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中国债务合约陷阱多!保密条款、优先债权等条款足让借款国丧失主权独立性

《美国之音》报导,调查显示,长期以来各国担忧的中国“债务陷阱外交”并非子虚乌有,中国的债务合约利用保密和优先条款来扩大筹码,其中一些条款的设定很有可能影响到借款国的主权和独立。学者认为,这更证实了外界担忧,中国利用这些债权合约,正在维护在债务国当地的利益,或者利用债务减免获取具有战略意义抵押品。

报导指出,根据美国威廉玛丽学院下属研究机构援助数据(AidData)、全球发展中心、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和华府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于3月31日发布题为《中国如何放贷:与外国政府签订的100份债务合同的罕见调查》( How China Lends: A Rare Look into 100 Debt Contracts with Foreign Governments )的报告,收集并分析了1999年至2020年非洲、亚洲、东欧、拉丁美洲和大洋洲24个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与中国国有实体之间的100份合约,并将它们与其他双边、多边和商业债权人的合同进行了比较。报告得出了三个结论,包括:中国的借贷合约包含非常广泛的保密条款,这些条款使借款国无法透露条款,有时甚至无法透露贷款的存在。

在缺乏透明度和对债务的全面了解下,意味著其他债权人或者多边机构将很难向借债国提供援助。一个显著的例子发生在2020年11月,尚比亚政府的欧洲债券持有者拒绝了该政府提出的暂缓偿债的要求,原因之一就是该国所欠中国贷款的规模和条款都不透明。

**无法获得他国援助只能越来越依赖中国**

报告作者之一、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吉尔本(Anna Gelpern)表示,当一国不得不违约时,在与债权人协商时,债权人一定需要知道这个国家的总体债务情况,但在难以获得其他国家的贷款和援助,这些发展中国家可能会越来越依赖中国。

牛津大学中国问题学者傅立门(Eyck Freymann)认为,这些保密条款也为腐败打开了方便之门,他说:“这看起来鬼鬼祟祟,而且很有可能充满腐败。当你打算签一些很具有争议性的合约,不想让对手党派、媒体或者公众知道,那么这就是你会选择的条款。”

此外,中国的合约通常将中国国有银行定为优先债权人,要求借款国优先偿还其贷款。而为了获得优先债权人的地位,将近75%的中国合约存在让中国的债务排除在集体债务重组之外,使得中国能够自行决定债务减免的细节,相对其他债权人有著更多筹码和优势。

另外30%的合约要求借债国设立特别帐户,并且有最低存款限额的规定,使得中国可以在该国违约的情况下,使用该国的财政收入还款。这些财政收入有的来源于中国贷款资助的项目,有的则和中国毫不相关。吉尔本认为,这种特别账户容易导致本就财政困难的发展中国家更捉襟见肘,并且限制它们的未来发展,难以恢复元气。当这种情况与保密协议结合到一起时,就会导致借债国孤立无援,只有选择依赖中国。

报告还指出,来自中国发展银行的合约中,有50%都包含“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实体利益有害的行为可能触发连带违约”一类的条款。因此,若在中国不同意借款国的某些政策下,中国就可以利用合约中取消贷款和加快还款的一些规定,而这可能影响到借债国的内政和外交政策。

**中国藉钜额借贷维护当地自身利益**

报告透露,所有的中国发展银行的合约都规定,借债国违约可能导致中国终止与该国的外交关系,这增加了中国要求立刻还款的筹码。且在报告收集的所有中国合约中,有90%都规定,如果中国或借债国发生重大法律或政策变化,中国可以终止合同或要求立即还款。尽管这类条款在商业合约中十分常见,但是在政府间贷款的背景下,中国一旦与借债国出现政治分歧,就可以借此条款对借债国施加经济压力,威胁终止借贷或提前还款。

吉尔本认为,看起来中国利用发展钜额借贷来维护中国在那些借债国家的广泛利益,中国最想要的不是还款,而是对借债国形成压力。像是2011年,中国便以债务减免交换,获得塔吉克1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印度新德里的智库“空军力量研究中心”(Center for Air Power Studies)的研究员山塔努·罗伊·乔杜里(Shantanu Roy Chaudhury)表示,若一个对中国而言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国家开始感受到不断增加的债务压力,那么这些条款就可以用作一种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

乔治城大学法学院学者山姆·帕克(Sam Parker)认为,这份报告证实了人们长期以来一直在担心的中国贷款问题。特别是近年来的一些案例和报导显示,中国正在试图用债务减免换取具有战略意义的抵押品。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