿债难题。该国2014年从中国贷款约10亿美元,开始建设连接亚得里亚海沿岸巴尔港至邻国塞尔维亚的高速路。该项目由中国路桥公司(China Road and Bridge Corporation)承建。目前,高速路第一阶段项目尚未完成,而贷款的第一笔还款将在今年7月到期。"如果黑山违约,合同条款将赋予中方获得黑山土地抵押的权利。"

黑山因为这一债务难题向欧盟求援。《金融时报》报道指出,这是"一场在欧盟外围地区争夺影响力的地缘政治斗争的一部分"。布鲁塞尔如何回应黑山方面的要求、是否对黑山实施援助,会影响未来欧盟与该地区的关系。

黑山的财长斯帕希奇(Milojko Spajic)对《金融时报》说,欧盟帮助黑山这幺小的国家贷款再融资并非难事,"对于他们(欧盟)来说,这是很容易取得的胜利,是垂手可得的果实"。

### 牛津学者:"欧盟应该介入"

2014年,黑山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签署了一项协议,由中方提供85%的融资、贷款近10亿美元给黑山修建高速路第一阶段。斯帕希奇表示,该路段长四十多公里,占告诉路总长四分之一,是世界上最昂贵的高速公路之一。他对《金融时报》说,"在基础设施上,我们目前依赖中国。……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这种情况值得关注"。这位黑山财长也表示,希望加强与欧盟的联系,"我们必须与我们的欧盟盟友建立更紧密的联系,保持经济上的一致性"。

黑山位于巴尔干半岛西南部,二战后曾是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六个加盟共和国之一。2003年,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决定放弃"南斯拉夫"的国名,改称塞尔维亚和黑山。2006年,黑山正式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目前,黑山是北约成员国,但不是欧盟成员。黑山希望能在2024年加入欧盟。

观察人士表示,黑山向欧盟求援为布鲁塞尔提供了机会。牛津大学学者普雷莱茨(Tena Prelec)对《金融时报》说:"欧盟应该介入。"他表示黑山在欧盟的后院,欧盟可以通过这种具体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确实是一个"地缘战略的参与者"。

### 欧盟拒绝替黑山还债

不过,布鲁塞尔方面似乎并无意帮助黑山还债。据路透社4月12日报道,欧盟执委会当天表示,欧盟不能帮助黑山偿还其欠中国的债务,但是可以帮助黑山完成其凭借中国贷款启动的高速路计划。

欧盟执委会的发言人称,每个国家都可以自由做出投资决策,但是"欧盟不会为第三方偿还贷款"。这位发言人称,黑山需要自己想办法偿还中国的贷款,但欧盟愿意通过对西巴尔干地区的90亿欧元经济和投资计划,资助黑山兴建公路余下路段,并且欧盟方面的融资条件将 "十分有利"。

欧盟观察(EU Observer)4月13日也报道了此事,其中指出美国智库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称,在黑山的债务中,中国占39%;在周边国家北马其顿,该数字也达到20%。"自由之家"在其去年一份报告中表示,"中国旨在通过债务外交在该地区获得影响力"。

报道也指出,欧盟表示其仍然是黑山最大的投资方和财务援助提供者。欧盟自2007年以来向黑山提供了超过5亿欧元的资金,以帮助黑山加入欧盟。2019年,黑山与欧盟的贸易额也达到了13.8亿欧元。

### 中使馆:中国投资不掺杂任何地缘政治动机

中国驻黑山大使馆网站4月13日刊文称,对于欧盟观察(EU Observer)有关黑山南北高速公路中方贷款及中国在西巴尔干地区投资问题做出回应。

其中指出,这条高速路对于黑山意义重大,"黑山修建高速公路的地质条件十分不利,这是该路段造价相对较高的根本原因。黑山为修建高速公路,从中国贷款9.44亿美元,此项贷款不足黑山全部债务的四分之一,且中国贷款的利率仅为2%,在黑山全部债务中相对较低"。

中国大使馆同时表示,中国在西巴尔干地区投资有利于助推地区经济发展,有利于助推地区国家加入欧盟的进程,并强调"中国投资不掺杂任何地缘政治动机,而是本着互利共赢的"。

### "其他国家建造,只会更贵"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也在4月13日发文称,"一些欧洲官员和海外媒体炒作所谓的'债务陷阱',忽视关键信息"。文章称,"他们似乎只关注黑山当前的债务问题和欧盟官员提出的(针对中方)毫无根据的担忧,但忽略了贷款合同和项目本身的一些重要事实"。

报道称,一些媒体认为,偿还中方贷款会使黑山的公共债务增加到GDP的80%。中国人民大学崇阳金融学院的研究员刘颖对《环球时报》说:"负债率反映出许多因素,许多国家的负债率远高于80%,例如法国的负债率超过100%。"

报道指出,专家表示,这笔贷款的条件是此类项目中最好的。这些条件并非由中国银行单方决定,而是与黑山政府共同达的成协议。刘颖说,"无论他们(黑山政府)从哪里获得贷款,他们都必须遵守非常严格的标准和要求,以防止资金压力"。

此外,报道也指出,当外界指该高速路全球最贵时,没有将第一阶段公路"已经修建全路段隧道和桥梁的60%这一事实考虑在内,而这一部分是整个项目最困难的部分"。该公路穿越莫拉卡河峡谷路段最危险的一部分。刘颖说,"(外国媒体)提到的高成本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中国在基建的成本控制和建筑质量方面有绝对优势。根据我的研究,如果该项目由其他国家(的公司)建造,成本只会更高"。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王凡(综合报道)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